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最强主宰 > 第190章 赐予
    “我的女人?”

    王天双眸淡然的看着眼前的美女。

    不可否认,对方的气场之强,还拥有精美的脸庞,和傲人的身材,性格鲜明至极,那种藏匿于女王风范之下的小女儿情态,更会让任何人都有一种强烈的征服浴望。

    而且,或许也只有这种女性,才能能够说出这种大胆而直白的话。

    这时,随着天空的激战消失,周围的人群也开始恢复正常,不少人听到这话,顿时一阵惊愕,并嗤之以鼻!

    神情有羡慕,有不屑,有嫌恶,有无奈…

    “这位女王到底是来自那个世界的强者?我好喜欢啊…”

    “好直爽的性格,我怎么就没人一见钟情呢?”

    “不过,这女的是不是也太大胆了?真是有损女子美得!”

    一众人群,有喜欢的,也有讨厌的,议论纷纷,毕竟性格太过耀眼了。

    然而,艾斯德斯却丝毫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对于那些反对的人,直接给了一记女王之蔑视,将对方看得浑身发寒,心中突突不已。

    那眸中的寒光仿佛在警示,若是在多说一句,下一刻你就只能去地狱bb了。

    转过脸,若无其事的她看着王天,低喃出声:“虽然直接了点…但恋爱是怎么谈的呢?真是苦恼,不过,现在可管不了那么多,等回去再问问他们…”

    恋爱的滋味,女王大人从未品尝过,她现在只想和对方安安静静找个没人的地方,施放心中的喜欢,似乎这样就很好了。

    如果对方比自己弱的话,她甚至考虑将对方绑走,绑回自己的世界去,向无数人宣告。

    “你要拒绝我吗?”

    艾斯德斯看着王天,红着脸淡然一笑,“我喜欢掌控比我弱的男人,不过,看到你后,我也想想被人掌控的味道!强者为尊,我觉得你有这个实力掌控我,或许我会有些不适应,但我不会介意这其中的过程…”

    说完,艾斯德斯双手却着王天的肩膀,却紧了几分。

    看着一个冷艳十足,霸气十足的说出这种小女儿家的话,却着实让周围的人有种喷血的冲动。

    甚至不少男人看着这一幕,全身血脉膨胀!

    你能够听到一个高高在上,甚至想让人跪舔的女王,对着一个男人说这种软气十足的话的时候,那是有多让人心动吗?

    刚刚那些被女王冷漠的蔑视而吓得胆寒的男人,心中更是一阵邪恶的想着某些少儿不宜的画面。

    他们可从未见过,女子会说出这种大胆到这种程度的话。

    “哼!怎么有这种不知廉耻的女人…”

    李若尘在暗处,暗暗道,这女人这么强,怎么这么不知羞耻跪甜人家?

    看到一个就爱一个,真是一点都不自爱,若是看到更强的男人,是不是要马上抛弃?

    想着,李若尘就想到那位邀天女皇,心中更是无比烦躁。

    当初,他就是自己的挚爱,邀天女皇背叛的。

    两者性格倒是颇有些相似,只不过邀天女皇更为矜持,当初两人相恋的时候,对方只对她一人,柔情脉脉,对外人也同样这般冷傲。

    却没像眼前这女人,这般大胆直白,大庭广众下,一脸娇羞的就说出这么露骨的话。

    不同的是,当初,他和邀天女皇可是相处不知道多少年,才有那种相恋的。

    哪像这种,才刚见几面,就已经定终身了。虽然,那个男人确实比自己强大太多…

    一想到邀天女皇说不定,就有可能对其他男人这般做,李若尘心中就更加烦躁了。

    再看着对方两人的般配的样子,李若尘心中堵得厉害,更是嫉妒无比。

    “你不用担心…”

    艾斯德斯似乎想到什么,脸上染上一层淡淡的粉红,醇厚的嗓音让人着迷不已,大大方方的说:

    “既然我认定你是我的男人,我便只会对你一个人这样,你就是我唯一的男人。”

    这本让人鸡皮疙瘩起一地的情话,若是换成一个女子来,根本不可能这么大大方方,堂堂正正的说出来。

    然而,这位女王范十足的艾斯德斯,却说得如此郑重和严肃,即便眉若霜雪,脸若粉霞,但语气却让人不容置疑。

    “大舅老爷的…我那七个老婆都弱爆了…这才是真正的女人啊…”

    某个满脸猥琐的古装男子,口水哗啦啦流了一地。

    “此女只因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见?如此不惧礼法之女性,乃我辈之福分啊!”

    “传闻中的一见钟情外加倒贴花痴女,偏偏还带着女王属性,真特么矛盾…啧啧,还真有这种女人?真是可惜。”某个一脸反派的青年笑道。

    一片赞赏外带羡慕嫉妒的光芒,从人群中散出。

    然而王天却并未点头,只是淡淡的看着她。

    这个女子,着实有非同寻常的魅力。

    让他颇感有趣…也只是有趣而已。

    “这个,给你吧,至于做你的男人…”

    王天忽然笑了笑,那种几如雕塑般的完美脸庞,加上这种清淡中带着点点冷漠寒霜般的笑容,几乎瞬间让艾斯德斯脸红一片,双眸怔然的看着。

    她最喜欢这种笑容了,看得有些暂时性的发怔。

    以至于,连王天将手掌的虚无吞炎挥手送入她身体,也没有发觉。

    “融…”

    王天口中淡淡吐出一个字,旋即指尖轻点,便抹去虚无吞炎固执的意志,化为一片混沌,融入对方的血脉之中。

    “唔…这是什么?”

    艾斯德斯大吃一惊,血液中传来的庞大力量,以及寸寸裂断的痛楚,便是让经历过无数战斗痛苦的她,也不禁微微皱眉。

    王天却并未解释,指尖的光芒,带着虚无吞炎融入对方的帝具‘魔神显现—恶魔之粹’血液中。

    若是按照寻常手段来说,能够吞噬万物火焰,虚无吞炎,和对方的冰之帝具是两种相反的属性,而且还是两个世界的规则力量,几乎没有办法融合。

    当对于他来说,这世间,不存在任何不可能的事情——除了某一件事。

    “嗯哼…”

    几乎撕裂灵魂的痛苦,让艾斯德斯雪白粉玉的鼻尖,也忍不住轻哼声,意志坚定的她却能够忍受。

    没够几颗,两股庞大的俩领相互融合,血迹呈现一种冰黑色,鬼魅而强大。

    “这是…”

    轰轰轰!

    一股凝如实质的气势,从她身上骤然爆发,冰蓝色中燃烧着腾腾而起的黑色烈焰,缭绕全身,将她衬托的几如冰之黑暗中的冷艳女王。

    “好强大的力量…”

    艾斯德斯手腕一转,一抹冰花中间燃烧着黑色火焰,便出现在她手中,那种极度如死亡般的危险,让周围的人群下意识脸色大变,噤若寒蝉。

    那冰冷中带着无尽吞噬威能,甚至散发着一丝凝如法则的至高真意,让人如见至圣般。

    “做你的男人就算了吧,我有些欣赏你……不过也仅此而已。”

    王天淡然道,“就此别过吧!”

    说完,王天便转身,慢悠悠,朝着中央的悬空阁走去,身影淡淡消失在视线中。

    能够遇到一个欣赏的女性,着实不易。

    至于给对方虚无吞炎,当做一场机缘而已。

    于他来说,这等机缘,不过眨眼可成,不足为道。

    他若喜欢,天地混沌,不可拦阻,他若厌恶,圣人主宰,皆为蝼蚁。

    想给谁便给谁,想夺谁便夺谁,不过率性而为罢了。

    艾斯德斯看着王天的背影,却有些不知所措,呆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