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最强主宰 > 第451章 一名蝼蚁,怎赢得世人跪地称尊?
    “叔叔…说的对!”

    旁边的思恬点点头,小脸喜滋滋的说道。她心想,这么说来,粑粑应该是不会抛弃我的,也不会抛弃麻麻的…

    “好了,十息到!绫缇,紫魇族,你是说服不了的,这个腐朽的梦灵族,迟早要被排除五族之外。”

    这时,雪牧鸿睁开眼睛,一抹精光如月芒乍现,寒意四起。

    水绫缇也闭眸摇头,只觉眼前这紫魇族人,真是无药可救,不仅实力低微,连观念也依旧这么腐朽。

    既然如此,也不不必在多说废话了。直接撵走便是。

    后面的轻语微微张了张嘴…

    却正在这时,天空忽然遮云蔽日,三头流光溢彩腾飞似青龙般兽灵,拉乘着一辆金光灿灿的车撵,出现在天际。

    一股庞大的威压,从这车撵之内,如山岳般盖亚而下。

    霎时,这方城门中人,纷纷神情大变,仿若见到什么可怖的存在。

    便是周围巡逻的精锐卫兵,也纷纷放下武器,跪伏在地面上。

    无数的行人,也如见鬼神般,纷纷跪下…不少停在半空中的灵虚兽车,更是急忙停落在地面上,不少衣着尊贵的人,纷纷从车辆中走出,赶忙对着天空弯腰低头,身子恭维至极。

    “三蛟金玉车…这是源灵宗师驾临!”

    灵庆隆深吸口气,语气说不出的惊骇。

    源灵宗师…

    源魂师有不少称呼,源灵师,拘魂师。虽叫法不一,但等阶却是固定的。

    但被称呼为源灵宗师的,却是极少的…

    宗师者,下通秘武,只手擒拿山川日月,上通灵虚,举目可窥源魂天地。乃是当今与源魂抵抗的中坚力量,核心族人,尊贵无比。

    每一位宗师,大都是雄踞一城,坐镇一方!

    “宗师者,见必跪,行必尊,言必低…”

    灵庆隆颤然屈腿,不过,却未跪到地上,而是略有一定的幅度,与其余行人差别颇大。

    便是旁边的水绫缇,也同样如此,目露震撼,屈腿而下。

    而那名轻语的女子,却微微皱眉,只是弯腰躬身,并未跪下…

    宗师极少,雪牧灵城几乎一个没有,便是东华学院的那位老院长,也同样不是。

    这种龙凤般的人物,三城未必有一个。

    “没想到,这位宗师这么快就来了…有幸得见,这份威压果真恐怖…”

    雪牧鸿深吸口气,也弯腰屈腿,低头高贵的头颅。

    几人行为不一,却体现地位高低。

    “轻语师姐,你虽是东华学院少年天子榜前三,可见着这等人物,还是跪下为好…”

    雪牧鸿皱了皱眉,“宗师者,同境之下,必跪。就算身份特殊,也不能仅仅只是弯腰而已…”

    宗师少见,威压更是煌煌天威,那股令人窒息的气魄,就非常人能够忍受,自当跪下。

    就算他们这些灵城中的天骄之子,也不能免俗,只是说不跪于地而已。

    轻语淡淡嗯了一声,又微微弯腰几分,却依旧未跪下。

    而这时,三条云空乱舞的青蛟赫然停下,车撵中的无风而起,一名老仆似的黑魇族人,从车撵中飘然而出,落于地面。

    那老仆傲立半空,后背一柄清凉黑色短刀,面容苍茂,脸如树皮,身材矮小甚至还有几分佝偻。

    他眸中巡视下方,微微点头,直到视线落在雪牧鸿等人身上,才微微停顿,眸光略有几分惊诧。

    旋即,他凌空虚渡,一步踏出,便直接从远处天际,浮现在雪牧鸿等人身边。

    “你就是雪牧潜崖的儿子?雪牧枭那老贼的孙子?”

    老仆眼皮微抬,干裂的嘴唇列出一丝笑意,却让人不寒而栗。

    “…前辈,知道我父亲?”

    雪牧鸿威仪不在,只是低着头回答,心中骇然不语。

    这老仆明显乃是天空中,那位宗师的仆人,实力却和自己父亲相差无几,乃是源灵大师。

    “当然知道。”

    老仆笑眯眯的又看了水绫缇一眼,“这是你女人?小娃子倒是会找。”

    雪牧鸿连连点头,旁边的水绫缇脸色略带苍白,似有些承受不住这等威压,哪儿还敢说话?

    “你应该是灵家,灵天琅的侄儿吧?可比水汐那丫头差远了。”

    随后,老仆又看了看灵庆隆,微微摇头。

    灵庆隆低腰弯头,颤声道:“水汐魁女乃我灵家骄子,我…自然比不了,前辈慧眼如炬…”

    老仆移过目光,淡笑声,便又看道轻语身上,旋即眸光微寒,语气带着几分冷意:

    “你为何不跪?只是弯腰?”

    弯腰,代表礼仪不到,乃是不敬。

    似乎感受到这份冷意,旁边几名同伴,心生胆寒,颤栗连连。

    “生而跪父母,跪天地。宗师值得尊敬,不值得我跪,我以屈身弯腰,便是尊敬!”

    轻语虽低着头,语气却不慌不乱。

    只是,旁边几人听到这话,却是脸色大变!

    ‘糟了,轻语师姐仗着天赋过人,太过冷傲…要吃大亏啊!’

    灵庆隆心中暗道。

    ‘轻语师姐还是不懂宗师真正的可怕之处…若是牵连我等,可就麻烦了…’

    雪牧鸿心中微微皱眉。

    ‘轻语,你明明很懂事,为何这时却如此之倔?’

    水绫缇看向雪牧鸿,眸中略有几分求救之意。

    她和轻语乃是好友,否则今日也不会让她出面,驱赶墨白飞宇。

    只是没想到会遇到这种情况。

    雪牧鸿心中轻叹,这种目光自当没看到…他可不敢去向对方求情。

    这时,老仆又开口了,声如寒冰:

    “有意思,现在后辈越来越不知天高地厚了,区区东华学院少年天子榜的小天骄,木东华那老鬼的徒弟,也敢于我家主人不敬?”

    “小女娃,看来,你师傅没和你说过:宗师者,见必跪,行比尊的道理吧?”

    说到这,老仆身躯微动,后面断刀横渡苍穹,匹炼的刀芒,如山渊降下,临于轻语头顶!

    似乎只要她不跪,下一刻,便化作刀下亡魂。

    “我告诉你,便是你师尊在此,也必须跪下,你算何等小辈?也该不跪?”

    那庞大的刀芒威压,几欲穿破天际,强横的光芒,照耀长空,行人几乎匍匐在地。

    轻语神情大变,本还算坚毅的眸光,顷刻间崩然而碎,身躯止不住的跪下…

    忽的,就在这时,一道淡漠的声音传来:

    “梦灵界什么时候,一名刚入源灵大道,天地不通,源魂不知的蝼蚁,也得世人跪伏称尊了?”

    话毕!

    轰!

    周围哗然四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