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398章 逃不掉了……
    “你到底在胡说什么,再不放开我就——”

    柳茗熙好不容易甩开他的手,生气地说道。

    然而她的手被捆住,男生似乎对她的威胁一点也不在意。

    “我还是更喜欢安静的你。”

    他重新捂住了她的嘴巴,另一只手不安份的撩起她的裙摆,意味深长地笑道,

    “现在你已经是我的猎物了,乖乖听话别再反抗,否则的话,待会你会很吃力。”

    “唔……你做梦!”

    柳茗熙的脸颊霎时变得通红,她怎么也没想过,自己就是回来拿个剧本,居然会遭到色狼如此大胆的调戏。

    努力挣扎一番后,柳茗熙终于凭借技巧摆脱了那根领带,用力踹了他一脚,飞快地踩上桌子跳窗逃跑了。

    可恶可恶!

    这个下流的混蛋!

    柳茗熙一口气跑到楼下,又气又恼地拿手擦了好几下脸,抖了抖校服裙摆上的褶皱。

    居然对自己做这样的事情……

    她在学校里待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有男生敢这么大胆地欺负她。

    而此刻。

    任由她走掉的男子,扯了下被她踹中的衣服,单手插兜走到外面,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随手点燃。

    按亮打火机的时候,火光一瞬间照亮他的脸,格外地俊美妖孽。

    ……

    “小熙熙,你怎么去了这么久才回来?”

    停车场内,几人斜靠在车子边上聊天,见她来了,lk看了下手表说道。

    “出什么事了吗?”

    千袅不愧是杀手,敏锐地察觉到她此刻的状态有些不一样。

    韩青禾则看了一眼,就发现了不对劲,英俊的脸上眉头微蹙,直接走到她身边护住了她。

    “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

    柳茗熙下意识悄悄把手藏在后面,攥紧手中的剧本。

    不想在大家面前说出实情。

    更不想让哥哥担心自己。

    只道是遇见了一个神经病,下次最好别让她再碰见他。

    “就是碰见一些事耽误了。”

    “什么事情耽误这么久呀?”lk揉了下头发,好奇地问。

    “嗯……教室里有人在办事。”

    “噗——”

    柳茗熙说得是实话,结果lk的反应好吃惊。

    “咳,有什么问题吗?”柳茗熙的脸上飘起两朵尴尬的红晕。

    “没有,好啦,我们快点回去吧。”

    lk拉着千袅坐上车。

    大家都是成年人,说话奔放点是没什么,反正都懂,lk身为老司机更是明白,也就不问那么多了。

    只是……

    事情真的只有这么简单吗?

    韩青禾注意到她的反应与平时不太一样,加上她之前故意把手放到后面避开自己。

    更让他确定了她对自己有所隐瞒。

    “走吧,哥哥,我们也回家。”柳茗熙仰起头对他说道。

    对上女孩澄澈的眸光,韩青禾什么也没说,嗯了一声,牵着她的手坐到了车上。

    一路上,柳茗熙都有些心不在焉的,显然还在想之前教室里发生的事情。

    “跟我说实话,对熙儿来说很难吗?”

    忽然,车厢内响起男子磁性好听的声音。

    柳茗熙心下一悸,错愕地抬起头看向他。

    “呃,哥哥……”

    难道他已经识破了……

    韩青禾将车子靠边停下,转过脸,漆黑的眸子在黑暗的车厢内闪烁着柔光。

    “把你的手伸出来。”

    “……”柳茗熙犹豫地抿了下唇。

    其实哥哥的声音不算冷漠,也不严肃,反而还带着一丝温柔,所以权衡了一下,她还是慢慢把自己的手伸了出来。

    “怎么弄的?”

    韩青禾握住她的手,将她的袖子往上撩,漆黑的眸子立刻变得深冷。

    只见女孩白皙柔嫩的手腕,两圈明显的红印触目惊心。

    显然是被方才那色狼捆住时所留下。

    “就是……碰到一个神经病。”

    柳茗熙不太自然地抽回手,抿唇挠了挠头发,楚楚灵动的大眼睛里浮现一丝愧疚,

    “我没保护好自己,让你担心了。不过真的没什么。”

    观察着她的反应,韩青禾的眸子倏然掠过一丝寒芒。

    联系到她之前说的,教室里有人办事这句话……

    很快就明白了可能发生在她身上的事。

    “那个神经病对你做了什么。”

    “什么也没来得及做,就是不小心被他捆住了,后来我就挣脱了,我就跑了……”

    柳茗熙立刻解释道,一本正经地样子,带着些许焦急。

    “是吗?他用什么捆住你的。”

    韩青禾默然望住她,深邃的黑眸忽明忽暗。

    “就是领带。”

    “……”

    居然对他的女朋友玩捆绑play,那混球,看来是不想要他的第三条腿了。

    “哥,你怎么了?”

    见韩青禾突然不说话了,只是周身散发着隐隐约约的寒气,柳茗熙不安地咽了咽口水,心里没来由地瘆的慌。

    “其实……他、他也没怎么碰着我,而且教室里特别黑,就算他对我做了什么,下次碰见了也不知道我是谁……”

    柳茗熙本想解释的,没想到越描越黑,逐渐就偏移了重点。

    韩青禾俊美的脸色越来越冷,听了一半,突然翻身过来,调平了座位椅将她压在了身下。

    “还想有下次?”

    韩青禾掐住她的下巴,居高临下地望着她,黑眸里带着一丝隐隐的不悦。

    浑身都散发着强大的压迫感。

    “就算他对你做了什么也没关系,黑暗里谁也看不清谁,熙儿就是这样认为的吗?”

    “额?”

    她所表达出来的,居然是这个意思?

    “不是的,我不是那个意思啊……哥你听我……唔……”

    柳茗熙本想继续解释的,可韩青禾早已没了听的耐心,低下头霸道地吻上了她的嘴唇,用力地侵犯着她的甜美,惩戒般扯开了她的领口。

    “熙儿,你逃不掉了……”

    “唔,不要……”

    哥哥一定是生气了……

    否则的话不会这么粗暴地对待自己……

    这一刻,她完全能感觉到男子身上散发出来醋意,和对她强烈的占有欲。

    韩青禾离开她的唇,将她的双手举高按在头顶,沉默不语地扯下领带,几下固定住绑在了车后座上。

    “哥……你,你要做什么?”他的领口敞开着,黑暗里,柳茗熙看不清他的表情,凭借本能不安地挣扎了几下,发现是徒然后,索性放弃了,咬唇楚楚可怜地望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