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最强主宰 > 第178章 凌祖天的最后一手
    乔清菱怔然望着那雕塑,并未跪下,而是有些颓然的扶着旁边的石柱。

    她想不通,为何这位昼祖的雕塑,竟与夜祖一模一样。

    这时,山垒上方虚空震动,一道黑雾缭绕的人影,缓缓从里面走出。

    随着这道人影缓缓降下,天空隐约暗了几分,下方的巫族众人也倏地跪下叩拜。

    山垒外面的巫王,更是惊骇的看着那道身影,欣喜过望喃声道:“巫神来了!这位人族天骄看来真的被昼祖认可,巫神前来,莫非是亲自收她为徒么?”

    这人影虽然同样是被黑袍披裹,但却极为高大,身姿伟岸之巨,至少有三米,宛若一个小巨人。

    他缓缓降落在山垒里面,凝望着下方的乔清菱,声音带着一丝惊色:

    “昼祖看中之人?”

    这雕塑同样乃是他亲自雕刻,耗费极大的力量,只有得到昼祖认可之人,才会引威压意志。

    然而,乔清菱却默不作声,脑中混乱一片。

    为什么两人雕塑相同?难道王天还有一个同胞兄弟。

    为什么种族又要相对?

    还自相残杀,成为天敌?

    若是用一个人,那未免也太恐怖了!王天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六族和巫族的关系又是什么?

    幕后黑手?

    一个夜祖已经强大的让人无法理解了,为何又来一个昼祖断绝我好不容易升起的一丝希望?

    乔清菱就这么望着,双眸痴迷的同时,又充满无尽的茫然。

    旋即,她看向旁边的巫神。

    这位,便是巫族的至高存在,巫神么?

    气势果然比那位羲神还要强大。

    可这位传说中力压六界,开拓浩瀚巫族的巫神,和昼祖又是什么关系?

    这一切都让乔清菱,感到无比困惑,害怕的同时,又不敢往深处思索。

    巫神皱眉看着这位人族,既然祭拜昼祖,说明已经放弃身为人族的信仰,他可杀可不杀,但对方拥有如此天资,自然当为巫族所用。

    正当他要说话的时候,庞大的山垒宫殿中,从阴暗处缓缓走出一道白芒披身的人影。

    “十万年了,巫,你发展的不错…”

    平淡中带着一丝主宰天地的冷漠声音传来。

    闻言,山垒中的两人全身微震,下意识的愣神片刻。

    旋即,在乔清菱震惊的眼眸中,那位巫神豁然转身,全身巨颤而跪,口中发出嘶哑低沉的兴奋之声:

    “昼祖大人,您终于回来了!我等您十万年了!”

    这话顿时让乔清菱睁大了眼睛,看着那缓缓从阴暗之处走出的白芒人影。

    脑中宛若雷光闪过:果然是他!

    王天缓缓从暗中走出,微微看了乔清菱一眼,旋即转过视线,对着巫神淡淡道:“我交代你的任务,你完成的不错。”

    听到夸奖,巫神高大的身影,颤抖的更厉害的了,仿佛整个山垒都在瑟瑟震动,不过明显是激动的。

    “你…真是王天!”

    乔清菱强压着心中惧然,眼前的人虽然和那个王天一模一样。

    但却有许多的不同,那个王天,全身微微散发着淡淡的金芒,充满神圣。

    而这个,却是全身散发着白光,昼如烈日,气势却更为强大。

    她当然不知道,这乃王天的第二重真身效果。

    先前在神殿之时,连真身都未显露。

    但乔清菱却是见过第一重真身的王天,还不止见过一次。昆仑山下和天洛海心岛都见过。

    “真没想到你会到这里来…”

    王天有些无语。

    他没想到,自己的身份,竟然被乔清菱发现了。

    不过无所谓。

    这种身份,即便对方说出去,也没人会相信。

    他来这里,另有要事。

    旋即,王天不在理会呆愣的乔清菱,而是看向的雕塑,冷漠道:“那位巫鸦凌祖天,是你的后人?”

    “算是…”

    巫神起身赶忙回答道,“但不完全是,他于八万年前,出现在我巫族中,也引动这雕塑意志,其天资堪称万古无一,于是我便赐予他巫族身份,收他为义子,对抗六族,这几万年来,他也做出过极大的贡献,给六族造成极大的损失!甚至培养一批逆天人物,消弱对夜祖的信仰,即便没有拜入巫族,但却给六族带来不可磨灭的损伤……”

    旁边的乔清菱听到这话,脑中顿时晕乎乎的。

    那位凌祖天听着这意思,明显就是信奉昼祖的巫族,先前攻入炎煌神殿想要逆天而上,颠覆夜祖。

    若不是王天出现,那天麟兽指不定会将人族毁灭。

    那,这算是什么?

    凌祖天明显是信奉昼祖,也就是信奉王天的巫族天骄,可王天为何要出现呢…

    又当坏人,又当好人?

    而且听这话,无论是那位凌祖天,还是这位巫神,肯定是不知道王天夜祖的身份的…

    想到这里,乔清菱有些恐惧的看着王天,第一次发现对方如此陌生而不可揣测。

    然而,王天听到这话,却摇了摇头,淡淡道:“此人,确实有些智慧,不过,他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也并非信奉我。”

    “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巫神惊骇道,“他不是祖界之人?”

    王天淡笑声,并未说话,掌中虚浮,无尽的白芒,凝成丝线于掌中而出,包裹着雕像,下一刻,一道复杂至极的法阵,骤然出现在雕像上空。

    这法阵刻满古怪的文字,这文字仿佛在阐述这这天地的玄奥,世界的诡策,空中随之震荡。

    “他在雕像中藏了神秘阵法?”

    巫神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昼祖雕像无比崇高,别说去感应,便是多看几眼,巫族中,也无人会做。

    连巫神自己,祭拜之时,也不敢多想,从未想过会有人藏法阵在这雕像中。

    而且根据这法阵的文字来看,并非祖界任何生灵,所使用的文字。

    巫神看着这阵法,万般神念仿佛要将这解析般,然,神念入法阵中,如石牛入海,无半点消息。

    “你不用耗费力气,这法阵并非祖界规则力量,乃是主宰法阵,更高层级的存在,并非你能堪破的。”

    王天看着那法阵,淡漠道,“看来,这就是你留的最后一手了。若是地球再有变,便可回到巫族,通过藏于雕像中的法阵安然离开祖界吧?”

    “这法阵可去往另一个世界?”巫神喃喃道。

    主宰法阵,哪又是什么?

    “是的,一个荒芜,且熟悉的陌生世界…”

    王天心念喃喃道,“我主宰统治的世界,可不是…这么好离开的。”

    然而,巫神和乔清菱两人却不知道他说的什么。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倏然飞动高空,冲向那法阵。

    下一刻,法阵光芒大作,将那人影包裹,空间炸裂般,开始浮现龟裂的纹络。

    “你想干什么!”

    巫神愣了愣,看着那人影,沉声道。

    那人影,赫然是乔清菱!

    乔清菱站在法阵中,身影已经慢慢开始便的虚无,脸上却挂着一丝笑容。

    王天的话,她自然听得懂。

    她注视着王天,眼眸凝聚着水光,玉唇微启:

    “我没曾想过,你会有这般强大…我在你的世界苦苦挣扎,却想超越你,直到现在,我才知道,这不可能。”

    “我不知道你的实力究竟有多强,但在这里我始终无法超越你的…”

    说完,乔清菱绽放绝美笑容,随着法阵一起消失在雕塑的上空。

    “可,并不意味着,我会放弃。”

    “…”

    王天冷漠的注视着虚无的半空,淡漠道:“真是…可爱又愚蠢执着的女人。”

    他激活抽出法阵,思索着本想随手破去,断绝凌祖天的最后生路。

    却没想到乔清菱居然这般做,但他并不吃惊。

    “昼祖,她,她会去哪里?”

    巫神同样有些无语的看着。

    王天转身,背负双手,却并未直接回答。

    “那不关你我之事,法阵已消,凌祖天这个人物,等同于死亡,你安自发展巫族即可。”

    ——

    地球。

    太阳国。

    已经成为青年的凌祖天,悠然走在雪樱山的道路中。

    此时他已经不在华国,身边却多了几名年龄相同的青年。

    这些青年,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磅礴的气势,一个个仿佛纵横数千年的老怪般,无比恐怖。

    “你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裂武魔尊不可思议的看着周围。

    他也重生了,和凌祖天一起,兵解后,在祖界死亡。

    但,却在这里重生了。

    而旁边的几位,大都是已经在祖界十万年历史中,死亡的逆天人物。

    如天璃幻界的青玄灵尊。

    甚至还包括浩然武帝,早就被一巴掌拍死的人。

    凌祖天悠悠一笑:“当年,我培养你们之前,暗中曾取过你们的一魂,留作备用。按理说,一魂是复活不了你们的。”

    “但,当我苏醒后,却发现这些所谓的异世界勇士,拥有完整的灵魂,便知晓,想要复活你们,已经有了办法。”

    “正好,这些异世界的勇士,又是以灵魂进入祖界,既然他们的灵魂可以来到祖界。那么,我们未必不可以,用秘术附身在他们的灵魂之上,来到他们所在的世界!”

    “而这秘术,名为逆魂转生术!非祖界之法!乃我…自创!”

    听到这里,旁边几人微微抽了一口冷气。

    心神激荡的同时,又涌起无尽的豪迈!

    这家伙,存活八万年,布局果然不一般,竟然还有这等通天手段!

    “你们虽身死,但拥有这一魂,便有承载你们修炼数千载的记忆,崛起轻轻松松。”

    凌祖天悠然看着那高耸的雪樱山,淡笑道:“我在祖界苏醒后,便开始为你们的最后一魂,寻找宿主,直到前几日,寻找寄附完毕。所以,便是你们已经死亡,这最后的一魂尚在,却可将你们完全复活。”■

    “虽然,只能复活在这个世界。”

    听到这里,几人微微点头,已经明悟。

    “可经过这几日的观察,这个世界能量极为淡薄,想要恢复原有的修为恐怕很难。”裂武魔尊叹声道。

    “不是还有祖界么?”

    凌祖天微微一笑,“我们现在可是异世界的勇士,非祖界之人。却还可以进入祖界,借助修炼。我们灵魂早已脱离祖界,不在天道的束缚范围内,谁能发现?”

    “那祖界的桎梏如何打破?”

    “当然是借助这个世界的人类…”

    凌祖天双眸微眯,“据我所知,这个世界现今高达数十亿人,远超祖界,控制这些人,过个数年之后,当他们在祖界强大起来,便等于我们控制祖界,取缔祖界任何种族!自然可打破桎梏,取缔一切!”

    闻言,几人又是倒抽一口凉气,纷纷为巫鸦的算计,感到有几分恐怖。

    还可以这样玩?

    “所以,你想统治这个世界?”

    裂武魔尊瞭望雪樱山,沉声道:“而统治这个世界,自然就是扶持一个不强不弱的傀儡,以点破面,所以,你选择太阳国!”

    “不错!不过,其余等地,我皆都派了重要人物,前去掌控要处!这个世界,还是有些力量的。”

    凌祖天微微点头,自信无比。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这时,一直沉默的浩然武帝,忽然出声:“千年前,羲神曾告知过我等,夜祖会带领异世界的人类,进入祖界,也就是说,这个世界,和夜祖有密不可分的关系,若是他发现我等,你还有胜算吗?”

    “他如何能发现我们?”

    凌祖天淡淡道,“谁会想到,你们会全部复活?即便真的发现我们,到那时,我们也已经渗入这个世界,他能如何?灭了这个世界么?那祖界如何发展?”

    “或许你们不知道,祖界马上就会经历劫难,需要无数的人口基底,他不会这么容易,灭了这个世界的。”

    闻言,众人默然。

    祖界第二次劫难,古老的他们,曾隐约中听闻过这事儿。

    “再退一万步说,即便他真的提前发现我们,想致我于死地,我还有后手…可轻易逃脱,无人发觉。”

    凌祖天自信凛然道。

    这话让众人又是一惊。

    你特么还有后手?裂武魔尊嘴角微抽,可真是有些怕了这人。

    “我这后手,同样没人知道…”

    凌祖天微微一笑,谁能知道,自己会在巫族供奉的昼祖雕像,藏了一座另一个世界的传送阵法?

    ——

    PS:我不想再多解释关于主角强不强大的问题,我就算不改,前面也提示过两次。

    PS:至于说乔的戏份多的,她在设定中,就不会死,也不会改变。她不是主角的女人,但却是一名重要的女性角色,你可当成主角的另一种对手。至于说女主的,难道女主一定要戏份多,才叫女主?我让主角上了女主,天天和女主在一起,磨磨唧唧聊家常么?还是唠唠嗑?这样戏份确实会很多,可你们会看么?真是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