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最强主宰 > 第472章 你挺有幽默感
    喝声中透着一股上位者的威严,让人情不自禁就被吸引,停下手中动作。

    薛厉宏循声望去,原本就阴沉的脸上,顿如天黑般,黑了下来。

    只见远处一名面容绝色,面容森寒的女子缓步走来。

    “灵水沐!”

    薛厉宏咬牙切齿,心知今天又做了一场无用功!

    别说这紫魇族人,就算雪轻鸿那颗剑心,都无法得到。

    “薛厉宏,原本以为你手段虽下作,却不知竟如此毒辣,连东华学院的天骄也敢用这般残酷的手段对待!”

    灵水沐一步一步走来,浑身散发一股高绝孤傲的庞大气场,特别是那双黛眉中的森寒,仿若能够将人冻穿似的。

    薛厉宏却知不能多停留,只得眼眸冷然的看了王天和雪轻鸿一眼,重重哼了声,转身便走。

    “宏哥,别,别扔下我啊!我刚才不是故意的,是那人对我施了诡术…”

    被薛厉宏一掌拍到地面上的落雨慌忙喊道。

    没想到今日的事情,接二连三被人发现。

    之前那紫魇族人就算了,这位可是雪牧灵城赫赫有名的人物,根本不是她能够招惹的。

    就算薛厉宏都得掂量几分,更何况她?

    薛厉宏冷笑声,并未理会这玩物般的女子,看都未看她一眼,直接迅速离去。

    可当他刚消失众人的视线中,走出东华学院,心中正琢磨着该如何对付那紫魇族人之!

    一道匹炼如虹的无形剑光,凌空飞来。

    扑哧!

    剑光直接射穿他的脖颈!

    霎时,他瞳孔骤然伸缩,用最后一丝力量转身望去,却并未看到任何人影,那道剑光仿若神将!

    “谁…谁…到底是谁?”

    他想说出这句话,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他可是红岩商会的少主,来着雪牧灵城不过是镀镀金,玩乐而已!红岩商会在整个黑魇梦灵域可是数一数二的顶级势力!

    谁敢对自己动手?

    可这些问题,他想不通,便已经死亡…死后一瞬间,只见他眸中猛地跳动几下,整个人便被那道剑光的力量化为灰烬!

    周围人影簌簌,却无人见着这渗人的一幕。

    ——

    “蝼蚁当死!”

    王天莫名其妙的淡然出声,手掌从新牵起思恬的小手掌。

    “你这家伙,说什么蝼蚁不蝼蚁的,你知不知道,刚才我晚来一步,你就惨了!”

    灵水沐没好气的看着王天,绝美的脸蛋略带几分愠怒,“薛厉宏的实力虽然比我弱几分,但要真对你出手,你和小思恬都要遭殃!下次别乱出头,别瞎跑了!还有赶快出城,在城中薛厉宏肯定要对付你!”

    说完,灵水沐无奈叹了声。

    她刚才极速朝着明霄塔的方向走去,然而到的时候,却发现只有哪位守塔老者。

    哪位传奇宗师,已经不见踪影。

    稍微询问守塔就老者一番,也毫无信息,根本不知去往何处。

    问及容貌族人之类的,守塔老者更是蔚然长叹,只道容貌非凡,出身奇诡,乃是最为柔弱紫魇族出身!

    可着实让灵水沐震惊许久。

    “不会了,他已经死了。”王天看了这女子一眼,随口回答道。

    这女子也是颇为有趣,面冷心热,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外表看似孤傲冷漠,实则却又有几分善良。

    “死了?你说什么胡话?”

    灵水沐一愣,摇摇头,只以为对方这是风言风语,便微微蹲下身子,看着思恬,冰冷的脸蛋上绽放几分清美的笑容:

    “小思恬,没事儿吧?”

    思恬眨了眨眼睛,轻轻嗯了声,犹豫几下,又小声道:

    “谢谢姐姐。”

    小家伙声音暖暖糯糯的,又带着几分开心,如同温暖的阳光似的,让灵水沐听得笑容更灿烂了。

    “对了,问你个事儿。”

    又和思恬叽叽歪歪嘀咕几句,灵水沐忽的站起身,脸上笑容微微退下,肃然道:

    “你也是紫魇族人,可听说过,你们紫魇族最近出了一位宗师?还是雪牧灵城的宗师?嗯…也就是昨日哪位击退魂天王,和方才踏破明霄塔的传奇宗师!你知道么?”

    她声音非常严肃,还带着几分尊敬和敬仰,看得出来,很是重视。

    王天沉默片刻,才道:“你找他何事儿?”

    “你真认识?”

    灵水沐一愣,声音忽然带上几分激动,“没事儿,自然想要见识见识一番!能够擒灭魂天王,保得雪牧灵城。方才又踏破明霄塔,听闻还是紫魇族出身,着实让人敬佩!”

    说完,灵水沐看了王天两眼,颇有几分数落的意味道:

    “你这家伙,同是紫魇族人,差别可就这么他,人家能成宗师。你带着孩子,妻子也被你抛弃,不修炼,四处惹事儿。”

    灵水沐摇摇头,看了看灵水沐一眼,心中暗道,若是这两人情形,和当初自己和父亲来到雪牧灵城几位相似,她一时善念,也不会出面保得这两人平安。

    嗯,最主要的是…小思恬真是太可爱啦。

    “你想见他?”

    王天仿佛没有听到灵水沐的训导,只是淡淡道。

    “那是当然!”

    灵水沐微哼声。

    “你现在见到了,走吧。”

    王天抬了抬英眉,平静道。

    “……”灵水沐先是一愣,然后愕然的看着他,旋即扑哧一声笑了。

    笑若百花灿烂,当真美不神收,天地好似都失色几分。

    “你这人,看你外貌还算老实,心底不坏,话不多。没想到还挺幽默的…”

    灵水沐止住笑容,看着王天直摇头。

    他把自己当宗师了?

    王天并未做过多解释。

    “夜大哥,他快不行了!”

    这时,墨白飞宇猛地急促大喊道。

    灵水沐脸色微变,身影唰唰飘过,径直来到雪牧鸿身边,待见到对方胸口那柄利刃,一双秀拳捏的嘎嘣作响。

    “薛厉宏这禽兽,饮血碎脉匕,这种邪物都敢用!真该死!”灵水沐玉齿轻咬,内心恨极。

    这种匕首显然不是普通的兵刃,经过特殊力量加持,能够饮血,进入人体的一瞬间,就卷碎血脉中的各种脉轮,让其变成一个废人!

    这雪牧鸿双眸的瞳孔已经散去,浑身抽搐不停,距离死就就是片刻的事儿。

    “都是那个女人!”

    墨白飞宇狠狠地看着远处的正打算逃走的落雨。

    “你心有恨意和戾气,当杀人以泄心中戾意。去杀了她,我教你学剑。”

    王天漫步走过来,淡淡道。

    闻言,几人微愣。

    墨白飞宇怔了怔,他从未杀人,更好何况杀一名女性?

    “她虽有错,怎能随意屠戮?这是东华学院,不是屠宰场!而且,你还有孩子,怎能如此教育她?”

    灵水沐顿时冷喝道,原本只以为这紫魇族人并无太大问题,为人还算本分,还有几分善良,就是不知天高地厚。怎知竟生出容易戾气腾腾,当着孩子面说杀就杀。

    “大姐姐,我觉得粑粑说的很对啊,那个女人本就该死,晚死不如早死,也好早点超生嘛!”

    思恬心念一变,漆黑的瞳孔中,却散发一股鬼魅,笑容毫无温暖,却是冰冷一片。

    灵水沐顿时愕然看着思恬,一时无言…

    墨白飞宇听完思恬的话,恶向胆边生,抄起雪牧鸿的剑,猛喝一声,朝着落雨刺去!

    鲜血绽放,凄凉中带着几分美丽,生命陨落,最道是无情人。

    ——

    与此同时,在明霄塔被破的同一时间,南陵震动!

    一道光芒,与东方如电闪雷光极速而来。

    “不知道谁这么好运,还能让师傅她老人家出关下令,要收徒…还让我来这个旮沓小城找什么二劫宗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