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最强主宰 > 第450章 雪牧!
    原本还强撑着的灵庆隆,听到这话,莫名感到一松,只以为轻语师姐是在给自己台阶下,便收起剑,不着痕迹的将手心的汗渍擦去。

    “轻语师姐,怎么了?这紫魇族人狂妄,莫要拦我教训此子一番!”

    灵庆隆振振有词,面色冷然,实则心中已经慌得一匹。

    不知为何,他明明感觉自己有能够轻而易举教训对方的实力,却硬生生迫于对方气势,不敢动手…好似,动了手,便要天打雷劈…

    他发誓,便一年一届,东华学院祭拜老祖宗的时候祭会,面对无数黑魇老祖宗雕像的时候,都没有这种错觉。

    女子轻挪莲步,走上前来,深深看着王天,淡然问道:

    “你,知道千训文?”

    紫魇梦灵族,在现今给予其余五族留下的影响只有这么几个字:平庸,守旧,与时代脱轨,天赋底下。

    不可否认,眼前这名紫魇族,容貌俊美非凡,可这并不能代表什么。

    对方身上并无源魂师的气息,实力低微,与身边的墨白飞宇倒是相差无几,

    女子也并不认为,那所谓的族规,真是对方立的,这种谬论也无人会信。

    但对方既然知道,千训文,这让女子多了几分疑虑。

    她容貌清丽绝美,气质冷澈山涧清泉,平淡的语气却带着一股让人无法抗拒的高贵,周围路人听声沉醉,却又不敢抬头,许多年轻的族人甚至看一眼便低下头,没有勇气继续看,面色赤红一片。

    王天却毫无影响,甚至连看都未看她,更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平静看着墨白飞宇:

    “你真愿意,和你未婚妻解约?”

    墨白飞宇紧咬牙关,他自然不愿意,可又有什么用?握紧怀中的灵虚神仪,那些山盟海誓,月下情约,不过是过眼云烟…

    “一路上,坐了你的车,承你一份意。”

    王天淡淡道:“若你的未婚妻,真要违约。这万剑穿心之苦,即便无人知晓,我帮你完成…”

    话落,掷地有声!

    重诺守信,梦灵族传承无数年来的品行和美德。现今这些族人已经抛弃,王天看着幽幽雄城,广袤灵界,那在我找到梦灵神碑碎片时,顺便让你们捡起来这些扔掉的。

    被无视的女子秀美冷皱,这般被无视,让她脸上无光。

    “轻语师姐,让我来说…这位紫魇族人,迂腐至极,太耽误你们时间了…”

    就在这时,远处的雪皓星辰车上,悠悠又飘出两道人影。

    一男一女,相互依偎,关系颇为亲密。

    墨白飞宇见着来人,脸色更为苍白,眸中却尽是愤怒!

    其中一人正是他的未婚妻,水绫缇!

    此时却与另一个容貌英俊,神情清傲,气质尊贵的男性族人,牵手结伴而来,其意不言而喻。

    “雪牧鸿正是劳烦轻语师姐了…这种小事儿,没想到还会遇到一名不知天高地厚的紫魇族人挡路…”

    那名全身透着一股尊贵的男性族人,对着女子微微一笑,略带几分敬意。

    雪牧!

    周围行人听得这个姓氏,顿时双眸睁得老大,神情不由自主,便露出一份敬畏。

    雪牧姓,乃是这边境第一城的大姓!

    雪牧灵城,便是以姓氏开头,可想其地位!

    当代雪牧家的城主,雪牧潜崖,更是这灵城中,稳坐百余年的源灵大师级高手!

    这男子竟然是雪牧姓,那想都不用想,定是这雪牧家的天之骄子!

    轻语淡淡摇头,并未多言。

    “今日灵城有贵客,本就有大事,不应该在此耽误这么久…”雪牧鸿又道,

    只是,说到这里,他忽然顿了顿,转过头,看着王天,声音骤变森冷:

    “你是从那个小部落出来的?连我雪牧城的规矩都不懂?要么拿着这锦盒中的灵虚晶石滚,要么我用这灵虚晶石给你们买一副棺材!”

    这森然戾气,又强硬的话,便是让后旁边的轻语,都忍不住皱眉,有些不喜。

    倒是灵庆隆神情大变,颇有几分兴奋,心中暗道,这雪牧鸿不愧是雪牧家的人,气势作风就不一样。

    周围行人更是缩了缩脖子,心中徒生惧意。

    边境雄城,雪牧家做派一向强硬,整个灵城,除了灵家以外,几乎找到任何敢与之对峙的家族。

    “鸿哥…别为难他们。”

    一旁容貌精美,衣着富贵逼人的水绫缇淡淡道,“让我和他们说说。”

    雪牧鸿闻言皱眉,“给你十息,若这两人还是冥顽不灵,我直接让人轰出去。”

    说完,雪牧鸿便走至一旁,闭眸不言。

    “紫魇族守旧,以前还只是传闻,现今亲眼见过,倒是觉得不假…”

    水绫缇沉吟片刻,淡然道,“飞宇的这位朋友,你可知这是大灾历后多少纪元年份了?”

    王天不语。

    墨白飞宇神情呆滞。

    “现今是第十一万个纪元。灾厄元年。你所谓的那一套,什么古训族规,不过是旧时代的迂腐之物,本就应该被抛弃。”

    水绫缇条理分明,语气中透着一股高高在上,却又逻辑分明:

    “现在族人相恋,讲究两情相悦,结交自由。最重要的是,实力对等,天赋洽和,条件匹对,你懂这什么意思么?我和飞宇早已经不是当初的小孩子,所谓的婚约,不过是懵懂时期,情绪的产物,本就做不得数。况且,我陪着他这么多年,已经够多了。”

    水绫缇怜悯的看着两人一眼:

    “所以,这么多年来的补偿,这颗灵虚晶石,已经够多了。你和他,与我们,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懂么?”

    确实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墨白飞宇有些痛苦的垂下头。

    “你能把违约违心,抛弃旧爱,另寻新欢,说的高大上,也有几分聪慧。”

    王天忽的笑了笑。

    笑容虽冷,却带这一股难言的魅力,让人情不自禁沉溺其中。

    在场诸多女性,纷纷微颤,不由自主的低下头,

    轻语心中暗道,这紫魇族魅力真是奇大,可惜受限于天赋,实力低微…

    “以物易情。族规的本意,便是让你们族人知晓,承诺不可轻下,约定不可易结。既然结下,就当承受后果。死物代替不了情感,用你的道理,我现在就杀了你,给你家人一颗灵虚晶石,你觉得如何?”

    王天冷漠道,“违反约定,就得遭受惩罚,你可以另寻新欢,那就得承受万剑穿心之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