<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79章 柳茗熙,你是我的!
    “呃。”柳茗熙怔了一下,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没什么。学校外面无聊的人很多。”韩青禾忽然一把捉住了她的手腕,直接当着韩柯的面把她拉走了。

    “我有作业要问你,你跟我来。”

    “埃?”柳茗熙还没缓过神来,就被韩青禾一把拉上了楼梯。

    身后,韩柯望着他们的背影,露出了饶有兴趣的表情。

    自己离开的这一段时间,儿子跟熙儿的关系,似乎有点不太对呢……

    “韩青禾,你干什么,轻一点,放开我……喂……哥!”

    柳茗熙各种称谓都尝试过了,可是韩青禾一直不肯放手,打开门就将她推了进去。

    “你抓痛我了。”她挣开手,上面还带着一圈红印,眸底泛起一丝丝委屈。

    韩青禾的眸光触及红印,掠过一丝怜惜,但很快又被冰冷的暗色取代。

    “你到底有什么事?作业老师不是都布置了……呃……唔!”

    柳茗熙话还没有说完,韩青禾忽然一把搂住了腰肢,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嘴唇。

    平静的湖面,瞬间掀起了狂澜!

    柳茗熙错愕睁大眼睛,难以置信地望着眼前的人,大脑一瞬间完全空白。

    两手抵在他胸膛,感受着他的火热。

    韩青禾低头吮吸着她的唇瓣,手穿过长发紧扣着她的后脑勺,另一只手搂紧了她盈盈一握的腰肢。

    用力地像要把她揉坏了。

    “唔……韩青……青禾……”柳茗熙很快清醒过来,意识到他们正在做的事!

    “不要……”她挣扎着,在接吻的间隙中溢出几声低吟。

    可话都没说清楚,人就被用力推到了门后。

    男生的身体霸道地覆上来,完全将她掌控在自己身下。

    柳茗熙心跳地几乎快要冲出胸膛,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这个吻太霸道,太强势,带着浓烈的占有欲和惩罚的意味。

    渐渐地,柳茗熙的呼吸就开始乱了,大脑像缺氧了一般沉沦进去,什么也没有办法思考,连四肢也变得绵软的,唯有抓紧他的衬衫,才不至于软倒……

    “柳茗熙,你是我的,能欺负你的人只有我。”

    他捧着她的脸,眸子倒映着她嫣红的面容。

    柳茗熙已经完全被他吻地有些晕乎了,软软地靠在门上。

    居然在家里……被他强吻了……

    韩叔叔还在一楼呢。

    他今天到底怎么了……

    “我不允许你跟其他男人有牵扯,否则的话……”他磋磨了一下她被自己吮地殷红的唇瓣,眼眸闪过一丝危险的意味。

    “我会惩罚你的。”

    柳茗熙终于清醒过来,费劲的蹙了下柳眉,一把推开他:

    “你太可恶了,动不动就欺负我,我是你妹妹,不是你的玩具!我喜欢跟谁在一起是我的事情,你凭什么控制我的自由?”

    她的眼里泛着水光,咬着嘴唇,有些怨忿地看着他。

    “青禾,熙儿,你们在房间里做什么?”

    忽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柳茗熙登时心下一慌,连忙跳到一旁,下意思擦了一下红肿的嘴唇。

    韩青禾也很快上前,把她拉到了一旁的桌子面前坐下。

    门把已经被拧开了。

    韩柯一走进来,看到的就是兄妹二人和睦写作业的画面。

    “有什么事吗?”韩青禾淡定地扶着凳子,抱起双臂问。

    “我上来看看。”韩柯眯了下眼睛,“刚才在外面听到一些动静,你们在做什么呢?”

    柳茗熙抓着笔的手握紧了一些,额头紧张地渗出了一丝丝汗珠。

    “没什么,我在教熙儿写作业。”韩青禾意味深长地回答,淡淡瞥了她一眼。

    柳茗熙感受到了他的视线,也很快眯起了眼睛:“对啊,刚才上来讨论了一下作业,正好有几道题目不会,所以请教一下哥。”

    “居然还有熙儿不会的题目?”韩柯有些意外。

    两人顿时一怔。

    是了……

    柳茗熙的成绩这么好,怎么可能有不会的。

    “好了,我不是来问这个的,假条你们都写好了吗?”韩柯一笑带过,并没有细究。

    “呃,写了。”柳茗熙点了点头。

    “那就好,你们继续吧。”

    “对了,韩叔叔,还有点事。”她站起来。

    “什么事?”韩柯正准备离去。

    “就是我父母的葬礼,学校里有几位朋友也想来祭奠我的父母。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

    柳茗熙认真地说,目光诚恳。

    “嗯。这个葬礼是为你的父母准备的,你希望让谁参加都可以。”韩柯忍不住转过身,轻抚了一下她的头发,又替她拭去了情不自禁滑落颊边的泪水。

    “我只希望你能痊愈过来。”

    “嗯。谢谢韩叔叔。”柳茗熙感动地点了点头。

    并没有觉得有什么。

    边上的韩青禾却微微皱了下眉,随即收回视线。

    自己真是疯了……

    连父亲的醋都吃么……

    真想把她变成只允许自己一个人触碰的存在。

    这种可怕而又自私的想法,不知何时开始,就悄然盘踞在了他心底,连他自己都还没完全意识到。

    韩叔叔走后,柳茗熙也不想在他的房间待下去了。

    实在太危险了。

    她默默背上自己掉在地上书包,默默看了他一眼就走了。

    才回到房间,手机又响起来了。

    是陆其燃打来的电话。

    柳茗熙轻蹙了一下眉头,本想挂断的,但是想到韩青禾警告自己的话,心底忽然起了一丝丝逆反的感觉。

    “喂。”她滑动了接听。

    “你终于肯接我电话了,柳茗熙大美铝。”

    “……不要这么叫我,好奇怪。”柳茗熙感觉胳膊上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行。你说什么都行。”陆其燃在那边轻笑了一下。

    笑声一点点苏,带着无形的撩人之意。

    然而,柳茗熙见识过韩青禾后,对这些已经产生了免疫。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想约你吃晚饭,顺便告诉你一句,元小糖已经离开A城了。”

    “呃。”柳茗熙微微一怔,“她离不离开对我来说,不是很重要。”

    “是嘛?”陆其燃忽然笑地别有深意起来。

    “我可是问出来了,她那天跑到海上游乐园,给韩青禾送了一块蛋糕。有点好奇呢,不管是给谁吃了,都会发生一些有趣的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