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最强主宰 > 第175章 我给了
    “王天!”

    除了乔清菱外,女子也看得清清楚楚,那位被羲神和郢神,称之为夜祖的男人,竟然真的就是王天。

    是那个在地球上同样无敌于世,掌控祖界通道,皮神的诸人,王天。

    “怎么可能真的是他?”

    女子低声轻喃,倾世绝代的完美脸颊布满各种难以言语的复杂情绪,有震惊,有疑惑,有明悟…

    “开天辟地…难道,你真的是他?”

    女子微微低着头,不想去看半空中的难道身影,旋即,她豁然转身,凝视着先前正要祭拜的夜祖雕像,却猛地又一怔。

    刚才视线被天空的骤变吸引,现在看着那雕塑,也不得不信了。

    “夜祖…是他…呀。”

    旁边的叶伊秋华微微张着嘴巴,有点小迷糊,怎么夜祖就成为他了呢?他不是和夜祖有关系吗?会不会是认错了?

    可是看着那位天璃幻界的界主郢神大人,那双眸中的兴奋和崇拜,叶伊秋华觉得这种想法要不得。

    当那凶威滔天的天麟兽,变成小狗在王天身边卖萌转悠的时候,整个世界都仿佛静止几分。

    无数看着这一幕的人,纷纷长大嘴巴看着,即便因为是在极高空,他们看不见对方具体的模样,但是那嫣儿的神秘凶兽仿佛在告诉世人,这位男子的神秘身份。

    “我擦,夜祖…那人该不会就是创造这个祖界的大能?”

    “曰了尼玛个香蕉皮,这么叼?那个小怪兽太没节操了吧?刚才还一副毁天灭地的气势,现在怎么成二哈了?”

    “那两位应该是羲神和郢神吧,能让他们跪拜的人,估计也只有那位夜祖了。”

    “卧槽,好想近距离观看这剧情…可惜。”

    不少人对祖界的历史已经有比较详细的了解。

    大抵知道这些隐藏人物的身份,只是,吃惯群众们,大都以为这是祖界的剧情……

    半空。

    王天一脚撇开天麟兽,看着两人点了点头:“好歹这里也过了十万年了,不用败了,起来吧。”

    说完,王天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凌祖天,淡声道:“看来你不长教训啊…”

    上次在天璃幻界,对方就被自己教训一顿,看来依旧没有死心。

    凌祖天后面的裂武魔尊已经吓得失去思考,颤栗的看着前方,心中一片冰凉。

    沃日…这位老祖宗还真出来了。

    我就说,能够开天辟地而不死的老祖宗,仅仅十万年,怎么会消失?指不定在那个地方看着自己这群跳梁小丑蹦跶呢…裂武魔尊心中懵逼的想到。

    逆天?

    裂武魔尊看着前方比他稍微要镇定点的凌祖天,心中腹诽道,这天,哪有这么好逆?

    “失策了。”

    石化之后,凌祖天回过神来,依旧淡然道。

    见着这一幕的裂武魔尊心中暗道,这家伙到这时候都这么能装…

    不过,我记得他说过,还有后手…

    裂武魔尊心中一震,仿佛想到什么。

    “你莫非是想!”

    裂武魔尊心中狂震。

    凌祖天对着王天的位置,忽然恭敬的弯了弯腰,“能有幸目睹夜祖风采,乃我凌祖天之幸运,此次,败于你之威,我无话可说。不过,这你却依旧阻挡不了我,逆天而行的道路!”

    言罢,凌祖天转身看着裂武魔尊,微微一笑,仿佛在暗示什么,旋即全身骤然爆发一阵光芒。

    无尽的能量从凌祖天体内迸发而散出。

    “自行兵解?倒是好魄力…”

    王天淡淡看着对方。

    万年修为,说散就散,这魄力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知道自己不可能有丝毫生机,还不如选择自行兵解魂归大地。

    “夜祖,羲觉得此子可能没有怎么简单,八万年前,此人就算计我等,后又盗得天麟棍,挣脱天道演算,教导无数强者逆天而行,导致六界动乱,要不是当初我们几位出手镇压,那些人还真不好说…他此番自行兵解,怕是有些蹊跷。”

    羲神皱眉道。

    兵解后,此人连转世的可能性都没有。

    然而,王天只是挥了挥手,“他已兵解,魂魄皆散,在祖界中已经不复存在。无需多管…”

    两人对视一眼,点了点头,并未说话。

    这时,那裂武魔尊看着已经兵解的凌祖天,咬咬牙,全身也骤然爆发一阵光芒,兵解归元。

    好歹也是一位赫赫有名的魔尊,让夜祖灭了,还不如自己兵解来的爽快直接,若是这点魄力和豪气都没有,也枉然纵横这么多年了。

    “这天……哪儿是那么好逆呢?”叹息声从裂武魔尊的口中悠悠而出。

    竟有一丝悲凉和无奈。

    见这两人纷纷消亡,羲神和郢神有看了看那天麟兽,顿时头皮一阵发麻。

    而远处的天麟棍也自动回到王天手中,他随手一甩,便扔给羲神,淡淡道:“下次别在丢了。”

    “是…是。”

    羲神羞愧的低下头。

    “嘿…夜祖大大,你都不给多给人家一点宝贝,就照顾大凡界…”

    这时,旁边风情万种,姿色魅惑众生的郢神娇滴滴的站到王天面前,想拉着王天的衣袖撒撒娇。

    “……”羲神。

    下方神殿的众人,也看得一阵石化惊愕。

    这堂堂天璃幻界的执掌者,竟然在撒…娇?

    王天扯会衣袖,淡淡道:“幻灵族天生灵体,每一个皆是上佳的修炼之体,这已经是最大的宝贝了,你还想要什么?况且,我好像吩咐过羲神给你不少先天至宝了。”

    这六人的性格,他走的时候大都清楚,也不好奇。

    羲神沉稳厚重,执掌大凡界。郢神不拘礼法,喜好自然,执掌天璃幻界。

    荒神豪放大气,执掌荒魔界。娲神善良敦厚,神圣怀仁,坐镇古神界。

    焱神重武好战,执掌焰妖界。翼神淡泊寡情,不喜交流,执掌飞翼界。

    而本身还有第界届,乃是天道界,其实就是皮神所在的空间,没有生灵。

    郢神闻言噘嘴表示不满,旋即又贴上去,笑眯眯道:“夜祖大大,你带来的那些族人中,我收了一个徒弟,要不你多给她写好处呗…”

    羲神听到这话,眼前一亮,这倒是好事儿。

    与此同时,凤晴歌飞上高空,双眸湛亮湛亮的看着王天,将几人请下去。

    高台上,王天站着雕塑前,两侧则是羲神和郢神,凤晴歌一一介绍。

    “夜祖,这位是乔清菱,乃是我人族现今天赋最为优秀的弟子…只用月余便达到许多主人数百年才能达到的境界,且拥有天命灵体…”

    凤晴歌指着乔清菱,语气中充满赞赏,同时,又对完全神游的乔清菱沉声道:“清菱,你且过来跪下!让夜祖好好看看你…”

    闻言,众人屏息凝神,女子则是惊异的看着,觉得这画面莫名有些感人。

    乔清菱木头似的走到王天面前,傻傻的看着对方,洁白无瑕的脸蛋布满惊恐。

    王天…王天,夜祖是王天。这个声音一直在脑中回荡,便是现在看着朝思暮想的人,也仿若在梦境中。

    “清菱,你还在发什么呆!赶紧叩拜…”凤晴歌皱眉看着,之前都极为镇定的她,怎么现在如此失态。

    乔清菱身躯微颤,身体摇摇欲坠,却强忍着心乱如麻,却并没有跪下。

    他是王天,他是自己心爱的人,就算要跪,也不能是以这种关系。

    这时,全场都静悄悄的看着。

    凤晴歌看着依旧发呆的乔清菱,黛眉愈骤愈深,旁边的东土洲三巨头,也愕然的看着自己的弟子,不知到底是什么情况。

    “算了,她不用跪,我不需要。”

    王天摇摇头,淡漠道,语气充斥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闻言,乔清菱抬起双眸泪眼朦胧的看着他,自己苦苦想超越的人,蓦然回首,却早已达到制高点,一个她永远都无法达到,只能遥遥膜拜的位置。

    那自己一直坚持的信念和想法,原来都是镜花水月?

    任凭自己天资如何,拥有万古无一的体质,能追赶的上么?

    然而,王天这话,却让殿内众人纷纷色变。

    “夜祖…清菱是我教导无方,可她是我大凡界人族有史以来,第二位尚在的天命灵体,甚至可以作为羲神的接替者,还望夜祖息怒…”

    三位巨头纷纷跪下。

    凤晴歌也轻声道:“清菱的天赋确实很强,乃是异世界中,最为强大的族人,虽不求夜祖赐予恩德,也还希望夜祖不要生气莫怪,她…心中必定还有傲气,但对夜祖肯定不会忤逆的。”

    几分纷纷求情,甚至连羲神也为乔清菱说话。

    然而,在这时,乔清菱却看着王天,木然道:

    “王天,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成为夜祖,但,我此刻跪你,绝不代表我会放弃我心中的想法。”

    说完,乔清菱骤然跪下。

    她还拥有很多资本…绝不能就这么轻易放弃。

    见状,几人纷纷松了口气,虽然不知道她心中是什么想法,但这无所谓。

    “夜祖,清菱已拜,她天资甚佳,以后说不定可以与我等并驾同驱,不若您指导赏赐点什么…”

    羲神眼巴巴的看着王天,直让旁边的郢神翻白眼。

    “赏赐?”

    王天摇摇头,无语道:“不用,我和她有约定,已经给过她了。”

    “给过她了?”

    闻言,几人纷纷一愣,不明何意。

    便是乔清菱也抬起头,惊愕的看着王天,心中隐隐觉得好像遗漏了什么。

    王天皱了皱眉,旋即随口道:“她当初瞬间达到碎天境,也就是你们口中的天命灵体,便是我给她的,早已经给过了……”

    话音落下,神殿满堂死寂。

    当天王天身份未显露,无人发觉这点。

    然而,乔清菱却豁然起身,死死的看着王天,大脑一片窒息。

    “那,那是你给我的…?”

    口中的声音颤如琴弦,玉齿抖若鼓鸣。

    自己最大的资本,是他给我的?乔清菱脑中轰然爆炸,遗漏的那点终于回想起来,现今以王天夜祖的身份,合情合理。

    根本就不是什么天赐机缘,就是人家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