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最强主宰 > 第348章 这当是你最后的一个要求
    禁断神灭台,是黑暗天域用于处置天囚内部,许多被抓回来的逃犯所用的邢地。

    其大不知几何,悬浮于黑暗天域半空,四周伫立着雕又各种图案的石柱,以宙光雷霆,玄枯罡风,洞噬白炎,星河弱水…等诸多宇宙伟力,加固高台。

    传闻其台上,能够禁锢任何级别的强者。

    然而,随着大劫之后,黑暗天域遭受重创,便是这方最偏僻的黑暗天域,这禁断神灭台,也差不多毁得七七八八。

    不过,其中那股森威之气尚在,一个又一个的古怪生灵,从其中青空落下,有些好奇的大量四周。

    这些古怪生灵,形体不一,有的壮如山岳,面肤赤黑;有的矮若蚂蚁,浑身艳红;有的幼如孩童,五官恐怖;有的神似人族,俊美无双;

    却全都是一方宇宙主宰,分布四座,用着各种语言淡然自若的交流着。

    “没想到,这些宇宙主宰,全都来了…难道都是来看戏的?”

    天空划过一道星河长瀑,声威无双,三道光芒,踏着星河落下,身姿尧尧无双。

    却正是九千星盟的三位。

    “何止这些宇宙主宰来了…”

    瑶光星主遥指天穹,只见一道银光硕硕,一半机械,一般灵肉结合的生灵,在青空喷射出无数道气流,将整个禁断神灭台都仿若盖上一张巨网,旋即骤然消失在半空中。

    啪嗒!

    厚重的声音,将这方圆百里都不足以囊括其大的高台镇上几番。

    “机械宙境的老祖宗,机械宙主。”

    瑶光星主神色微凝,“大劫之后,第一位以结合科技源力,成为主宰的人物,他那机械手臂随便一小节炮膛,一发源能,能够毁灭一个超武世界……便是我们九千星盟旗下最强大的天科星域,都得认他为老祖宗,研究机械的神明主宰。”

    宇宙大道万千,成为主宰途径同样说不完。

    “这家伙已经自立一族,被称为机械神族…传闻创立的智能都能够管辖一方世界。”

    橙光星主感觉对方丑陋至极,实在不愿意多看。

    虽然同为主宰,明明可以改变容貌形体,偏偏对方就喜欢以丑陋视众生。

    “桀,九千星盟三位高贵的星主,都被请来了,看来中央大宇宙还是很可以的…”

    机械宙主的声音,像极了机械,但却充满丰富的情感,怪异无比。

    “往常要论九霄神军,九千星盟算是最为恭敬的,怎么这会儿,也来看戏了?”

    机械宙主忍不住直接发出哈哈笑声。

    主宰之间的交流,本可以直接用意识,他却偏偏说出声。

    “无须理会。”

    心光星主对着两位密语道。

    正在这时,青空不变,几位的周围,不知不觉,悄无声息便多了一道全身缭绕着黑雾的影子。

    “天猎神域猎天主宰,你还是喜欢装模作样,和那南岩宇宙的水货有得一拼!”

    机械宙主泛着情况的冰冷眸子,打量那漆黑看不出端倪的影子,忍不住又出声讥讽道。

    “劫后第十亿八千五百六十七万三千两百二十一年,这个宇宙纪元中,天猎神域,灭了机械宙境一共九千八百三十七名机械神族,你再讥讽,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黑雾中并未示弱的传出一道淡漠的声音。

    “扑哧…”

    橙光星主忍不住摇摇头。

    天猎神域的历史,比九千星盟,来历还要深远,是诸多神域中,较为特殊的专注于屠猎世界的地域,极不安分,属于那种天生好战的战斗狂魔。

    也是许多宇宙最为头疼的几处势力,难以剿灭。

    其麻烦程度,还在曾经的黑暗宇宙天之上。

    “八重神域中,天猎神域,在属前列…都是一些极难对付的强域…”

    心光星主看着神色渐渐冷,沉默不语的机械宙主,沉声道。

    十方最为强横的宇宙,细数之下,来了七方。

    八重神域中,同样也派出实力极为靠前的天猎神域,当初黑暗宇宙天界魔神军团动乱之时,还曾有过盟约联动,打算一起对付的。

    “看来,中央大宇宙威严甚深…”

    瑶光星主看着四周姿态各异,形体非凡的各方主宰,默默道。

    “可惜,最为强横的道源葬天界并未来客…”

    橙光星主轻声道:

    “黑暗天域难得现形,却只是为了斩杀一位九霄神军的后辈,看来那中央大宇宙定是许诺过守护一族,非同凡响的恩惠,否则,以守护一族的顽固,定是做不得这种事情的。”

    瑶光闻言沉默难言。

    守护一族本身传承九霄神军,也替其守护黑暗天域,此时却要在这等地方,做这种事情。

    “人来了!”

    这时,远方忽然响起一阵叮叮当当的清脆之声。

    “伽罗天阕神源锁…”

    听到这声音,心光星主仿佛已经知道是什么,眼眸不由变得有几分凝重:

    “对一方孱弱的宇宙主宰,动用这种神物,中央大宇宙的那位,看来对九霄神军还不是一般的很之深切啊。早就传闻,中央大宇宙通缉过关于九霄神军的一切…真是…”

    瑶光和橙光神情显然也有些不对。

    这神源锁,传闻是当初九霄神军用来锁压诸天邢犯,一旦禁锢,别说菱主这等连真灵级都未达到的宇宙主宰,便是太初级的宇宙主宰,甚至更高的主宰神王…都只得硬生生被禁锢至死。

    而且自动封闭五官源识,视线所及,感官所想,尽数黑暗。

    看不见,听不到,动不能,逃不得,死不掉,亡不了…

    只能在黑暗中,默默享受剩余的时光。

    此时却反被用来禁锢…

    虽然大劫之后,这等神物没有当初的那般夸张,效果大减,但也绝非等闲之辈可以承受的。

    一道道气芒,施放坐落的主宰身上冲起,显然都颇有些激动,感到有趣…

    橙光源识一动,还能够感应到这些主宰,多用意识交流的语言:

    “真是大手笔,大劫之后,中央大宇宙还有这等神物?”

    “大宇宙的那位,怕早就等着了吧?很之深切啊!”

    “真是可怜,曾威震寰宇的九霄神军,区区一后辈,落得如此境地…”

    “还是大宇宙的那位,胆儿肥,换我们可不敢做,神军积威甚深,我们也只能看看…”

    …

    “这是哪儿?”

    青空,黑色的水银长河之上,菱主淡淡的看着远处的景象。

    押送在旁边的苏青衣五官微微有些扭曲,内心纠结至极,“禁断神灭台,黑暗天域曾经用来斩杀逃犯的地方…”

    “可真大。”

    菱主迷惘的看着远处的高台,那一道道气芒冲天的身影。

    每一个气势远超于她,都是一尊尊无法想象的存在。

    “你有什么想说的…”

    苏青衣颤声道,“你乃九霄神军后代,与我黑暗天域守护一族,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你若有想说的,说与我听…”

    “我后悔了…”

    菱主慢慢走至高台上,看了苏青衣一眼。

    神源锁在大劫之后,虽依旧有禁锢之能,但五官却无法完全封锁,还能听得到,看得见。

    “后悔什么?”

    苏青衣苦笑道,“后悔继承这份曾经无敌的身份么?”

    “不…”

    菱主摇摇头,“我后悔,为何要与他相争?害了自己也罢,也害了菱。不过,我没有遗憾…”

    “我不懂…”

    苏青衣摇头。

    “你有喜欢过的男人么?”

    菱主忍不住笑着问道,仿佛对于眼前的死亡,并未有太多的惧怕。

    “…没…有。”

    突兀的听到这话,苏青衣差点把舌头咬断,突然又想起那个和自己徒弟有约定过的黑衣青年。

    吓得她一惊,怎么会想到那个男人,赶忙将后者从自己脑中挥走。

    “难怪你不懂…我有爱的男人,可惜的是,我一直与他走在对立的境地,最终,无果。”

    菱主微笑道。

    她身着的乃是盛装,全身上下,便是一根发丝,都是经过精心打扮的,长袖衣袍,紫钗玉环,便是其中的一丝纹络,都经过天工般的雕琢。

    可惜,在场的诸多主宰,根本不会在意形象,只会在意她的身份。

    “他是谁?你为宇宙主宰,还拥有九霄神军后辈这等身份,对方应该也不低吧?”

    苏青衣沉默片刻,缓缓道。

    “不低,比我高多了,他就像九天之上的神灵,冷漠而无情,充满神威。我始终觉得我就像地底深处的爬虫,从头到尾,就像爬到地面上,想要看得清晰些,可惜,九天之上,太高了,每当我以为自己看清晰的时候,就越模糊。”

    菱主忍不住摇头轻笑。

    闻言,苏青衣愕然。

    在场当众,这位菱主顶多算个弱者,若是在有一个宇宙纪元后,那位中央大宇宙都只能跪着喊爸爸。

    “你看低自己了。九霄神军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弱!”

    苏青衣愤然道,“你现今的境地,完全是因为你并未完全觉醒和获得九霄神军的力量!”

    “最初就是这般认为的…可惜,经过了一些事情后,我虽一直在进步,但这种想法,却并未改变过。”

    菱主依旧笑道,笑容有种春风和煦的感觉,“女人嘛,总是不想在自己爱的人面前,表现的太无能,只能用强硬的口吻,来让对方觉得自己是有用的,有能力的。否则,只能被抛弃。”

    “我不懂,也不懂情爱…”

    苏青衣双手捏紧几分。

    “爱情对着宇宙中的泛泛之辈来说,是廉价品。对于他这等人物来说,那是亿万无一的昂贵品。”

    菱主幽幽道,“买不起啊…”

    不知为何,苏青衣感觉对方这话有些可笑,但又笑不出来。

    高台上,乱象弥生,虚空中炸裂光刃万千,一步步走上台阶,神源锁链愈发紧致。

    “他是谁,来自哪儿?你若有话想说,我可以帮你说……”

    苏青衣放开手,一股虚无的能量,如同激荡的水纹,从后者身上散去。

    一杆神枪,从虚空炸裂而出。

    众多主宰见状哗然一片。

    看来这斩杀的方式,果然也与众不动,还要用这九霄神军中最为响当当的帝器,九霄神枪。

    倒也是,逸伽罗天阙神源锁的威力,便是大宇宙的那位,也无法将其斩杀。

    只有以九霄神枪,这等本源帝器,正好能够斩杀被神源锁禁锢的生灵。

    “话?不用了,说起来,这一刻我也等了蛮久了…我倒是希望我就这么死了…他什么都不知道最好…”

    菱主说的话,让苏青衣彻底搞不懂。

    好歹也身为一方宇宙主宰,九霄神军的后代,怎么会就这么希望自己死了。

    枪从虚空炸出,强大的气波,已经让苏青衣无法忍受,只得从台阶下去,死死看着。

    与此同时,无数感知,和视线,同样观望着。

    神枪轰击而下,于头顶直穿菱主…一片片世界碎片,化作尘埃,在空中沦为黑暗…

    菱主闭眼,嘴角微笑。

    然而,在神枪穿透那顶端的时候,却忽得停住了。

    天空中,一只虚无手掌,不知何时,窜了出来,握住神枪,伴随着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

    “我不允许,谁能让你死?乔清菱,这就当是你最后一个要求!”

    下方领主闻言,微笑凝固,脸色苍白无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