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最强主宰 > 第465章 宗师之徒
    这诡异的情形纷纷让无数人瞪大了眼睛!

    不知道谁这么大胆,连这位灵庆隆都敢动手,还是在东华学院内。

    待见着人影后,纷纷不敢置信的看着!

    “灵庆隆都敢打,这小子怕是不要命了…这可是东华学院。”

    “紫魇族就是紫魇族,向来不知天高地厚…难怪都快灭族了…”

    “这家伙,仗着身边跟着水汐女神,才敢动手么?他和那个族人又是什么关系?”

    ……不少人吓得呆立原地,直到远处灵庆隆步履蹒跚的爬起来,才开始窃窃私语。

    灵庆隆甩了甩脑袋,让自己变得清醒几分,随着视线中的人影慢慢出现在瞳孔中,他猛地一惊,口中低吼道:

    “小子?你竟然没死?”

    眼前这人,不正是之前早就应该在城外,被邢宗师的老仆灭杀掉了吗?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旋即他脸色立马阴沉了下来!

    毫无防范之下,自己竟然被这小子一招偷袭,给扇了一耳光,还是当着这么多族人的面,这让他如何能够忍得下去?

    “既然那天没死,今天我让你爬着走出去!”

    灵庆隆脸色勃然大变,全身气势暴涨,一股股无形的气流开始缭绕在他周身,

    正在此时,一道喝声传来:

    “灵庆隆,你给我住手!”

    灵水汐狠狠地看着灵庆隆,刚才以紫夜大哥的实力,若真动手,恐怕你根本连爬都爬不起来。

    她缓缓走上先去,在一杆愕然的眼神中,站在王天的面前,实际上却是为了让灵庆隆免遭一难。

    “水汐姐?你要当我?我可告诉你,这小子不仅得罪我和雪牧鸿,昨日在城外连哪位邢宗师都得罪了。他见宗师不跪,且还敢侮辱之,将宗师比之蚁兽!”

    灵庆隆一愣,旋即冷喝道:“今日邢宗师就在学院中,和冷院长论道。昨日魂天王突袭,他有幸免遭一难,今天怎么也免不了!你想报保他?”

    昨天魂天王袭来的事迹,着实突然,而且恰好在哪位老仆动手后,灵庆隆自然以为王天侥幸,趁着邢宗师和哪位老仆迎击之际,趁乱逃跑!

    众人听到灵庆隆这话,纷纷倒抽一口凉气,惊骇欲绝的看着王天。

    这人胆子已经达到突破天际了!

    见宗师不跪,将宗师比之蚁兽!

    这是死罪啊!

    便是灵水汐都被灵庆隆这话吓了一跳!

    这灵庆隆不过是他二叔的日子,论天赋和实力都比不过她,本以为能够将此事化解,没想到王天竟然还做出这种事儿!

    一时间,她喃喃说不出话,沉默了。

    那可是一位宗师!就算昨日败于魂天王,也不是他们灵家可以简单招惹的!

    “夜大哥,没想到你真没死…只是,你实在没必要在这个地方为我出头,你还是赶紧离开吧!”

    这时,落在地面的墨白飞宇轻叹一声,爬起身走到前面低声:“今日本想最后再见她一面,哪知听说她已经被哪位邢宗师收为徒弟,更加不是我可以奢望的…”

    说完,他犹豫几分,咬着牙,走到灵庆隆面前,沉声道:

    “你不用为难夜大哥,事情因我而起,有什么招朝着我来就行!你们放过夜大哥!”

    他声音铿锵有力,带着一股决绝。倒是和他的秉性有几分矛盾。

    王天摇摇头,墨白飞宇这等忠厚老实之人,说出这种话,只说明对方已经绝望,用情之深,已经不顾及自身的性命。

    向来是在雪牧灵城见过世面后,受到太大的刺激…

    可惜,他不是穿越者,也没有金手指,喊不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种看似让人热血沸腾的话。

    背后还承载着可以被轻松灭族的小部落,成百上千的生命…

    王天看着墨白飞宇的背影,并未有太多感触,若不是因为自己搭乘过他的车,他不会与自己有丝毫关系。

    “放过他?你?”

    灵庆隆英俊的脸蛋夸张的大笑不已,嘴巴咧得跟洗脚盆似的大笑:“你算什么东西?蚁兽一般的人物,有什么资格让我们放过他?告诉你,就算我们放过他,哪位宗师也不会放过他!更何况,你还知晓,绫缇被邢宗师收为徒弟了!”

    说到这里,灵庆隆阴阴讥笑几声,看着王天:

    “小子,你当初说要让绫缇师妹尝尝万剑穿心之苦,绫缇师妹现在可是宗师之徒!仅凭这句话,便足够让你坠入无底渊海!”

    说打着,他戛然而止。

    脸上那莫名的笑意,仿佛已经昭然揭示后面的意思…

    诸多学员听到这话,眼中又是艳羡又是可怜。

    被宗师收为徒弟…这在雪牧灵城可是了不得的荣耀!

    “水绫缇被邢万苍宗师收为徒弟?”

    灵水汐轻咬玉唇,就算邢万苍昨日败了,其威名依旧不可小觑,能被收为徒弟,不仅是一种认可,更是成就!

    墨白飞宇更是脸色苍白,无神的摇头。

    “她若是在这里,我连你们一块收拾了。”

    王天淡淡道:“连族规和千训文都不记得,数典忘祖最精粹的没有保留下来,反而是将各种糟粕奉为圭臬!用无知愚蠢来骂你都是夸你!”

    所谓的糟粕,便是指宗师者,见必跪的规矩。

    可王天刚说完,不远处就传来几道脚步声,伴随着一道好笑的声音响起:

    “不知死活,有人侥幸逃一命,还敢来东华学院找死,我倒要看看,今儿当着刀前辈的面,你怎么收拾我?”

    一行人快步走来,却正是水绫缇!

    只不过此时,她在众人中,居首位,站中央,两旁包括雪牧鸿,都只能站在身侧,可想而知其地位得到多大的提升!

    宗师之徒!

    一杆人中,穆轻语神情略有几分复杂的看着王天。

    这个给自己留下几分影响的紫魇族人,并没死…可惜,却不懂得珍惜自己的生命!

    如今水绫缇已经成为宗师之徒,便是整个东华学院乃至雪牧灵城,都无人敢对其说出那般狂妄之言!

    万剑穿心之苦!

    千训文中的十大梦灵族苦痛之一!

    要以绝世剑客,凝聚万柄无心剑刃,穿心而过,却不留血迹,不伤人命,庞大噬人的剑意却能够轻而易举将对方意志碾压,仿若感受到自己已经死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