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最强主宰 > 第478章 天虹之路,灵虚天车,路途中
    “他,他真是一名紫魇族人吗?”

    雪牧潜崖如雕塑般看着远处,渐渐消失的人影。

    一名紫魇族人,灭了魂天王,破了明霄塔,连这位神宗之徒都敢一掌拍飞上千里!

    别说紫魇族人,就算最强大的金魇族人,都做出这些事情!

    “太恐怖了,他难道已经突破到真正的三劫大宗师?”

    邢万苍眼中的惊恐并未消失,“只有真正的三劫大宗师,才能够仅凭掌威,就将那尊凝聚的战神瞬间压成粉碎!”

    “太嚣张了!我源天狂第一次见这般嚣张的紫魇族人…也是耀眼的紫魇族人。”

    源天狂口中生涩道。

    他在源灵通天阁有南陵境地,所有族人的实力记载。

    因为源灵师协会本身就是一个庞大的组织,转为源灵师评定而建立,自然有备案记载。可他活了这么久,还真未见到这般强大的紫魇族宗师!

    “三劫大宗师啊!”

    灵天琅咽了咽口水,“整个南陵境地,方圆浩瀚数十万里的地域,屈指可数!还是紫魇族,紫魇族几乎已经没有三劫大宗师吧!”

    几人沉默,又是感叹,又是震惊。

    “可惜了!”

    许久后,雪牧潜崖声音低声道,“此子,可惜了!”

    说完,他摇头幽幽一叹。

    众人却知他所说的可惜是什么意思。

    北河阡陌是谁?青禾神宗的弟子,即便是最小的弟子,却被一名二劫宗师给一掌拍飞了,这恐怕是天大的罪孽!

    要是让青禾神宗知晓则事儿,几乎不用想象,百分百必死!

    “紫魇族许久没有出个人物,好不容易出个人物,却…”

    穆轻语听着耳边诸多大佬谈论,激荡的心神,微微平静下来,目光清幽的望着前方。

    烈日当空,灼热而炽烈,散发着无上的威严。

    她凝视的远处的渐渐消失的人影,此时的他仿佛就如同天上的太阳一般耀眼,必将震动整个南陵!

    甚至整个黑魇领域都会因此而震动!

    “烈日终会落幕,你会么?”

    穆轻语摇摇头,对于这种已经已经早已有答案的问题,不知自己为何还会有疑问。

    ——

    数日后。

    天空,一条如彩虹般的虹桥,横贯长空,远远望不到头,看不到尾末。

    这是南陵境地的著名的天虹之路!

    天虹之路因为建设在天空之上,可沟通南陵境地东西南部各个城池,地理位置几位重要。

    南陵极大,是黑魇梦灵域有数的庞大地域,最远的城池相距数十万里!

    便是宗师御空飞行,极难到达,更何况无数的族人?

    只有用灵虚天车才能够在最快时间,最节约灵虚气才能够达到。

    这时,一道如长龙般的庞大灵虚车撵,被两头浑身青色气旋包裹的灵鹿拉乘,以极快的速度,从天虹之路飞过!

    若是站在地面上的族人,几乎眨眼时间,那车撵就已经消失在视线中。

    这是一架通往天霜城的灵虚天车。

    经由十座城,上有百数人!

    这些族人,据都是前往各城代表,前往天霜城,参加天霜论武的精锐族人!

    车中,各种交谈声,不绝于耳。

    “传奇宗师,直拒青禾神宗,一掌拍飞北河阡陌上千里,生死不知!我辈只能感叹啊!”

    “听说这位传奇宗师还是紫魇族人,啧啧,我见过紫魇族人不少,第一次见过这么厉害的…”

    “传闻这位紫魇族人,四头六臂,面容粗狂,数丈高,极为强壮魁梧,乃紫魇族不世出的天才!”

    “青禾神宗都敢拒绝,好魄力,真想见识一番!”

    “雪牧灵城那种偏僻之地,竟有这种人物出世,也是不简单。”

    ……

    叽叽喳喳的议论声,几乎充斥在整个车中。

    车厢宽大而华丽,便是地毯都是用各种兽灵名贵的毛发制作,还刻有各种凝聚灵虚气的符文阵图,空中时不时走过一名名面容娇媚,或是英俊不凡的黑魇族人,仿佛是侍从,穿梭在车撵中。

    华丽不可言。

    而谈论的焦点,几乎都是以数日前,哪位传奇宗师的事迹为主。

    更多是赞叹,感慨!

    “笑话,一群蠢货,哪位传奇宗师怕是命不久矣!竟然在称赞?脑子是个好东西,我真借你们一个!”

    这时,车中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得罪青禾神宗,还将其徒弟拍死,他小命也难保了,青禾宗师的威严,可不是一位区区二劫宗师能够抵抗的。”

    闻言,谈论的众人,顿时沉静下来。

    因为这话并没有错,只不过,这位宗师怎么说也是他们南陵出来的,自然不会谈论这种丧气的事儿。

    黑魇梦灵域庞大不知数,却又地域划分,自然有地域之争。

    众人闻声看去,却正是一名头发金色的金魇族青年!

    见之,众人微微一窒。

    金魇族乃是五族中最为强大的,拥有天生的灵虚身体,被誉为大灾历后,最契合天地灵虚气的身体,自然最为强大,修习速度,远非其余数族人能够相比。

    “那是,红岩符印!是红岩商会的尊贵人物!”

    这时,一道惊呼响起,却是那金魇族青年手中把玩着一枚精美的红色符印。

    鬼魅而玄奥的图案,象征着力量与地位,乃是红岩商会的顶层,才拥有符印。那符印上课着专属红岩商会的斗符图录!

    见着这一幕,众人顿时连反驳的心思都没有了。

    拥有红岩符印的红岩商会人物,便是南陵许多一城之主,都不敢得罪,见宗师可不跪,权势可非寻常人能相比。

    可似乎天生就有一些人,喜欢反驳,就在这时,一道清脆好听的声音响起:

    “我们紫魇族的这位传奇宗师,虽然比不了青禾神宗,但未必以后不能超过。他死不死我不知道,但你应该没有资格蔑视他吧?”

    这话顿时让整座车都寂静几分,只剩下车撵穿梭在天空的呼啸风声。

    片刻后,众人循声望去,却响起一片吸气之声。

    说话的,却正是一名面容绝色,身材娇美,气质清纯中带着几分冰水般冷澈气质的紫魇族女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