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最强主宰 > 第285 你看不到我为你伤心的样子…
    王天并是不一个不懂女人的男性,而是不想去懂。

    以他的身份,年龄和经历,也不需要去懂这些,更不会去在乎这些。

    所以当夏婉筠说完的时候,王天微微顿了几秒,才缓缓道:“你可能想错了…”

    “这亿神香,里面已经有记忆了。”

    王天指着那花朵之中,淡淡道。

    闻言,夏婉筠怔了怔,有些无法理解。

    “这里面一共有三千三百三十三瓣花朵,每一瓣花朵都代表一段记忆轮回。已经封存过一个女子的记忆了。”

    王天随口说道,“这忆神香,本身只是一种封存记忆的容器,因为其花种蕴涵着人生万世,欣赏之时,便能每每感受到别人的一生,而出名。其实有极少人会将它当做一种封存记忆的手段。”

    “封存谁的记忆?”

    夏婉筠忽然问道。

    王天沉默片刻,并未回答。

    这亿神香,曾是他混沌神国中,许多神妃都喜欢的一种奇花。

    而这束亿神香中,蕴涵的自然是那位和夏婉筠相似的神妃的记忆。

    那是一段很让人无奈结局。

    神妃自知将会在神劫下陨灭,便是王天也就救不了她,最终只得凄婉的对着王天提了一个要求。

    那是神劫前夕的一刻。

    “雨妃知晓自身时日无多…只期望,您能够用亿神香,将雨妃的记忆封存下来…”

    “为何?”

    “我不想您忘记我…以后,您定然还在寰宇内,纵横天宇,也定然会遇到比雨妃更好的女子…可,雨妃真的不想您忘记我,希望,您能原谅雨妃这点私心…”

    “亿神香生长在混沌之源,传闻能不受神劫的侵蚀,存留下来…这是雨妃唯一的要求…”

    “希望,您以后见着这亿神香,能够记住,曾有一个女孩来过您的心中…住过一段时间,虽然不长,但很满足。”

    ……

    温婉的女儿家柔声轻语,仿佛缭绕在耳畔。

    王天最终答应了。

    神劫之下,没有那么多俗套的转世,灵魂惧灭,没有半点转世的可能。

    传闻能够抵挡神劫的亿神香,算是为数不多,能够存留记忆的一种神物。

    可惜,这亿神香并非传闻中的那般,能够完全抵挡神劫,原本数万片花瓣,最终只留下这寥寥三千三百三十三瓣。

    并且,因为神劫的劫力的原因,这些花瓣,也会越来越少。

    而那位女孩儿的音容笑语,也会逐步消失在尘世间。

    有种无敌,是很寂寞的。

    王天轻轻一叹,他自无敌,却不能完全赐予身边的人。

    他身上便是最弱一丝的源力,不说凡人,便是那些各等仙神,宇宙主宰,都无法承受。

    没有那个种族的女性,能够承受他的源力。

    只能通过十荒帝神印,施加一丝丝在印中,勉强供人趋势,那印,便就是帝皇奴印。

    所以,只能通过外力,来让身边的人变强。

    但,便是这样,那帝皇奴印,因为他本身力量的原因,会有无数规则禁锢,连灵魂都被自己掌控,若是对外人,这无所谓,但对自己的女人,也用上这等奴印,则会有极大的间隙。

    而且,神劫之下,帝皇奴印因为蕴涵他本身的源力稀少,也同样承受不了。

    只能当做一种制服的手段。

    想让身边的人,在神劫之下保存下来,是不太可能的。

    无敌,总是寂寞的。

    勾起的这些回忆,让王天心中略显阴郁,转瞬即逝。

    “我明白了…是她吧?”

    夏婉筠沉默许久,说出了心中的那个想法,“你以为…我是她的转世?所以,想用这些花朵,唤醒前世的她?”

    “…不,她已经死了,没有转世。”王天平淡的回答道。

    闻言,夏婉筠愣了愣,心中莫名一疼。

    “你们两人,是有几分相似,给你这亿神香。只不过是想给你看看……”

    王天淡淡道,“这里面有我和她的回忆,你不是说,想了解我么?这里面就有…”

    有些时候,其实死去的人,并不痛苦。

    活着,才是真的痛苦。

    只不过对于王天来说,这种痛苦早已习惯,挠痒痒都算不上。

    对于普通人来说,见着心爱的人死去,自己只能沉溺在记忆中,本身就是一种莫大的痛苦。

    至强之人,必定拥有至深之情。

    这痛苦自然更甚。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些情感或许过几年,十几年,就会淡忘,但对于越强的人来说。

    一旦有情感,那便可能永生无法忘记。

    那玩意儿,情感动摇,直接影响自身所掌控的法则大能。

    云霓的姐姐,堂堂一介宇宙主宰,最终为了那个‘天’,舍弃主宰之位,苦苦寻觅万世轮回。

    可见一斑。

    这种情感,也并非全指男女之情。

    而是一种执念。

    许多宇宙主宰,摒弃男女之情后,冷漠无心,依旧会苦苦追寻更高层次的存在,追逐的执念,便会永远留在他所衍生的一切大道法则之上。

    同样,有些时候,接受并非幸福,也是一种痛苦。

    “你的意思是…”

    夏婉筠听到这话,心中懵了懵,让自己了解他?

    “我并未将你当成她…”

    王天淡淡道,“我没那么无聊,也没那么愚蠢,你是你,她是她……”

    对夏婉筠这么好的原因,真的很简单。

    因为雨妃的原因,对这类性格本身偏爱喜欢,加上容貌相似,自然就是喜欢了。

    更是一种喜爱吧。

    他心若顽石,但事实上……

    无情如何追逐大道至上?

    所谓太上忘情,根本特么就是空话,当你在追寻的时候,这便是一种剧烈的情感执念,除非你不去追逐,那忘情还有何意义?

    王天曾问过,一位以杀戮至上,只手屠尽亿万生灵,一辈子没有碰过女人的宇宙主宰。

    那位主宰,拥有太初级宇宙便多达万数,算是颇为强劲的一位宇宙主宰。

    “我真想不通,为你这等连铜雀台都能够创立,收揽作用无数女性的种马,能够成为主宰之帝?”

    那位杀戮主宰如是问道。

    “而我,心中唯一,杀天成道,万物不屠,无情无义,心中只有唯一,却无法成为主宰之帝?”

    王天没有丝毫思索,当时还搂着两位神妃,只是冷漠的注视着那位阶下囚,淡漠道:

    “你的唯一,便是情,便是执念。执念既为情,你所谓的无情无义从何而来?”

    “况且,畜生都有情,若无情,你岂不连畜生不如?”

    “一个连畜生都不如的存在,如何能够成就为主宰之帝?”

    三句话将这位杀戮主宰,说得口吐真血,自爆而亡。

    世间,不存在真的无情无义之人,只不过是寻道之人,标榜自己的口号而已。

    夏婉筠动了动嘴唇,她不知道王天心中所想,只知晓对方是接受自己了。

    “呜…”

    夏婉筠走上去,抱住王天,低声喃道,“我从未如此爱过一个人,我知晓我和你的差距,我从不求永久厮守,只求共渡这一生……心已满足。”

    幽香满怀,女人的满足,可真简单。

    也很…自私。

    特别是一个聪慧到极致的女人。

    “那你可能会遗憾。”王天淡淡道。

    “遗憾什么?”

    “遗憾……永远见不到我为你伤心的样子。”王天淡然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