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2章 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是又怎么样?”

    “可恶,离开我的房间!”

    她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愤怒地一把将他推出去,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戏耍人很有意思吗!”

    她生气地捏着拳头,眼圈一下变得通红,看向贴在门后的那张海报。

    上面的韩青禾温暖地笑着,和现实中的他对比起来,简直是鲜明的嘲讽。

    “都是骗人的!”她几下把海报撕下来,丢进了垃圾桶。

    什么偶像。

    全都是骗人的……

    她居然喜欢着一个这样的人渣,喜欢了这么多年!

    而且还在他壁咚自己的时候,满心期待着他的吻。

    柳茗熙十分崩溃地捂住脸。

    "好失败……那个家伙一定在心里偷笑自己!"

    “熙儿,妈妈的饭做好了,你快去实验室叫爸爸过来吃饭。”

    “嗯、好!”柳茗熙立刻回过神来,调整状态,深呼吸了一下站起来,换好衣服跑出去。

    经过客厅时,她头也不抬,拉开门往隔壁那间小平房跑去。

    周围都是连绵的山坡。

    没错。

    柳茗熙的家住在偏僻的山城里,她的爸爸是Z国重点科学家。

    国家专门给他们在这里盖了一栋别墅,还有隐藏的科研基地。

    用来进行保密科研项目。

    实验室里。

    “成功了!终于成功了!”

    一位穿白大褂,看起来非常有魅力的男人,望着巨大的试管里的蓝色元素,眼里放出了惊喜的光芒。

    试管里的蓝色气泡,像是包裹着一个什么活动的生物,它在里面剧烈翻滚着,想要冲出来。

    下一刻,只见窗户被猛地敲碎了,八九个黑衣人破窗而入,砰地一枪打在了试管里。

    他们的目标——

    是进化元素!

    “不行,绝对不能给你们!”

    白大褂男人脸色骤然变了,冲上去想要阻止他们。

    但他根本就不是黑衣人的对手。

    “爸爸!”

    听到枪响的那一刻,柳茗熙心里咯噔一声,小脸顿时变得煞白。

    一下推开门冲进去。

    然而,为了不让这个重要的蓝色元素被抢走。

    在这种万般危急的情况下,白大褂男人直接选择了启动自毁装置。

    按下红色的按钮后,“砰”地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

    整个实验室都在一瞬间被炮火毁掉了,炽烈的火光冲天而起。

    柳茗熙的脸一下被红光照亮,热浪将她整个人都掀飞了。

    那个蓝色进化元素也炸裂开来,里面那个跳动着的‘活体',居然不偏不倚,直直地撞进了柳茗熙的心口!

    紧接着,一块巨大的钢板也带着火星朝她飞来。

    “小心!”

    千钧一发的时刻,身后忽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某人冒着危险朝她扑了过来,一下将她压倒在地上。

    柳茗熙被那人抱着,只觉得身体疼得难以忍受,尤其是心口,像要撕裂开了一般。

    迷迷糊糊地,她都没看清楚救自己的人是谁,就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

    一切都变了。

    火还在烧,柳茗熙费劲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居然趴在韩青禾的背上。

    他弯腰背着自己,在火场里艰难地移动着,火光映红了他的脸,汗水一颗颗顺着太阳穴流下,滑进胸膛深处。

    “为什么要救我……咳……"

    柳茗熙费劲地说,呼吸道里满是浓烟的味道,呛得人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不想死就别说话!”

    韩青禾紧皱着眉头,帅气的脸上沾染了黑色的污秽。

    虽然看起来很冷漠,但是他稳稳地背着她,一步步走着。

    脊背上的温度,温暖得让柳茗熙这一辈子都忘不掉。

    可……想到刚才发生的一切。

    柳茗熙的心脏再度狠狠抽痛起来,眼泪忍不住迷蒙了视线,抬手捂住自己的嘴,顺便也帮他捂了一下。

    终于,两个人九死一生地逃离了火场。

    出来时,才发现一切都变了,周围一片狼藉。

    望着满眼废墟,柳茗熙崩溃地跪坐在地上,两手撑住膝盖,瘦弱的肩膀瑟缩着,眼泪不断涌出,一颗颗滴落在干涸的地上。

    为什么。

    为什么……

    她的家已经被毁掉了。

    实验室爆炸引发了一场山崩。

    彻底将她的家彻底淹埋在乱石之下。

    “爸爸,妈妈……”柳茗熙哽咽着哭出了声。

    韩柯也茫然地望着那片废墟,他是在最后的时刻逃出来的。

    柳妈妈那个时候正在厨房,他想去救她,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眼泪,不由地浮上了他的眼眶。

    头顶传来直升机的声音,救援队很快就赶来了,展开了救火活动,还有医疗队和几位著名的科学家。

    他们都是为科研成果而来的。

    发生了这样的悲剧,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熙儿,别太难过了。”

    坐在直升机里,韩柯拍了拍熙儿的肩膀,给了她一个拥抱。

    医生忙着给他们包扎伤口。

    韩青禾则漠然地看着这一切,精致的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不禁让人怀疑,他是否真的有七情六欲。

    ……

    柳茗熙什么也听不见。

    她的世界像是完全静止的。

    茫然地望着那片废墟,想着爸爸妈妈在一瞬间与自己天人永隔,眼泪忍不住又怔怔地流下。

    一定是梦境……

    一定是假的……

    她不相信!她不相信!!!

    本来还好好地,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实验室里那一声枪响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实验室会突然爆炸!

    “难过就哭出来吧。”

    忽然,头顶响起一个冷漠却很好听的声音。

    韩青禾迈动长腿走向了她,夹住她的胳膊将她拉起来,紧紧地按在了自己怀里。

    柳茗熙心头一颤,抽噎地更难受了,小手抓紧他的衬衫,忍不住张开口,嚎啕地哭出了声。

    “爸爸妈妈……我……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不会。”

    “……什么?”

    “我说,不会。”韩青禾抓住她的肩膀,替她揩去脸上一塌糊涂的泪水。

    听到他的回答。

    柳茗熙心痛得一抽,哭得更厉害了,再次埋头扑进他怀里,眼泪鼻涕混一起,濡湿了他胸前薄薄的衬衫。

    夜晚八点。

    “尸体已经全部找出来了,谁是家属,过来辨认吧。”

    三人坐在直升机里休息,忽然听到救护人员的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