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最强主宰 > 第342章 我叫昼祖
    “玄天,不可无力!”

    白苍松一惊,一记手刀劈在白玄天脖颈处,生怕后者出声忤逆。

    “多谢守护神大人!”

    白苍松恭敬施礼,最后带着白玄天两人走出房间。

    “守护神大人,玄天哥,以后真的只能做普通人吗?”

    走出房门之时,白洛霜怯生生的问道。

    “是的。”

    王天闭目点头。

    “噢,那可真是可惜…守护神大人都如此说你,那你也只能做个普通人了。”

    白洛霜神情落在王玄天身上,眼眸中有几分悲哀,却再无多余波动。

    ……

    两日后。

    京都,白家别院。

    “这卡里面,有三千万,你离开京都,去别的城市吧。想做什么都可以……枫哥说了,以前你对他做的事儿,他不会与你计较。”

    一家四合院中,染着尘埃和树叶的石桌上,白玄天颓废的坐着,酒气冲天。

    对面却是一位姿色清丽的佳人,神情微微有些冷淡。

    说完,她将卡放在石桌上。

    白玄天一动不动,一日前,他修为尽数归零,在祖界无法修炼,全身仿佛堵塞住了,又被逐出师门,现在连进去都不敢进去。

    一进去便是耻辱。

    “别固执了,你父亲,白叔叔已经将家族事务转移给三叔,也就是枫哥的父亲,枫哥被白爷爷钦定为下一任白家家主。”

    白洛霜微微叹口气,“你也别有多余的想法,此时枫哥和远非之前。得到天王墟的看重,甚至地球联盟的器重,前途不可限量,这是那位下的结论以及警告。”

    那位的结论一下,白家已经无人敢重用白玄天了,只打算让他尽享余乐便行。

    “那你呢?”

    白玄天呢喃道。

    白家人尽数都知,白洛霜并非白家之人,和他乃是天作之合,自小便跟随在身边。

    “我?白爷爷让我辅助枫哥。”白洛霜淡淡道。

    “你答应了?”

    “她当然得答应!”

    白洛霜正打算开口,庭院中,突兀响起一道清朗雄浑的声音。

    一名身着白色西装,英俊帅气中带着几分儒雅,眸中闪烁着自信的神采的男子,带着几名黑衣大汉,走进四合院中。

    “洛霜妹妹现在算是我的人,和你已经没有关系了,此番我吩咐她前来,给你送卡,也算弟弟对哥哥的一番心意。”

    白枫淡淡的看着眼前合格颓废无比的人。

    白洛霜皱眉不悦,却并未回答。

    白玄天脸色涨红,虽然对方没有直接羞辱他,但一字一句都透着羞辱的意味。

    “你这等废物,凭什么…”

    白玄天低吼一声,额头的青筋密密麻麻隐现,狰狞可怖。

    “废物?你还敢用这种口吻和我说话?”

    白枫诧异的看着后者,旋即挥了挥手,淡淡道,“打他一顿,差不多就行了,认不清现实的人,就该被打醒!”

    “是,白少爷。”

    后面几位黑衣大汉,搓了搓手,上去便是一顿暴揍。

    足足打了十分钟。

    “够了!枫哥,你做的差不多了吧?”

    白洛霜神情有些不忍,淡淡道。

    “洛霜妹妹求情,那当然是差不多了…跟我回去吧。你应该也知道,打他一顿,是对他好,免得整日酗酒无度,和我当初一般。那时,他也是这般教训我的。”

    白枫轻轻一笑,对着黑衣大汉挥挥手,和白洛霜并肩离去。

    幻影重重的视线中,白玄天仿若见到两人依偎在一起,心中怒火腾烧!

    哗啦啦!

    大雨滂沱而下,冰冷的雨水,却怎么也将他心中的怒火浇不灭。

    “老天爷…你为何这么玩我?”

    怒吼声直冲天霄。

    泥水飞溅在他全身,宛若一个落魄至极的叫花子。

    蓦地,他疯狂的冲出门外,向远处奔去,此次山涧环绕,算是一出极佳的养生之所。

    不知不觉中,他来到一处悬崖边上,隐约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站在远处的石亭上。

    白玄天不管不顾,一步一步站在悬崖上,瞭望远处京都万丈红尘,只觉心中绝望一片。

    “白枫…洛霜…你们…凭什么就这么否定我…改天换命…呵呵…真是可笑…”

    低喃如手上的孤狼,在角落中发出呜呜不敢的低语。

    “力量…谁能给我力量?”

    白玄天眼中怒火满盈,极度不堪的看着远处。

    低语淹没在大雨中,然而,这时,一道声音忽然响起:

    “我有力量,你,有灵魂么?将你灵魂给我,我赐给你匹敌天下的力量!”

    闻言,白玄天一愣,转过头,将视线落在远处的石亭之上,那是一道身着白色衣裳的人影,寥寥站在亭中,却散发着一股不属于这世间的气势。

    “你,你是谁?”

    白玄天怔然。

    人影转过头,平静的看着他,淡漠的语气,让人感觉不像人类:

    “我?我叫昼,来自…祖界。你若愿献出灵魂,奉我为主,我便赐予你力量…你心有怨恨伟力,可成就一番天地。”

    “昼?来自祖界?”

    白玄天喃喃道,祖界高人甚多,大凡界之上,还有古界神灵。地球有传闻,那位守护神便是很有可能就是其中之一。

    而最高等的夜祖,则神秘莫测,无人见过。

    这位传说中的创世大能,拥有的力量,连想都无法想象。

    “你是谁?你凭什么这么说?”

    白玄天全身在颤抖。

    “曾经,祖界也有个生灵,如你这么般问,后来臣服于我…”

    人影淡淡道,“他叫巫,现名为巫神。”

    “巫!”

    白玄天脑中闪过一道神光。

    祖界中,最为强大的种族,便是巫,一族独战六界,一神可当六神。

    也是最神秘不可测的种族,传闻,巫信奉的便是那位创世夜祖的对头,昼祖…

    难道…

    不敢多想,白玄天激动万分叩拜道:

    “玄天愿臣服老祖,灵魂拿去便可,只要你能赐予我力量…”

    他现在无任何希望,连那位守护神都断定他只能当凡人,神坛跌落,这一周来几乎看尽世间一切丑恶。

    嗖!

    他话音刚落,一记白光落入眉心,伴随一道冷漠声音传来:

    “善,我在人间需要一位仆人,从此,你续人间在巫族香火。巫族与人族不两力,从此,你将非人为巫。”

    “你当建立势力,传承巫族。你不甘,怨恨,不屑之人皆可杀,便是推翻这个世界,也无不可。”

    “若被屠,则是你无能,五十年后,若是无作为,你亦当灭。我只会寻找下一任仆人,不会救你。”

    听到这话,一股疯狂蔓延至白玄天四肢了,果然疯狂。

    如今之地位,如今之惨状,如今之境地,人巫如何,他已不在乎。

    “玄天明白,叩谢昼祖大恩。”

    白玄天抬起头,炙热而疯狂的眼神想要寻找那位昼祖,却发现已经了无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