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54章 能欺负你的人只有我
    韩青禾一个人打七八个,即便挂了彩也在所不惜,有些胆小的人本想逃跑,又被他拽回来继续往死里虐。

    “呃啊啊……”

    惨叫声此起彼伏。

    “敢欺负我妹妹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将最后一个打趴下,韩青禾抬起带着血迹的拳头,拭去脸上流淌的汗水,眼神冷枭地说道。

    这是他第一次当着学校人的面宣布,她是他妹妹。

    柳茗熙浑身一颤,像是被什么猛烈地击中了心口,泪水不自觉淌落。

    地上瘫倒了一片,围观的同学们都吓得不敢出声,纷纷往墙壁两边贴。

    他们都是跟韩青禾一起跑上来的。

    本以为他会像往常一样冷漠,把柳茗熙当做陌生人那般看待。

    可没想到,他在路上捡到张贴的公告就发火了。

    紧接着又发现她掉在地上的书包,一眼认出了上面挂着的布偶小熊。

    在他的质问下,同学们这才说出了真相:

    ——柳茗熙被堵在实验楼。

    韩青禾二话不说冲上了实验楼。

    接着就有了刚才这一幕。

    “青禾殿下好帅啊……”

    “对啊,他居然当众宣布柳茗熙是他的妹妹!"

    "公告还说他不管这个妹妹,实际上明明很在乎……”

    同学们忍不住小声地议论起来,地上躺着的人不断哼哼着。

    “我数到3,所有人滚出我的视线!”

    韩青禾一声令下。

    那些人看热闹的人立刻逃得比什么都快,被打地半死的男生们也飞快从地上爬起来,拖着自家老大一瘸一拐跑了。

    废弃的教室里,仅剩下他跟柳茗熙两个人。

    对上韩青禾目光的那一刻,柳茗熙苍白的脸上忽然掠过一丝难堪,揪紧衣裳跑出了教室。

    不想被任何人看到自己现在这样狼狈的样子。

    尤其是他!

    望着她跌跌撞撞的背影,韩青禾不禁皱了皱眉,迈动长腿朝她走去。

    柳茗熙一口气跑上了天台,蜷缩在没人看到的角落,像只受了伤的刺猬一般环抱着自己,身体止不住地颤抖。

    垂落的长发挡住了烧红的眼眶,她紧紧握住了拳头,因为太过用力,指甲甚至嵌进了肉里。

    为什么……为什么!

    她只想安分守己地当一个普通高中生。

    像大家一样坐在教室里,念书,聊天,仅此而已!

    明明只是一个很简单的愿望,却被这些人无情地打破了!

    既然安分守己已经不能避免伤害,既然只有冷漠才能够被称之为坚强!既然只有去伤害别人才能保护自己!那她为什么还要继续这样活……为什么不能像那些人一样,用同样的方式报复她们!

    让那些伤害自己的人,也尝尝被刀子捅进心口的滋味!

    内心发生了变化,有种叫做仇恨的情绪,正疯狂地蔓延滋生,就像黑暗的沼泽地翻涌着冒泡,无论谁想靠近都会被吞噬。

    韩青禾在她面前停住了脚步。

    她缩在墙角,瘦弱地双肩止不住地抖动,衣服破成一条一条的,露出里面雪白的肌肤。

    看到她像只受了伤的刺猬般,将自己密不透风地包围起来。

    韩青禾只觉得心里一阵难受。

    迅速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将她拉入怀里,手指穿过她乌黑的长发,让她的脸埋在自己胸膛上。

    "别怕,熙儿。…"

    突如其来的触碰,令柳茗熙浑身一怔,本想推开他。

    可当他柔和的声音响起,听到他用低沉好听的声音唤出那一声熙儿的那一刻。

    所有的防备竟在一瞬间溃不成军,泪水决堤涌出。

    她忍不住紧紧地抱住了他。

    不管别人怎么说,柳茗熙都可以不去在意。

    可仅仅因为他一句关怀的话,就让她再也克制不住扑到他怀里大哭一场的冲动。

    感到自己的胸膛逐渐被那温热的液体濡湿,韩青禾只觉得那种又痒又难受的感觉又回来了。

    忍不住抬起她的下巴,

    “笨蛋,都让你别哭了……”

    她的眼睛哭地肿肿地,像桃子一样,韩青禾怔然望了片刻,突然低下头,毫无征兆地含住了她的唇瓣。

    像是为了要让她停住哭泣一般。

    他的吻将她落在唇角的泪水也一并含吮了进去。

    甜美中带了一丝丝苦涩味道。

    就好像暗恋一般的滋味……

    柳茗熙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近距离地望着这张俊美绝伦的面孔,身体一下子变得僵硬。

    韩青禾……吻了她!

    正在吻着自己的人,居然是……暗慕了多年的偶像!

    那一瞬间,大脑完全空白,什么都没办法思考。

    只感到唇上温润柔软的触感。

    他轻轻舔舐扫过,带来酥麻刺激的感觉,兴奋地令人头皮发麻。

    这个吻越来越深了,

    渐渐地,柳茗熙禁不住产生了缺氧的感觉,四肢也变得酸软,她闭上眼睛,情不自禁地抱紧了他。

    韩青禾顿了一下,睁开那双被暗色渲染过的眼眸。

    女孩害羞地面孔红得像要滴出水来,睫毛上还带着未干涸的泪珠,柔软的身体倚靠在他怀里。

    心底生出一丝冲动,韩青禾单手搂紧她的腰,更加用力地将她贴向自己的身体。

    渐渐地,只剩下两人急促的呼吸,和一声又一声剧烈的心跳……

    不知过了多久,天空忽然下起了骤雨,两人不得不从天台躲到了黑暗的楼梯口。

    “柳茗熙,记住,你的眼泪只能为我一个人流!”

    韩青禾霸道把她圈禁在臂弯内,捧着她的脸一字一句地宣告道。

    他低着头,鼻尖和她的鼻尖点在一起,雨水顺着他被打湿的头发滴落下来。

    如此近的距离……

    柳茗熙的瞳孔不禁微微放大,望着他,连呼吸都不敢大意,放在背后的手一点点绞紧。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能欺负你的人只有我!”

    外面大雨滂沱,喧嚣的声音和室内的安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以至于他的说每一个字都清晰地敲落在她心底。

    “我不是指这个……”柳茗熙咬住嘴唇,脸颊潮红地望向他。

    望进他那双蕴含着星空一般深邃的黑眸。

    “而是,为什么吻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