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最强主宰 > 第362章 被提前唤醒的王天!
    台上。

    白玄清淡淡挥了挥手,手掌一挥,一道法阵凭空浮现在空中。

    唤灵法阵!

    老者恭敬的退下,看着白玄清这信手拈来的手段,简直吓得眼珠子都瞪出来了。

    想要唤醒天际的黑星,需要特殊的召唤物,已经虚空唤灵法阵,法阵最难布置,往往要勾勾画画许久,才能够布置出来。

    像这种挥手便出现法阵的,那需要极高的境界,才有可能办得到。

    白玄清凝视着法阵,旋即从雪白的脖颈中,掏出一枚紫玉。

    “让我看看,这紫玉,和神山,究竟有何关系…”

    白玄清冷笑声,将紫玉扔进法阵中,作为召唤物。

    霎时,虚空震动,古老的法阵被染上一层紫色血液般的光芒,旋即,一道紫色的光柱,冲天而起。

    原本碧蓝的青霄,仿若被捅穿般,染上一层层紫色的光晕,倒是和后面的神山相映得彰。

    无数的黑星,黯淡不已,在天空中迅速向四周散去,生怕惹上这道光柱。

    “住手!”

    就在这时,远处骤然浮现一道爆喝,一道鬼魅般的人影,骑着一只大若遮天的青色巨龟,浮现在天空。

    “海狱南冥龟…是白家那位老祖宗,白石,他怎么来了?”

    人群中传出道道惊呼。

    青木黑道惊讶的看着,远处那道骑在龟上的人影:“说魔改,我设定中,白石用的好像就是这海狱南冥龟,没变啊,就是变强了…他来做什么?看自己曾孙女唤醒仪式,在暗中看就可以了,出来做什么?”

    白石暴怒的看着已经消失的紫玉,阴沉着一张脸,从龟上飘了下来,定定走到白玄清面前,喝道:

    “我将那至宝交予你,你怎能用于召唤元灵?你可知那是何等神物?”

    他简直气极,十四年前,白家降生这位天资逆天的曾孙女白玄清,他欣喜若狂,便将当初那位神人赐予他的那块紫玉,在白玄清长大后,郑重交给后者,并要求要守护好…

    谁料到,她居然用于元灵召唤,当做召唤物品,用了…

    “是不是神物,我不知晓。我只想弄清楚这紫玉和神山的关系…”

    白玄清淡淡道。

    “你!气煞我也,紫玉乃神物,你当做召唤之物,便是冒犯神物,是会被他怪罪的!”

    白石气极。

    “他是谁?”

    白玄清眸中一凝,这老头守口如瓶,这么多年,只将这紫玉堪堪给她,除了嘱咐要守护这神山外,其余的任何都没有说过。

    “……”

    白石忽然朝着神山跪在地面上,喃喃道;“请神人勿怪,都是小辈不懂事…”

    见状,便是白玄清也为之惊愕了一番。

    下面的人更是看得目瞪口呆,云里雾里。

    “神人?他是神?”

    白玄清秀眉微挑,淡淡道,“他和神山又是什么关系?”

    她费劲力气,转生来到这个世界,只为弄清楚这神山,夺得元灵大世界的掌控权。

    白石不语,低声喝道:“赶快停下法阵,莫惹得神人怪罪!”

    “……”

    白玄清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神人?装神弄鬼吧?”

    忽的,就在这时,那紫色的召唤发展,在天空逆转,宛若桥梁般,连接到神山。

    霎时,神山震动,一道迷迷蒙蒙的身影,骤然从紫玉冰晶般的神山中,进入法阵中。

    轰隆!

    法阵震动不止,最终无尽的紫光,轰然散落。

    一道冷漠的声音,响彻天际:

    “白家后人,为何在此时唤我?”

    众人闻之,耳膜震动,头脑轰鸣,颤栗不止,连反应都来不及,便匍匐在地。

    一股横压寰宇,让天地跪伏的威压,将青天仿佛都震得稀巴烂,碎成一块一块的,无尽的虚空裂缝布满整个世界。

    “……”

    青木黑道长大嘴巴看着,他怕在地面上,嗅着泥土的气息,整个人都差点傻掉:

    “卧…卧…卧…卧槽,这尼玛什么鬼?果然是魔改的世界么?都变异成这样了,白玄清召唤出什么元灵啊?”

    他强行睁着眼眸,微微抬头看着台上,只见那测试元灵等级的元灵神珠,早已爆裂,测试的古袍老者也和他一般趴在台面上。

    “天轮明帝,天轮明帝…小子问下,您能出来看看么?这到底是什么鬼?”

    青木黑道只觉脑袋炸裂,难受得紧,感觉下一刻,就要挂了似的。

    “…这…外界危险,吾还是呆在虚空中吧…小子,你自己小心…”

    平时藏匿在法阵虚空中的元灵,此时发出尴尬至极的声音。

    “……麻痹,你这是畏惧怕了好吧?”

    青木黑道差点被气吐血,刚才被召唤出来,威风十足,还堂堂帝王,怎么一副怂样。

    “这到底是什么级别的元灵?太恐怖了吧?光是一道气息,就已经直接震碎空间了…”

    青木黑道将脑袋怂拉下去,他很想仰起头,去看看到底是什么生灵,可惜被这股威压抬不起头。

    只能看见许多地方,出现了一道道漆黑渗人的裂缝。

    ——

    “哇…姐姐,你这是召唤了不得的生灵,还是从这神山里面出现的…”

    未知空间,玄媚儿撑着脸蛋的双手,猛地一颤,下巴直接磕在莲花池水上。

    咔咔咔…

    这时,莲花池下面倒映的画面,骤然粉碎成无数的碎片…

    “……糟糕了,这生灵威压好强,都直接影响到我这个世界了,姐姐,我们玲珑心印的神通不管用啦…”

    玄媚儿一个激灵,崩了起来,紧张的哇哇大叫。

    “气死我啦,真看到关键…我都还没看清楚…感觉一定是什么了不得的存在…”

    玄媚儿又是紧张,又是兴奋。

    从神山中出现的生灵,看来可以解开神山之谜了。

    ——

    漂浮在半空的人影,并不是如同元灵般的虚影,而是实体。

    太真实了,那是一名男子。

    他身着紫色的月袍,袍上刻有简约中透着玄奥的纹络,纹络走向仿佛倒映着宇宙的湮灭,让人为之神往。

    长发黑紫相间,以紫色为主,却还有几分黑色,面容俊逸的不似人类,更非天神,有种说不清楚的吸引人。

    便是简单的一双剑眉,仿若穷尽这世间之力都无法刻画出来。

    上天也勾勒不出来的脸线,冰冷四溢,如同万古雕塑,略带紫色的瞳孔,似乎能够穿透星河宇宙,凝视着下方的人。

    白玄清也微微长大嘴巴,看着半空中,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的的男子。

    咚咚咚。

    心跳如鼓。

    她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为何不说话?距离百年仅差一年,这世界未灭,你为何此时唤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