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最强主宰 > 第343章 暖床是女奴的职责
    万界商城。

    碧蓝青空下,是一派繁华盛景,衣着各异,同时操着不同口音的异界人士,来往于商城中各大街道。

    远处的悬空阁依旧漂浮在商城中央,层落分布如金字塔,遥遥望去,隐约还能看起其中有人影来往。

    “主人可是有好些日子没来了。”

    悬空阁最高层,邀天盘坐于塌上,四周烛火明亮耀耀,帘帐随风影动,帘帐内只得见人影寥寥,似有仙姿出尘。

    “男人与我等女子一般,也当逍遥纵横世间。不拘于偏禺小地…哼,说起来也是气愤,这么久都没来见过我。”

    与邀天对坐的乃是一名身着冰蓝军装,军帽压得偏低,隐约只露出一抹脸庞玉洁轮廓的女子。

    刚开始说话,倒是带着一股子大气,后面说着直接将手中的茶杯捏爆,语气徒然急转。

    “将军看来也是思念心切。”

    邀天微笑着看着对坐的女子。

    身为王天的女奴之辈,又执掌万界商城,她清楚眼前这位女子,算上的是他的女人,上次万界商城遭受异域袭击,这女子还曾出手抵挡了的。

    “我的男人,自当思念。”

    艾斯德斯轻淡的说道,醇厚的嗓音给人一种强势的霸道之气。

    说完,艾斯德斯美眸扫过后者的脸庞,以及那眉心的一朵冷艳至极的花纹符印。

    这位邀天女皇身居高位,本就有一番气势凌人,威压诸生的皇威,加上生的清艳绝伦,在配上这神秘玄奥的符印,更添几分魅力。比之那些媚术大成或是魅惑神通的妖族异辈更加诱人。

    此番与自己对坐畅饮,身着的大红色龙纹腾云秀丽长袍,将双肩连着双峰的完美曲线,以及纤腰臀部弧度展现的淋漓尽致,一举一动之间,与自身的粗放的行径不同,充满优雅高贵,令人凭生征服之意。

    最重要的是,此女是自己男人的女奴,虽说她不介意,因为从另个一方面来说,自己男人的女奴,便是自己的女奴。

    可这女奴的魅力,显然并不下于她,若从男性的眼光来看,甚至还远远超出。

    自己好战,崛于冰荒之地,虽战功累累,但经历也远不如这位执掌万界商城,还曾为一界之帝王的女奴多。

    好战女子,大都行径粗放不羁,何来优雅精致?大都简单直接,想什么说什么,便是喝酒也属于那种持酒壶倒饮如牛嚼牡丹。

    哪里会如同对方这种,喝酒都是玉指捻杯,衣袖掩面,举止便是一股子雍容华贵之气。

    艾斯德斯想着自己若是男子,怕也得想将眼前这个绝色艳美,高贵冷傲中透着皇尊四荡的女皇给压在身下,狠狠蹂躏。

    “我其实更羡慕将军…”

    邀天似乎知晓后者心中所想,淡笑道,“我性子惯了,喜欢这些繁文缛节,便是身居如此地位,也得装作一番,可没有将军这般来的自由,况且,我身份难改。主人想要看上我,几乎不可能。”

    艾斯德斯在一界修行,早已达主宰之境,那一界天道本源也几乎快吸收完全,好战旺盛的她自然不会呆在原来的世界,所以便来到万界,与诸多强者交锋,可惜打了半天,大都处于天阶至圣,连达到神阶主宰的几乎没有。

    唯独这位邀天,可与之一战,加上两人身份特殊,一来二往之间,也有了几分微妙关系。

    “你不必于我说这种笑话。”

    艾斯德斯摇头道,“男女之间,奴主的身份。他不可能对你半点想法都没有,只不过在他看来,你对他作用更大,不屑于强压于你,想要令你心甘情愿的臣服而已。我不会有芥蒂,你大可放心。”

    “是么?我印象中的主人,对我可几乎没有半点人伦之意。”

    邀天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还有,将军怎么会没有半点芥蒂?”

    “很简单,我打不过你。”

    艾斯德斯简单道,“心中虽不舒服,无话可说。”

    说完,艾斯德斯好奇道:“他真没对你动手动脚?你可是他的女奴,他是男人,你的魅力可不差…”

    “真没有。”

    邀天饮进杯中美酒,淡淡道,“要说臣服,我可早已心甘情愿臣服。主人从未对我动手动脚,倒是有时候我在想,若是…”

    说到这,邀天顿了顿,没有继续往下说。

    “若是什么?”

    “若是…我衣屡尽去,躺在榻上,以主人心性,也不会有丝毫波动。”邀天淡淡的打了个比方。

    “我不相信…”艾斯德斯一只手拿着酒壶,豪放无比的举杯仰头倒饮。

    啪嗒。

    放下酒杯,艾斯德斯用巧舌勾了勾唇瓣的酒痕,似乎想到那天晚上的疯狂,一本正经的说道:“我绝对不信,他也是男人…况且,他是很厉害的。”

    “……”

    邀天白脂如玉的脸颊微微一红,神情并未有任何变化。

    “来做个试验吧。”

    艾斯德斯似乎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我最近心有感应,他应该会来。等会挥去阁中众人……”

    “你想做什么?”

    邀天黛眉微拧。

    “我不相信,我的男人,是你口中那般毫无人伦之意的男人。”

    艾斯德斯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弧度,“等会,你褪去衣袍,躺在榻上,他来了,定然会直接出现在阁中,到时候,我看看他会怎么做?”

    “这不太好吧?”

    邀天愕然无语,“你这法子…”

    “看来,你有些拘谨,放不太开?说起来,女奴的职责,暖床不应该是其中一项么?”

    艾斯德斯看着后者那张高贵皇威十足的脸蛋,眼眸中充满一股奇异。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我从未想过这么做…”

    邀天感觉脸上有些发烫,高傲如她,便是为人女奴,也只是想过兢兢业业,乖乖的替王天管理行事。

    加上对方虽神秘诡测,强如深渊,但也从未对她有过手脚之举,人伦之意。她倒是也乐得自在,虽心中有些疑惑,但从未想过主动去诱惑。

    她对王天更多的心灵臣服和膜拜。

    地元界上千年建立王朝,要论战斗,她经历的不会比艾斯德斯少,只会更多,那么多年来,几乎是一路高歌猛进,才会成就一番伟业。

    便是儿时有过一段青梅竹马的微末感情,也早在各种算计中,灰飞烟灭,从心中剔除。

    至于肌肤相亲这种事情,才修炼的岁月中,早就已经忘却。

    要不是为了让艾斯德斯消去心中芥蒂和防线,她也不会提这事儿。

    毕竟,从地位上来说,对方可是自己的主母。

    现在听到艾斯德斯这种荒诞的提议,不知为何,邀天心中微微有一股火苗。

    “来试试吧!听我的!”

    “别别,我,还是算了…主人看到若是不喜,那我可就惨了。”

    “不会的,我了解他。我可爱的男人,只是在压抑心中的恶魔,一旦释放,他会让你知道什么是天堂。”

    纱帐内,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衣衫落地之声。

    而这时,王天确实也来到了万界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