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最强主宰 > 第490章 救你!
    平淡的声音,比之刚才更加响亮,在整个楼层中响起!

    王天随着烟珞璎与颜秋水走上霜武阁,一路上,王天一直沉默,唯独烟珞璎与颜秋水两人,倒是时不时逗逗小思恬,并未与他说话,他也乐的自在。

    没想到刚刚来到这霜武阁,就见到这一幕。

    霎时,王天眸光就微微沉了下来,见着灵水沐被台上男子击飞,走到灵水沐身边,说的一番低语,他自然听得清清楚楚。

    虽然在梦灵界因为自己的规则,本源之力也并未完全转换成灵虚气,王天实力压制的很惨,但周围的任何情况几乎不可能逃过他感知。

    也自然了解台上的情况,到底是个什么样!

    他既然答应灵天琅要稍微照拂一下灵水沐,自然不可能坐视不理!

    可这道平淡中带着极度霸道的声音,却让无数人的视线,齐刷刷的看过来!

    高台之上的申屠啸天,直接怔住,灵水沐同样愣住!

    “紫夜,你,你说什么?”

    烟珞璎结结巴巴的看着王天,不明白为何这位紫魇族人,这个时候突然出声。

    虽然灵水沐输了,可和他也没有关系吧?

    这时候说出这等妄言,这简直是…

    旁边的颜秋水也是吓了一大跳,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人。

    刚才在外面遇见此人,听到对方口吐妄言,直言要夺得天霜论武第一名的奖品,她就觉得这紫魇族人八成就是那种只会狂言妄语之辈。

    哪知,这才刚进入霜武阁,对方就直接来这么一出!

    下意思,她赶忙离得远远的,如避瘟神般,避开王天,一边躲着,一边还赶忙拉着烟珞璎:

    “我说珞璎,你这眼光我真不想说你了,你心好,在门外随便接个外城之人,就接到这么一尊瘟神,我也是服气,这什么人啊?人家比人家的,输了就输了,虽然有些出乎意料,但申屠师兄好心好意要救治灵水沐,他莫名其妙插什么嘴啊!还要杀人?我的天…”

    颜秋水一脸摇头的看着王天,感觉对方就是个疯子。

    还让身边的黑衣随从杀了对方?

    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就冲他刚才这两句话,墨老都有资格废了他们…”颜秋水看着周围各种惊疑的目光,又赶忙远离几步,深怕和对方惹上关系。

    烟珞璎尴尬笑了笑,也有些怪异的看着王天,一路上,这位紫夜很规矩,除了讨论天霜论武第一名奖品,说了几句话。

    跟她们来的兽,却沉默一片,也并未有什么奇怪的举动,本本分分的。

    也不像那些趾高气扬的天骄,本以为人还不错…没想到…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一出口就是这般荒谬的话。

    让她也是措手不及,心中不知如何是好。

    然而,王天依旧负手而立,似乎根本没有将周围各种带着敌意和怪异的视线放在眼里。

    申屠啸天缓缓站起身,循着视线望去,愕然一片。

    这谁啊?

    还要杀自己?

    他影响中也并未有关这人的记忆,寻思着会不会是南陵某城的天骄,结果看到对方一头独特的紫发和容貌,顿时无语了。

    紫魇族?

    “这位紫魇族朋友,我与你无冤无仇,你让我住手便罢了,还要杀我?这是为何?”

    申屠啸天心中冷笑,脸上却假装惊诧,一副自己什么都不懂的样子。

    然而,下一刻,一记漆黑如墨的剑光凌空刺来!

    关键时刻,股股庞大的威压骤然从高台上空降下,险要关头硬生生将这记剑光压偏数分!

    唰!

    申屠啸天全身汗毛炸起,倏然退后,那剑光这才堪堪掠过他肩膀,划过一道蚀骨般的伤痕,虽没有血液,伤口却是一片漆黑!

    不知何时,高台上,已经多了一道全身漆黑的男子,甚至连容貌都看不出来,只是背着一副剑棺。

    鬼魅摄人!

    哒哒哒,申屠啸天只觉一股股腐蚀极强的力量,从肩膀传来,不过片刻,便已经被侵染大半!他脸色苍白,仿佛在忍耐无边的痛苦,身体更是直接蹲在地面上。

    一击直接重伤!

    这还是他避得快,雪轻鸿那剑光比较随意。否则,这一击之下,他早已经死亡了。

    众人呼吸顿时一阵窒息,虽不知道为何这黑衣男子出手,但实力可有几分恐怖啊!

    “宗师,剑道宗师!这黑衣男子绝对是剑道宗师!”

    有人指着雪轻鸿惊呼道。

    那庞大的威压,明显那是上空的墨老施放,却也仅仅只让那剑芒微微偏移数分!并未消减丝毫威力!

    “小子敢尔!霜武阁不是你该放肆的地方!”

    如万年古树盘坐高空的老者豁然起身,浑浊的双眸精光湛湛,这一刻,这老者气势直接压得整个楼阁凝滞,,数百丈长宽的高台,咔咔作响,宗师之威强悍如斯!

    两人对峙,一股浩瀚如渊般凝重的气氛,充斥在整座楼阁中!

    “他,他的随从是一名剑道宗师?”

    烟珞璎不可思议的看着紫夜,“不对啊,我从未见过哪位剑道宗师,黑衣背棺,虽然不是罕见。但没听过有这种宗师啊!闻所未闻!”

    颜秋水同样不敢相信,没想到这位紫魇族人,竟然有一位剑道宗师作为随从,这可是了不得的事儿!

    整个南陵,拥有这种待遇的,并不多!

    “他本身没什么实力,怎么会拥有这般强大的随从?”

    颜秋水冷哼声,“不过,他以为凭借这样,就可以在霜武阁放肆么?墨老可是二劫小宗师!不是寻常宗师可以比拟的…”

    这时,王天却牵着思恬,一步一步走上高台。

    灵水沐神智略有几分昏迷,却能够看到眼前的人影。刚才听到声音的时候,她就感到有几分熟悉,此时躺在地面上,见着来人,更是长大嘴巴,惊讶的感觉好似在做梦。

    “紫夜,怎么是你这家伙,你来这里做什么?你这笨家伙,找死吗?还不赶紧走!”

    灵水沐心中莫名一怒,一口气直接咽下去,虚弱无比的说道。

    声音看似虚弱,却带着一股强势。

    不过,话虽这么说,她心中却隐有几分感动,没想到对方会在这种时候出现……

    早在东华学院分开之后,灵水沐只觉得和这人三观相差颇大,不是一路人,虽然自己几次三番救过对方,也不过是看在思恬的面子上。

    本以为也不会有交际了。

    没想到此次,对方竟然会神奇的在这种危机关头出现。

    “救你。”

    王天看了她一眼,随口道,“呈你父亲的请求。”

    闻言,灵水沐眨了眨眼睛,和自己父亲有关系?

    明明怕是你…哪个…喜欢上我了吧?灵水沐心中微热,脸上红了红,却并未说出来。

    紫夜怎么可能和父亲有关系?她倒是觉得可能是自己几次帮过他,所以这家伙对自己暗中那啥了…

    否则,谁会不要命这种时候过来救自己?

    还有,你怎么救我?

    “别了,你这家伙,真是不要命…还救我,这下都自身难保了…”

    灵水沐心中嘀咕道。却已无力说话了,只是眸中柔和的看了王天一眼。

    却已经连王天怎么会知道她身处险境的原因都未去思考。

    然而,就在这时,王天忽然一记指光,直接击入灵水沐的胸口。

    霎时,灵水沐只觉一股充沛温暖的力量,修补自己全身受损的灵虚秘轮,全身血脉。

    “这…这,我好了?”

    灵水沐脱口而出,声音终于恢复先前那般的清冷!

    与此同时,高台另一边,却骤然传来一声凄惨的戾叫!

    灵水沐缓缓起身,愕然看去,这一看,却吓得整个人都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