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最强主宰 > 第365章 惩罚!
    咕咕…

    被藤鞭包裹的玄媚儿满脸苍白,刚想说出口,两条藤鞭便已经从飞到她脸上,尖端仿佛有灵性似的盯着她,似乎她要是敢在多嘴一句,就会口X她。

    “诶,既然知道本主宰的大名,为什么不早早自己送上门来,我还会让你们爽爽的…硬是要被我教育成RBQ才甘心吗?”

    为首的是一名身上挂满银饰,着黑袍的俊美青年。

    这些银饰颇为古怪…造型极为夸张…像极了某中器具。

    见着这身打扮,白玄清猛地一怔,失声:“荆棘主宰?”

    玄媚儿泪眼汪汪的看着姐姐。

    白玄清心中掀起滔天海浪,转头看向王天。

    这是个假货?

    我想错了?

    “这位朋友,你这藤鞭不行啊,看来你应该是刚刚跨入此道吧?”

    荆棘主宰视线落在王天身上,又盯着白玄清身上的藤鞭瞅了瞅,一脸不屑:“你这藤鞭光溜溜的,玩起来多没意思?看在咱们有共同喜好的份上,你将她交给我,我教你玩…”

    言罢,他打了个响指,两条藤鞭便开始在空中做出某种奇怪的韵动。

    倒刺凸起在藤鞭随着韵动,四处转动…

    玄媚儿看得头晕目眩。

    白玄清看得直缩脖子,感觉眼睛火辣辣的…赶忙闭上眼睛。

    “行了,我来这里不是为了看你玩女人的,赶快处理了…我要去青鸾星域的主星!别浪费我时间…你知道么?”

    这时,荆棘主宰旁边一名全身披着白色纱衣,看不出容貌和身影的生灵,冷冷的说道。

    “您说了算。”

    荆棘主宰微笑道,旋即,他对白玄清耸耸肩,“我知道你们心中还有几分希望。不好意思,我已经不是南岩宇宙的荆棘主宰了…所以呢,我是不会受到南岩宇宙法则的裁决…”

    “姐姐,他加入了那个神秘势力…已经不属于南岩宇宙了…宇宙法则的裁决,对他没有效…”

    玄媚儿尖叫一声。

    白玄清:“……”

    那个神秘势力?白玄清仿佛想到什么可怕的事情,蹬蹬一连退后好几步,走到王天面前。

    “大佬,这位怎么办?看样子好像实力不低,将元灵大世界都震碎了…”

    荆棘主宰又看了王天一眼,有些犹豫。

    披着白色大衣的大佬,沉吟片刻,看向王天淡声道:“你不是还好男风么?顺带一起教育成奴隶,你自己管!”

    “男,男风?”

    玄媚儿瞥过头,看着荆棘主宰,心中暗骂道,果然是个变态,连男性都玩。

    “这个…大佬,你不说还好,一说就勾引起我的兴趣了…”

    荆棘主宰眼前一亮,打量王天的目光顿时有些变化了。

    如果是刚才是有点兴趣的话,现在双眼放光,恨不得将王天吞了。

    “哇,这家伙用的什么手段,怎么生的这么俊的…一般的星空主宰,可不会用源力来改造自己…就算改造,也得有一定的水平。”

    荆棘主宰双眼光芒四散,甚至连两姐妹都完全不在乎了,口水顺着嘴角直流。

    “刚才是眼瞎了,只顾着这两姐妹了。”

    毕竟是自己觊觎许久的两位世界主宰,一心都想着怎么玩弄,所以根本没想到其他的。

    现在看起来,这位男性,单论姿色,明显比这两位姐妹要高很多啊!

    “那位,本大爷看上你了…这两位姐妹,我送给你,啧啧,比起你来,这两姐妹简直就是鸡肋啊…吃起来一点味道都没有了。”

    荆棘主宰似乎想到什么,看着王天大喝道。

    突兀的话,让玄媚儿呆了呆,感觉心中受到一万点暴击伤害。

    白玄清:“……”

    不知为何,她心中有种超不爽的感觉。

    原来我们两姐妹还不比不上一个男性?

    白玄清稍稍扭过头,看了王天的侧颜,心中顿时羞愧道,好吧,是有些比不过…

    王天看着荆棘主宰,微微摇头,淡淡道:

    “灭!”

    出口若鼓鸣鸿音,又若蕴涵毁天灭地,蹦碎宇宙的恐怖之力,无人能听得到,听得清,也无人能感受到。

    下一刻,嘎嘎大笑的荆棘主宰,突然戛然而止,

    两他身边的神秘同伴都怔了怔。

    在半空中飞舞的藤鞭,停止住,玄媚儿直接从藤鞭的禁锢中掉落在台上。

    “你搞什么?他就说你灭,你就灭了?”

    神秘大佬对着旁边的荆棘主宰冷喝道。

    一位星空主宰,魂化万千,肉体不灭,就算想死,也并非那么容易的。

    他们灵魂已经超脱凡俗,在各等源力的修固下,成为源魂,一点既生,无穷无尽。

    同类相争,就算打个几千年,都不一定能够将对方毁灭掉。

    更高维度的星域主宰,虽然能够碾压一切星空主宰,但想要毁灭,也得费点力气。

    就算秒杀,也要出手才行。

    不存在直接一字定言生死,这种情况。

    如果对于主宰之下,皆为蝼蚁的生灵,动用***则,可直接定言生死,荆棘主宰可不是蝼蚁。

    然而,下一瞬,这位荆棘主宰,全身裂开,砰得一下化为无数碎片,连惨叫和求饶仿若都来不及,便湮灭在尘埃中。

    他蕴涵庞大的能量,似乎被什么控制,本随着身体裂开,爆发而出,最终却湮灭成一个光点,飘上天际。

    这位名震青鸾星域,恶名昭昭的荆棘主宰,便这般消亡…

    “你,也灭。”

    王天视线落在那位全身披着白纱的神秘大佬上。

    “…等…”

    神秘大佬全身白纱飞舞,隐约能够看见其中藏着什么恐怖的生灵,无人能看清楚白纱之下,他那黑幽的瞳孔中,闪过一丝惊怖。

    可刚说了一个字,便轰得一下,直接爆成无数碎片,洪流般的能量,直接湮灭成一个光点,消匿在这世间。

    玄媚儿:“……”

    白玄清:“……”

    两人顿时石化。

    “这,是什么主宰神通?还是主宰法则?能够一字断绝星空主宰的生命?”

    两人心中胆寒万分。

    白玄清心中更是惊悚不已,感觉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她张了张嘴,想要问,但却说不出一个字,生怕对方直接给自己也来个‘灭’,然后就这么没了…

    王天挥了挥手,全身外泄蹦碎世界的气焰,如大海洪流,朝着禁锢住白玄清的紫玉藤鞭上涌入。

    “呜…这位…主宰尊下,您,您这么强大,就不必在和我们两位弱女子计较了吧?”

    白玄清一个激灵,神情变化间,哭丧着脸,清冷绝艳的气质不在,心中恐惧万分,不知道对方想要对自己做什么。

    因为无论做什么,好像自己和妹妹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便是这句话,都是鼓起这么多年来的勇气说出口的。

    自从成为主宰后,就从未用过弱女子这种卑微的称呼,来称呼自己。

    “计较?你觉得,我真要和你计较,你会活到现在?”

    王天淡淡道。

    “噢,好像也是…可你为何要禁锢我…现在,额啊…嗯…好烫…好热…”

    白玄清一颤,身上的藤鞭愈发灼热,好似蕴涵强大到足够熔天焚世的炙热力量,渗入她皮肤,让她忍不住尖叫出声…带着一股,愉悦。

    “以…您的姿容,我们姐妹也配不上你啊…额…啊…”

    白玄清心中更加恐惧了,全身瘫软无力,脑袋一耸,生怕对方乱来。

    “你这小丫头,还有点自知之明…我承诺倚在,既然要赐予你机缘,就不会食言。”

    王天淡声笑道,“此乃我还未掌控炼化的源力,你提前将我唤醒,这么一点玩意儿我也懒得炼化,放在我体内有些麻烦,我将此封印给送给你…”

    他此时外泄的气息,纯粹是还剩余一年未曾站开工源力,若是要炼化,恐怕还得非上一年。

    干脆直接封印,送给这位,也当信守当初的承诺。

    白玄清怔了怔,对方这是要给自己好处?就为了百年前和白石的承诺?

    忽的,她笑颜泛晕,红润滴水,藤鞭上传来的力量,让她感到有些眩晕。

    “可,你为什么要用这…这…这鞭子绑住我?”白玄清连连喘息的问道。

    她一开始误会对方,便是因为这长鞭藤蔓,以为对方是那位荆棘主宰,没想到后来正主还真的出现了。

    虽然…好吧,没活过几秒钟。

    可以对方的手段,就算要封印送给自己一份源力,也不必用这种方式吧。

    “当然是为了惩罚,承诺是承诺,但你出口威胁,我自然不会放过你…”

    王天淡淡道。

    白玄清:“……”

    “这,这算什么惩罚…啊…好,好难受…呜呜…我的灵魂好疼…”

    唰唰唰,那一条条紫玉的藤鞭,力大势沉的一下一下打在她的身上,每打一下,便是一道封印的源力印记,落入她身上,刻进她灵魂中。

    …

    玄媚儿落在地上,看着远处一脸愉悦叫着的姐姐,纳闷不已,鞭子明明打你屁股,你灵魂疼什么?

    而且明明在一脸享受好伐?亲妹妹都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