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最强主宰 > 第489章 你动她一下试试?
    唰唰唰!

    几道血光闪过,却是气枪冲破灵水沐的剑气防守,在她身上留下几道伤痕!

    众人见状,纷纷一阵唏嘘。

    “果然,太难了吗?地爆气岩枪,不愧是传承级的灵虚秘术,就算防御在玩美,也不可能抵挡这么久,申屠师兄可连那魂源秘藏都未使出啊!”

    有人感叹道,自然以为这是灵水沐力竭,亦或是出错了。

    锵!

    灵水沐一枪将最后一柄气枪猛地挑断,蹬蹬退后几步,心神微寒,一口鲜血压在喉咙,并未吐出,视线却有几分模糊。

    刚才那股威压,直接将她的节奏完全打乱,直接导致灵虚气运转凝滞,在体内四处冲撞,若非她基础深厚,此时恐怕已经走火入魔了!

    宗师威压,可不是说笑的,而且还是在哪么关键的时刻!

    然而,正在这时,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

    “灵水沐,看来是你坚持不了…很可惜,我连三分之一的实力都未用出,你这半步宗师,太弱了!”

    话落,一股凌厉而耀眼的拳芒,骤然闪亮在灵水沐的瞳孔中!

    拳势巍峨宛若一座万丈山峰,直接冲向云霄,势要开天裂地,将拿太阳都比了下去。

    众人见状忍不住又是阵阵惊呼:

    “秘武:曜日破霄拳!”

    “趁你病,要你命啊,灵水沐这下危险了!这灵虚秘武同样是家族传承级别,威力恐怖绝伦!”

    …

    “想要这般击败我?不可能!”

    灵水沐闭眸,双指并拢,合于剑刃,两重灵虚秘轮几乎盛开如天环般!

    然而,就在这时,却又是一道淡淡的威压,骤然降下!

    噗嗤!

    灵水沐双眸猛地向上望了望,恍然惊醒,心中沉入深渊,晦暗绝望!

    她总算明白,为何这申屠啸天,口中有如此把握能赢了,以他们的战斗力,本就是五五开。

    刚才那番攻势,根本不足以让她受伤,若非那道奇怪的威压,她此时已经处于进攻方了,因为对方施展这种秘术后,必然会有一段时间的缓冲期。

    秘术强大还具备大范围的攻击方式,不可能毫无间歇的使出。

    可那道威压,直接导致她瞬间处于劣势不说,还身受暗伤!

    此时又是这道威压,将她原本施展的灵虚秘武,直接破去,体内灵虚气瞬间混乱一团,四处冲撞,加上暗伤,此时已经处于危险至极的关头。

    很明显,高台之上,哪位本身只是裁判的老者,暗中使诈,虽没有动手,却施加威压给她!

    宗师威压,何其恐怖,再是淡弱,在两次关键时期,几乎就是致命的伤害!

    “可恶,竟然串通一气!天霜论武所谓的公平原则呢?难道只对宗师有效吗?”

    灵水沐气愤至极,她达到半步宗师已经半年之久,战斗充盈,此次战斗之后,她本可以一具突破宗师,却没想到会这般坠入深渊!

    对方招式奔着致命之处,显然就是想直接将自己完全丧失战斗力,到时候找个替自己疗伤借口将自己掳走,根本无人知晓,可能观战众人还会赞叹申屠啸天仁义…

    灵水沐本不笨,却完全没有想到,堂堂天霜论武,南陵数年一届的大事儿,霜武学宫这等源灵师梦寐以求的圣地,竟然会有这种事儿!

    偏偏还说不出口,她此时喉咙压着鲜血,若是再说话,只怕声音未出,就是口吐精血了。

    “我早说了,你赢不了我!灵水沐,你太天真了,墨老是我父亲的挚友,霜武阁的阁主,我就是霜武学宫的人。你觉得你能赢我?”

    拳罡轰来,申屠啸天口中那讥笑中带着得意的笑声,让灵水沐面色更加苍白。

    “最让我没有顾忌的是,你连宗师靠山都没有,哪儿来的胆量,敢拒绝我?你难道天真的以为,就凭自己的天赋?南陵城池数百,天赋比你好的并非没有,你算什么?你们雪牧灵城那种小城,出个什么传奇宗师都要烧香拜祖。不过,怎么也是宗师,只是,人家和你没有关系!”

    “不过,我再告诉你,那所谓的传奇宗师,若是来到天霜城,信不信会被碾成渣?”

    淡淡的话音,如同一柄尖枪般,刺进灵水沐的胸腔,让她窒息的同时,又觉得愤怒无比。

    申屠啸天拳罡轰然落下,直接将对方那柄清霜长剑,轰成碎片,穿云破霄般的拳势,宛若天虹之路上的灵虚天车,极速驶来,直接将灵水沐轰飞,落在地面上!

    轰咚!

    原本飘飘的衣裙变得破烂,扎起的长发,也散落开来,绝美倾城的脸蛋更是苍白如雪,唯独眸中愤怒的看着申屠啸天。

    对方最后隐晦的稍微卸去几分力道,明显只是想让她重伤。

    与此同时,高台老者开口冷漠道:

    “霜武学宫,申屠啸天,胜!”

    响亮的声音,回荡在整个空旷楼层中,绵绵不绝。

    四周静默一片,没想到竟然就这么结束了,几乎是碾压般的结束!

    “不好意思,稍胜一筹!”

    申屠啸天做了一个十分标准的歉然手势,旋即大为诧异的看着灵水沐,赶忙小跑过去,脸上歉意道:“不好意思,最近要突破了,所以力道控制不好,水沐魁女你好像受伤了,我带你去治疗吧!”

    众人见状,纷纷感叹一片。

    “申屠师兄为人就是温柔,每次打败对方,都要替对方治疗!好好哦!”

    一名霜武学宫的女子双眸星星的看着太上的申屠啸天。

    “别…碰…我!”

    灵水沐面色赤红,口中鲜血溢出,强行挤出几个微弱的字!却无人听得到。

    “水沐魁女看来你不介意我抱你下去啊,嗯嗯,我懂了。”

    申屠啸天却装作没听到,假装温和笑到,他俯身,低声冷笑道:“看来,你很在乎你们雪牧灵城的哪位传奇宗师,我在告诉你个事情,他在雪牧灵城杀了青禾神宗的徒弟,这次天霜论武,青禾神宗的大弟子,三劫巅峰大宗师姜天洛已经来到天霜城了,所以,他只要敢出现,必死无疑!”

    闻言,灵水沐顿时睁大眼睛,死死的看着他。

    雪牧灵城的哪位传奇宗师,乃是她奉为目标和敬仰的强者,因为出自雪牧灵城,所以额外在乎,却没想到竟然听到这事儿!

    顿时,她一阵气急,伤势加重几分,更是说不出话了。

    申屠啸天伸出手,正待将灵水沐抱入怀中,寻个地方好好“治疗”。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

    “你动她一下试试?”

    “轻鸿,灭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