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52章 流言风波
    “总之,以后我绝不会再让你遭遇这种危机了。”

    郸弥子发自内心地承诺道。

    柳茗熙还没来得及回答,一直默默旁听的韩青禾,忽然发出了一声冷嗤。

    她不由怔了一下,转身看向他。

    郸弥子也眯起了琥珀色的眸子:

    “韩面瘫,你笑什么?”

    “我还在想把她带酒吧里去的人是谁,原来是你。就你这堪忧的智商还想保护别人,可笑。”韩青禾轻描淡地讽道。

    “我的智商有什么问题吗?”郸弥子不满地抱起双臂。

    “你这个名义上的哥哥,也没有很好地尽到保护妹妹的职责吧。如果你能让熙儿开心的话,她会跟我去酒吧吗?”

    “你的意思是她跟你在一起就会开心了?”韩青禾放下书,目光冰冷地望向他。

    “没错。”郸弥子毫不退让。

    韩青禾:“……”

    “都别说了!”柳茗熙看到他们之间的气氛明显不对劲了,连忙挡在中间,阻碍他们视线交汇。

    “我开心不开心是我的个人情绪,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你们都少说两句。”

    “怎么了?开空调了吗?好冷啊,快关小一点。”终于,趴在桌上打瞌睡的LK迷迷糊糊打破了僵局。

    他随手拍着韩青禾的肩膀,“喂,快去关空调啊。”

    “继续睡你的觉吧,二货。”韩青禾顿时绷不住了,抬手将书本扣在他脑袋上。

    气氛瞬间又变回了之前的融洽。

    而此刻。

    医务室里。

    元小糖按着手指的伤口,不甘心地望着面前这根锋利的针头,气得浑身都在颤抖。

    “柳茗熙,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啊——”

    校医姐姐直接把大针头扎了她的屁股。

    惨叫声响彻半空。

    出了医务室后。

    “小糖姐,你真的决定要这么干吗?”

    “就是啊,这样会不会太过分了?”

    两位小跟班围在她身边问。

    “我过分?还能有她柳茗熙过分的吗?居然在胸口挂着暗器偷袭我!看我的手指头都变这样了!”元小糖气急败坏地颤抖着手说。

    “这好像是你自己抓上去的……”小跟班1号说出了真相。

    “你想死吗?”元小糖立刻揪住了她的耳朵,“她又不是青禾哥的亲妹妹!也敢对我做这种事,我教训她有错吗!”

    “啊啊你没错,错的是我,好吧就按照你说的办,我马上就去做!”

    “哼,柳茗熙,你给我等着,此仇不报我就不姓元!”

    “那你姓什么?”另一名小跟班问。

    “我跟她姓行了吧!麻蛋就你们废话多,快给我滚去办事!”

    “人家还不稀罕你跟她姓呢……”小跟班忍不住在心底嘟囔了一句,飞快地跑走了。

    “熙儿,你的脸怎么了?怎么贴着ok绷?”

    上课的时候,郸弥子终于注意到了她用头发挡住的伤口。

    仔细看,就连手臂和脖颈上,也有红色的抓痕。

    “这怎么弄的?”他的声音瞬间提高了几度。

    “啊……没什么,跟人起了一点争执。我们快别说话了。”

    柳茗熙提醒他注意讲台上的数学老师。

    老师正不满地瞪着他们,手里的黑板擦蠢蠢欲动。

    平静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

    柳茗熙以为自己上次跟元小糖掐了一架后,她就不会搞大动作了。

    虽然这段时间在学校总有人对她指指点点,她也早已习惯。

    但今天。

    那些人不仅指着她议论,还用鄙夷的眼神对着她,甚至有人故意走到她边上,拿肩膀撞她。

    “喂,在外面卖得很高兴吧。”

    “你什么意思?”柳茗熙刚走进校院,就被眼前这个男生莫名其妙撞了一下,正想拉着他质问。

    那人却恶劣地笑道:“字面意思咯。”

    说着,轻佻地动手想去摸她的脸。

    “装得挺清纯嘛,就冲你这容貌,在外面睡一晚上应该能捞不少钱,要不然改天跟我也试试啊。”

    “别碰我!"

    柳茗熙被人欺负过一次,现在对这些事特别敏感,避开他朝自己伸来脏手,一脚正中他的裤裆处。

    “嗷嗷啊痛……”男生弯曲两腿捂着关键部位,瑟瑟发抖地蹲了下去。

    一秒钟就怂了。

    “说,你为什么要侮辱我?”柳茗熙不客气地拽着他问。

    “要不要一上来就踹裆啊,你们女生真是,就会用这一招。”

    “这就是专门对付你这种色狼的。”

    “啊……你自己去看吧,全校人都知道了又不是我一个!”

    柳茗熙懒得跟他争辩,飞快地迈动步伐朝前跑去。

    只见大家聚在公布栏前,刚才那些指着自己议论的人,基本上都是从这个方向走过来的。

    “这不是柳茗熙吗?”

    “哎,她来了……来了。”同学们互相拉扯着,让开了一条道。

    一边用异样的眼神偷瞄她,一边又往边上退,像是躲什么似地,唯恐避之不及。

    柳茗熙皱了皱眉,直接走到公布栏前。

    只见公布栏上贴着她在酒吧喝醉,被人调戏的照片,边上还有文字大肆渲染。

    “EDUN高校女学生柳茗熙外表清纯,内心放荡,白天在学校上课,晚上就去酒吧当援交妹!”

    “柳茗熙是个孤儿,爸妈早就死了。她跟韩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只是依附着hose集团生存的吸血虫!”

    “韩青禾跟柳茗熙关系不合,根本就不想认这个妹妹!柳茗熙在家中地位卑微,才会出去赚外快。”

    这些消息真假半掺。

    每一条都带着致命的杀伤力,多少戳中了她的痛处。

    尤其是第一条,直接把她说成了出卖身体的援交女。

    刚才那个白痴的男同学就信了,上来就把她当成了那种随便的女人,还问她跟不跟自己睡觉。

    柳茗熙气得浑身发抖,直接动手把那几张公告撕了个粉碎。

    这些人……

    侮辱自己也就算了,居然还拿她爸妈去世的事情来攻击她!

    简直卑鄙无耻到了极点!

    “别撕了,反正再怎么撕也没办法抹去你做的那些事!”

    “就是,援交女还来上什么学,去卖好了。”

    那些轻易就被煽动情绪的同学们,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利用,纷纷朝柳茗熙投去冷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