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405章 吹一下就不疼了
    “下次再栽我手上,你就没这么幸运了。”

    原泉炽静默,跟他目光对视了片刻后,竟不自然地咽了咽口水。

    他能感受到,这个男人是认真的!

    玛德,难道他真想废了自己么……

    “放肆!谁允许你这么跟我们世……啊!”

    莫管家的脸上挨了一拳,捂着流血的鼻子倒退了好几步。

    原泉炽在保镖的簇拥下,抖了抖肩膀上的灰尘,从引擎盖上下来,勾着唇角一步步走向他们。

    “……”

    韩青禾面无表情地望着他靠近,英俊的脸上,眉头微微蹙起。

    这个家伙,

    被自己打了那么久,还能维持正常走路,看来也不简单。

    事实上,原泉炽是硬撑的。

    他现在浑身疼地恨不得原地躺下去,但是在想要的学姐面前,怎么能不维持一点高大伟岸的形象呢。

    “他想干嘛……”

    柳茗熙不太懂他的行为,警惕地往边上挪了点。

    难道是想趁着人多,报复他们刚才的行为……

    “你们放心,我这个人从来不记仇。就算你今天打了我,明天我也还是这个样子绝对不会改。”

    “……”

    “哥,你习惯就好了。”柳茗熙拉住他的手。

    因为她感觉到韩青禾已经忍不住想冲过去再打他一顿了。

    “他是我见过最厚颜无耻的人。”

    韩青禾:“……”他现在自然会冷静。

    毕竟对方几十个保镖在这里,继续打下去,对他来说没有益处,可能还会连累到熙儿。

    “我待会就放你们走。但是,在那之前,我有几个问题想问学姐。”

    原泉炽抱着双臂笑眯眯地靠在他们车上。

    的确,现在有了手下在身边保护,他才敢在韩青禾面前这么嚣张。

    不过他似乎忘记了,方才打得他在地上抱着脑袋抵抗的男人正坐在驾驶座上。

    “你想问什么?”柳茗熙防备地睁着大眼睛望着他。

    “我给你一段时间考虑,你要不要跟你哥哥分手,投入我的怀抱?我保证跟你在一起之后我绝对不花心,不搞外遇。”

    他能改?

    那刚才是谁说,就算你今天打我,明天我还是这个样子的。

    柳茗熙信他才有鬼咧。

    “我不要,我喜欢的只有我的哥。”柳茗熙像一只树濑似地抱住身边的男子说。

    韩青禾更是用一种要杀人的眼神敌视着原泉炽。

    “你真的不再考虑下吗?”

    原泉炽下意识离他们的车子远了一点。

    因为他怀疑韩青禾发起飙来可能会开车撞死自己。

    毕竟这种事,他也不是没做过。

    “ 不考虑。”

    柳茗熙想也不想就否决了。

    “我很有钱的。”原泉炽强调。

    众保镖都有些看不懂自家世子殿下了,怎么跟个做推销似地,把自己摆出来向顾客销售呢。

    这个小丫头确实是很漂亮,但是……

    少爷可是堂堂的世子殿下啊……

    “我不要。不差钱。”

    原泉炽:“难道是我长得不够帅?”

    他开始怀疑自己。

    “没我帅,债见。”

    韩青禾说完冷冷转头发动了车子,似乎准备离开,显然是不接受任何反驳。

    居然当着他的面,撩他的女人,这货的无耻程度简直可以用来编入史书了。

    他们的车轮开始滚动,边上的保镖们纷纷退让到两旁。

    法拉利眼看着就要扬长而去,原泉炽还不死心地冲后面喊了一句。

    “我那方面也很厉害的——”

    什么什么那方面啊!柳茗熙听不懂!

    这个人的脑子里是不是进了水,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在光天化日之下大喊这种内容,实在是太没有廉耻心了!

    柳茗熙抱着双臂,刚在心里抱怨完,韩青禾忽然一言不发掉了个头,车子从大厦的外面经过。

    路过那些人身边时,他不知何时从座位底下抽出一根棒球棍,猛地一下朝原泉炽的脑袋丢了过去。

    “快!保护少爷——”

    众保镖们立刻上前,死死地将原泉炽保护在自己身下,后者更是条件反射地抱住脑袋蹲在地上。

    结果他们等了半天,迟迟没有听到棍子落地的声音。

    原来方才韩青禾是吓唬他们的,他手上的棍子还握着没有扔出去呢。

    “……”

    这根棒球棍是当初跟熙儿一起买的,周末还要约起打球,上面有熙儿的签名和爱心。

    之前已经损失了一个水晶球了,这根棒球棍怎么可能便宜了那个混球。

    “哇!哥哥你好帅!”

    柳茗熙忍不住花痴地捂着脸说。

    被他刚才扔棒球棍的动作给帅到了,虽然最后没丢出去,但还是喜欢地心花怒放。

    “不过你好像受伤了……”

    柳茗熙眸光往下,忽然发现他腹部有些血迹渗出,眼中顿时一瞬间染上了担忧。

    “没什么,被玻璃碎片划了一下。”韩青禾精致英俊的脸上不带丝毫起伏地说道,漆黑的眸子泛着冷冽的光。

    “不行,都流血了,我要检查看!”

    柳茗熙不由分说掀开了他的白衬衫下摆。

    “哥你总是爱逞强。”

    虽然那道伤痕的确不深,只是一点皮外伤,但柳茗熙还是心疼地不行。

    “我来给你消毒。”

    她打开随车携带的医疗箱。

    “等等,开车……”韩青禾不得已放慢车速,粘了药水的棉签戳在他的腹部有点痒痒的。

    尤其是女孩子趴在他怀里,认真仔细的样子,从他这个角度望下去,就好像她在……

    还真是诱人犯罪!

    韩青禾突然一个刹车把车停在了路边。

    柳茗熙的力度没掌控好,棉签戳到了他的伤口,整个人也扑进了怀里,脸正好埋在某个位置。

    “啊啊哥,你没事吧,疼不疼?”

    刚才棉签戳到伤口那一下,把棉签都弄断了,韩青禾的腹肌跟着紧绷了起来,肯定是很痛的。

    “我没事。”

    韩青禾的眼里不知何时染上了一丝暗欲,看着女孩因为心疼自己而变得泪眼汪汪的大眼睛,更加涌起了一丝难忍的冲动。

    “熙儿真的心疼我吗?”

    “当然了。”柳茗熙说着俯下身,重新拿了个棉签拭去血迹后,温柔地吹了吹。

    从她口中呼出的热气拂在他腹上,感觉又痒又麻,尤其是她的长发,轻轻扫过时带来的触感。

    韩青禾喉咙紧了紧,几乎把疼痛的感觉都忘光了。

    “熙儿,你在干什么?”

    他扳起她的小脸,性感的声音染上了一丝要命的沙哑,眼神炙热地望着她。“不是你告诉我的吗?伤口疼的话,吹一下就不疼了,哥哥你忍耐一下哦,我马上给你包扎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