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最强主宰 > 第254章 懵逼的紫楹
    紫楹心中有点懵,自己刚才扯着虎皮,狐假虎威吓唬小猫咪,没想到这小猫咪一个变身,直接成为一头虎中霸王,可把她震了个七荤八素。

    御迟灌魂?

    喂喂,那只是我蒙主心,瞎乱想的啊!

    紫楹浑身抖了抖,大氅上的晶玉坠饰响一连串好听的声音。

    转过身,紫楹用一种呆呆的眼神看着王天,双手做恭:

    “我错了。求放过…呜呜呜…求夜祖大人放过小女子吧…”

    虽然在紫楹心中,这古神界,只是一个小世界,对方只是一个小主宰,但也是主宰啊。

    在这个世界可是无敌的存在,况且,以自己这点实力,还不任人碾压?

    速度认错,建立友好关系,自己可还要在这个世界逃难啊!

    紫楹心中腹诽,丫丫的,没想到,在这飞仙池,竟然还真碰到真人了,我还以为是个童颜鹤发的老头儿,没想到长得还这么俊美…

    后面两个飞翼小仙女也傻乎乎的看着王天,懵懵的。

    又看了看这位平时高冷范,时不时就摆出大姐姐姿态,一副我很牛哔的紫楹姐姐,现在竟然这么麻溜的道歉,还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就有些傻眼。

    你的节操呢?

    “放过,你偷窥的事儿,怎么说?擅闯禁地的事儿,怎么说?既然你也知道主宰,自然也明白,主宰之威,不可犯。你犯了,现在我就问你,怎么说?”

    王天淡淡道,平淡的语气,带这一股森冷,仿若下一刻就要将她灭了。

    闻言,紫楹心中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虽然之前话说的轻松…什么小主宰,可那是放在自己的星球里面,有老爹庇护着,这么个小主宰,她当然不在乎。

    可现在自己不再家啊。

    便是最低等的位面主宰,也好歹是一个主宰,拥有决断别人生死的权利。

    现在这可是一个独立的小世界,能够成为主宰的,还是那种开天辟地出来的,可都是些冷漠无情,狠辣果决的牛人!

    “难道正要完蛋了?”

    紫楹偷偷抬起头,瞄了王天一眼,却正好看到对方那双冷漠的眸子中,散发着股股威寒。

    诶?不说,这夜祖冷着脸,还挺好看的…

    你个蠢货,这个时候,想这些玩意儿是脑抽了吗?

    紫楹心中怒骂自己,旋即一片冰凉:果然,我就说,不是这么卖卖萌,扮扮可怜就能糊弄过去的…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紫楹想到自己这一路上逃亡的悲惨经历,就忍不住戚戚然。

    先前逃去过好几个世界,因为身上还带着几个牛哔的护卫,倒也不怕那些主宰,可后来追兵来袭,不仅将那些世界毁灭了,连带着身上的护卫也没了。

    底气?早就不知道跑到那个沟沟里去了。

    紫楹双眸亮晶晶,闪烁着泪光,盯着王天,用一种糯糯可怜的语气说道:

    “夜祖大大…您,这个世界还有劫难,现在正是用人之时,就放过我吧,而且,我还有可以延缓灾难,甚至避开灾难的宝贝噢~”

    她已经很久没有用出这种语气了,一般在小时候和老爹老妈撒娇的时候,才会用到。

    虽然次次屡试不爽,可现在眼前的人,可不是她爹。

    而是一个冷漠无情,杀伐果断的主宰。

    诶,希望这个主宰,不是一个绝欲断情之人。紫楹心中默默道。

    听到这话,羲,郢等六人,也走上前来,恭声道:

    “夜祖,劫难在即,天道与我等时有感应,此女颇有机敏,身怀至宝,若真能延缓劫难,甚至避开,对祖界未必没有好处。”

    紫楹闻言,顿时泪眼朦胧的看着六人,她天生具有非凡的亲和力,来到这个世界,所以与这六人已经有不错的关系。

    没想到,此时竟然会给自己求情。

    呜呜,这个世界真是充满人情味,连这六位顶尖至圣大佬,都如此善良…

    紫楹心中非常感动,眼眶中也挤了几滴泪水。

    “…劫难不可避,第二次劫难之后,才是世界的立世根基。”

    然而,王天口风却依旧冷漠,“祖界想要成为独一无二的世界,所有的劫难,必须得一一亲自渡过,不能有丝毫作弊行径,否则,祖界没必要存在了。”

    “所以,我不需要那些东西…”

    开天之劫,噬界之劫,融灵之劫…

    一个真正的大世界,必须要经过的几道劫难,王天可从未打算过,延缓阻止,甚至巴不得快点来。

    劫难必然对应着好处,只有一一经过面临,这些大劫之后,祖界六界,才会得到实质性的变化,变得更为强大。

    “……”

    紫楹看着王天,眨巴眨巴睫毛,愣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怎么还有这么傻乎乎的主宰?

    想着去渡过劫难?

    那不是找死吗?

    天殇宇宙何止万数的世界?可经过第二道劫难的世界,一个都没有。不是没人尝试过,而是不可能渡过了。

    现在还有主宰会想着去渡过劫难?

    这么传统的思想,紫楹已经许久没有碰到过了。

    之前遇到过几个主宰,在得知自己拥有避开劫难的至宝后,都巴不得将自己当成祖宗一眼供奉起来…

    这个倒好,别说供奉了,根本就不稀罕…

    怎么有这种奇葩主宰?

    紫楹瞬间有种,自己好像走到某个偏僻原始而古老的世界的感觉…

    而后王天的一句话,却让紫楹欣喜若狂:

    “不过,既然你们求情,那便饶过一罪…”

    可还没开心几秒钟,又听王天淡淡道:

    “饶你闯禁地之罪,那么,你偷窥我,这该怎么说?”

    “偷窥?”

    闻言,后面的郢神眼前一亮,九条尾巴立马竖得直直的。

    她走到紫楹面前,眼波红光流转,声音带着几分勾魂夺魄:“楹妹妹,你看…偷窥过夜祖的果体?快点跟我说说…好看不?”

    “……”紫楹耳根子有点红。

    王天额头也有几根黑线。

    “你跟我说说,我教你一句话,保证可以让夜祖无法惩罚你。”

    郢神身着白色绒毛大氅,厚重的裙摆开叉到脚踝,腰间梳着一根红色的丝带,衣领微微敞开几分,露出雪白的锁骨,长发摊在两边,带着一股别样的妖异。

    可紫楹听到这话,心中却动了动。

    “郢姐姐,要不你先跟我说说,我后面在‘详细’告诉你?”

    紫楹给了‘你懂的’眼神。

    郢神咳嗽几声,以秘法传音,说了一句话给紫楹,无人知晓。

    然后又正儿八经走回王天身后。

    哪知,紫楹听后,脸蛋儿却是涨红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