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最强主宰 > 第453章 粑粑,我懂!
    “雄狮搏兔,尚用全力,你倒是有点做派…”

    王天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老仆。

    “看在你还算同族,自然要让你死的有尊严些…”

    老仆冷冷道,“不跪宗师,还敢以言论侮辱,你小子的胆量,也是我平生罕见!你可知宗师之威的恐怖?我虽是主人一佝偻老仆,幸得主人指点,堪堪步入大师境地,宗师奢望不能,我家主人名威四传,以宗师之威,镇守这南陵诸城…威慑各等凶戾源魂,不知生擒过多少灭世兽灵,山巅扑龙,下海擒蛟…你竟然比之蝼蚁,何来自信?”

    “宗师之威,诸城子民,受其恩泽自当跪拜,否则,尔等皆是源魂之食!你有何资格不跪?”

    老仆看似年来,但声若洪钟,比之地球上那些广博都要响亮数倍,远处撤去数里的行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我开启灵虚秘轮,便是让你死得有几分尊严。毕竟,你还算是同族!”

    最后老仆全身缭绕一股淡淡的气芒,宛若武神降世,刀尊附体!

    以肉眼可见,一条条坚韧的气流,在他全身各处流转,形成一圈圈光晕,以带动全身精血,使之力量最大化,气势攀升到极点!

    “梦灵族,已经堕落到连同族,都可随意残杀的地步,仅仅只是因为不跪拜一介蝼蚁…”

    王天低喃,语气中有股说不出的失望。

    梦灵族大同之时,就算行跪拜大礼,也是在特定时期,跪拜前人先圣,对族人做出巨大贡献的前辈。

    他神国尚在之时,强者如洪流,也不会因为区区凌驾,而行跪拜大礼。

    神国发展不知岁月,王天已达主宰帝位,但却并非遵循类似于古地球封建那一套,也只有征战四起之时,才会以尊威压服跪拜,如九霄神军其尊威般。

    见之必跪,但那是对敌人。

    梦灵族虽分五族,天赋不一,但可是同族,血脉相连,何来跪拜之说?

    就算要跪,也应当是这些族人,跪拜自己。他尚且不顾及这些虚假礼仪,因为梦灵族本就是自己亲手创造的种族。

    这等蝼蚁,何来资格让族人行跪拜大礼?

    见着更加恐怖的强者,岂不是应该爬行?

    后面的思恬目光含怒,却涩涩发抖,显然被那老仆吓得不轻,死死抓住王天的裤脚…

    直到一只温暖的手掌,轻轻牵起思恬的小手掌,如冬日烈阳般,让思恬感受到一股股暖流,驱散心中的冰寒。

    思恬仰起头,眨巴眨巴看着王天的背影,感觉…粑粑好高好高…好像坐在粑粑肩膀上…

    想到这,思恬低下头…还是算了,粑粑太高了,应该坐不上去…而且粑粑现在好危险,就算粑粑很厉害,没人打得过…我应该为粑粑祈祷才是…

    这时,周围已无族人,远处却仿佛有无数道视线,纷纷探入其中,想要一愧究竟。

    墨白飞宇也离开王天的身边,躲得远远的。他本想求情,却奈何根本无用,只得离开,还能保留一命。

    这时,老仆气势达到顶点,枯老脸庞,涌现几分赤红,磐石般的手掌虚空持刀,冷喝劈下:

    “一式秘武,断山河!”

    匹炼白虹般的刀芒,如百丈山岳,横空劈下,庞然的气流,轰然而飞,便是数里外的行人,不少都被这股气流,纷纷吹得在半空中飞舞…

    可想而知,最中心是有何等恐怖的景象?

    不远处环绕的参天古树,连带着树干直接被压压弯九十度,树海倾倒!

    “紫魇族的小子,能接我断刀无涯一式断山河,你便是死了,也应该感到荣光!”

    老仆看似全力以出,此时却依旧能发出苍茫的大笑。

    刀芒劈下,王天佁然不动。

    就这么站着,如同傻了般,甚至连基本的防御都没有做。

    老仆摇头不语,原以为这小子勇气可嘉,应该会顽抗几分,却未想到,竟然是等死…也不知刚才为何要说出那等幼稚言语。

    他漠然的看着对方,等待着王天被自己的刀芒,湮灭为尘埃。

    可下一刻,他却呆住了。

    只见那如山岳般的横空断刀,在劈上王天头顶,约莫一米不到的位置,却突兀的化为碎片。

    直到整片刀芒劈下,连王天头顶一米外都未接近丝毫,便已经化为碎片。

    “怎么可能,他明明没有出手…”

    老仆双眸瞪的滚圆,对方身上没有任何保护的灵虚秘宝,不存在保护一说,也无丝毫源灵师的气息,怎么可能就这么简单的将他式足够横劈三百丈山峰的刀芒,直接化为烟云尘埃?

    尘埃中,王天牵着思恬依旧站在原地,连眸光都未闪动。

    王天微微低下头,摸摸思恬的脑袋,淡淡道:

    “知道为什么我让他出手么?”

    思恬遥遥脑袋,她心还在咚咚跳着呢。

    “因为,只有他出手了,才会感到绝望。这是对于不尊礼的惩罚…你要记住,如果以后想教训什么人,一定要让他先出手,等到他内心迟疑,恐惧,甚至是绝望的时候…才会永记于心。”

    思恬弱弱的看了王天一眼,似懂非懂。

    王天沉默片刻,又抚抚她脑袋道:“如果不懂,也没关系。”

    思恬猛的点了点头…正在这时,思恬忽的一阵颤动,全身紫发飘扬,原本耀若星辰的瞳孔,骤然被黑色填充,可爱的脸颊,变得有几分凶戾。

    仿若变了一个人。

    思恬嘴角勾笑,声音冷的不像是个小孩子:

    “粑粑,她不懂,我懂!”

    王天:“……”

    对面的老仆却气得全身精血沸腾,怒不可歇。

    简直混账,这个时候,竟然还在教导女儿…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可心中的惊疑,却让他有些迟疑…

    正在这时,一道冷漠的声音传来:

    “你是族人,我不杀你…但,我会废了你…顺便告诫你主人…”

    言罢,老仆多年养成的嗅觉,让他突兀感受到一股死亡的气息!

    下一刻,一记无形的虚空手掌,凌空飞来,远在天边,又近在咫尺!

    避无可避,逃无可逃!

    也正在这时,天空那三头青蛟拉乘的车撵中,响起一声浑厚的喝声:

    “住手!”

    可惜,这声音已经迟了!

    噗!

    半空中的断刀,直接被拍成粉碎,无形手掌刮过老仆全身,却并未让他移动分毫!

    然而老仆脸色巨变!

    咔咔!

    清脆的声音,从他身上传来,仿若断了无数根骨头,鲜血从皮肤崩裂,如烟花般!

    他猛然跪在地上,颓然无力,虽依旧有呼吸,双眸却无神如死了般,死死的看着前面的那名紫魇族男子,两颗心脏都被填满了恐惧和绝望。

    他废了…一巴掌不仅将他全身骨头拍断,连带着身体内一轮轮的血脉天环,灵虚秘轮都被拍成粉碎。

    心脉却未断!

    这种手段,他主人都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