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最强主宰 > 第172章 裂武魔尊
    祖界,大凡界。

    一名名壮如山岳的擎天巨巫,踩着脚下的山川林海,向着前方的宏伟巨城走去。

    轰咚轰咚!

    整个大地仿佛都在颤动。

    无数的人类,无论是地球来的,还是大凡界的,俱都惊骇的看着那个方向。

    而许多地球的人,大都知道这日便是祭祖之时,所以早就纷纷进入祖界,观望着。

    东土洲炎煌域下属的无数城池,挤满了人群。

    而另一个洲,西阙洲,就只能通过转播看个勉强。

    最中央的炎煌城,能进入的玩家寥寥无几,而炎黄神殿就更没有了,那些守卫随便一个都是飞天境六十级的高层存在。

    所以只能看个热闹,却也兴奋不已。

    “这些天巫怪物好强啊!不知道从哪里来的!”

    “听说是一位自称巫帝的人唤醒的,不知道是不是这大凡界的剧情…”

    “幸好,全都是奔向炎煌城…战斗也波及不到我们这里。”

    “应该庆幸我们等级太低了…人家不屑伤害我们。哈哈…”

    一群人纷纷在祖界论坛上讨论着,连修炼的心思都没有,这对于那些只想游览祖界的人来说,更是就当成看电影了。

    极远处,随着这一名名天巫走向炎煌城,密密麻麻的人影,从炎黄神殿中宛若流光般窜出,身着金色铠甲,手持亮银长枪,冷漠的注视着。

    而同样,在这些天巫最后面,一名最为高大的天巫肩膀上,盘坐着一名白衣飘飘的青年。

    白衣青年面前,还站着一名气势几欲吞天,气武腾飞的灰衣中年男子。

    “巫鸦,一个月…若是凭借这些天巫,想要攻入炎煌神殿,恐怕有些难啊…”

    灰衣中年数量着周围的天巫,摇着头。

    “天巫嘛…只是用来对付一些小爬虫的。”凌祖天缓缓站起身,英俊的脸庞完好如初,嘴角噙着自信的淡笑。

    这时,远处的炎黄神殿的守卫,却和那些天巫战了起来,整个天空宛若核弹爆炸般,布满各色的云彩。

    “你还有后手?”

    灰衣男子似乎听懂对方的语气,忽然问道:“可若你失败了,该如何?想扰乱天机,堪破大道,坐那古神界的主人,成就至高唯一的真帝,不说那位消失的夜祖,便是那那六位,你确定能够敌得过?”

    “我布局万年,并非没有考虑到这点…”

    凌祖天却早有所料,淡然道,“我当初引巫神进入虚空,于六界控制巫族强行厮杀其余五界族人,导致现今六界之主,纷纷进入虚空和巫神大战,他们已经分身乏力。能来出来两个就不错了……”

    闻言,灰衣男子下意识惊骇的看着他。

    现今六界秘闻相传,六界的六位诸神,和巫神在虚空大战,已经消失许多年了。

    没想到,这幕后竟然是他在操纵。

    “如果仅仅是两位诸神至圣…”

    说道这,凌祖天眼眸浮现一丝冷然,“我自有手段对付!若是神来,我便屠神!”

    灰衣男子深吸口气,又问道:“可我听说,夜祖曾降临过,太上浩然宗便是被其覆灭……”

    听着灰衣男子的话,凌祖天淡笑几声,直接打断:

    “谣传罢了…凤晴歌这丫头有点智慧,知道羲神现在不在,想要镇得住这大凡界的诸多强者,只能用夜祖这个更加伟大的存在来慑服。”

    “这太上浩然宗,八成就是她灭的,当初她本就和浩然武帝有仇…”

    “若是…他真的出现,我也留了后手,不会死亡。不过这种可能几乎为零。”

    凌祖天笑容宛若一只老狐狸看待猎物时的那种笑容。

    这时,远处数道流光,于远处天际飞来,加入战场后,便如同切瓜砍菜似的,将那些天巫瞬息毁灭。

    “哦,看来有些大蚂蚁出动了。”

    凌祖天饶有兴趣的看着远处的几道流光,他认得,真是那三大宗的带领的精英骨干。

    “大凡界,人族最强就属这几位了,其余散修大都被炎煌域收纳。”灰衣男子沉声道。

    凌祖天指了指前方,淡淡道:“你去吧,不然这几千年也白白沉睡了。”

    “好!”

    ——

    “清菱,你先进入神殿。”

    雪千泷冷冷注视着前方的身影。

    与此同时,她身边还有两人,剑苍青,武萧生俱都在此。

    下方不远处便是如同蜿蜒山脉般的庞大巨城,及远处坐落着一座精美豪华的宫殿。

    炎煌神殿。

    “这股气…是荒魔的气息…荒魔尊?”

    然而,正当乔清菱要走的时候,武萧生旋即脸色大变,神色凝重至极的看着前方,那位普通普通通的灰衣男子。

    “荒魔尊?”乔清菱一愣,旋即好奇道,“那是什么?”

    “是荒魔界的霸主,荒魔在六界中位列前数,武道肉体实力极为强大且霸道,动辄间便是山川颠覆,海河倒流…我焚焰武宗的开山祖师,便是一位拥有人魔妖三种血脉的逆天强者…”

    随着灰衣男子的面孔愈发清晰,武萧生的面孔愈发苍白。

    “清菱,你速速退下,去神殿中进行祭拜之礼,此人之强,恐非一人能够对付。”

    剑苍生背后长剑鸣动不止,战意盎然。

    乔清菱点了点头,便飞至下方宫殿中。

    她刚走,天空骤然传出一道苍茫笑声:

    “大凡界那些老怪物都死了,只剩下你们几个了……也罢,我裂武魔尊便陪你们玩一玩…”

    声音传来,神殿门前的侍卫,纷纷面色煞白,仿佛背着笑声穿透神魂,晕厥不已。

    便是乔清菱都感到脑袋微微有些眩晕。

    “裂武魔尊?好强的气息…”

    乔清菱深吸口气,目光却坚定几分,往神殿中央走去。

    神煌巍峨的大殿,看似简略,却有种古老而晦默的气息,让人不由肃然起敬。

    道道仿若太古时代的弥音,从四周传来。

    乔清菱心中顿生一股激昂澎湃的心潮,心中涌出无尽的期待。

    “夜祖,创立祖界的伟大存在……人族先驱羲神的先师,传递日月二神…”

    脑中闪过一段段历史宏论,四周均是坐定的神殿守护强者雕像。

    “清菱?没想到你已经来了?”

    远处数十米的高台上,一袭红衣大袍的凤晴歌威严无比的看着缓缓飘上的乔清菱,微微点头。

    “是的,域主大人,三位师尊让我先行祭拜,他们在后方抵御那位裂武魔尊…”

    站在高台之上,乔清菱才看见下方匍匐着无数低着头,气势冲天的强者。甚至有些还是三宗的长老。

    大凡界两洲之地,分东土洲和西阙洲,乃人族栖息之地,此时的强者尽数在这神殿之中。

    “裂武魔尊?又是一名几千年的老怪物么?”

    凤晴歌神色微变,低喃几声,旋即淡淡道:“清菱。你身居天命灵体,又有天纵之资,一个多月便能够达到如此地步,确实有资格提前祭拜,你且跪下,记住,心怀诚念,不可异思,否则必受其祖威噬体…”

    闻言,乔清菱乖乖跪下,双手合拢抚额,跪于下方蒲团。

    轰隆隆的声音响起,仿佛是什么升起,一股莫大的神威骤然倾轧而下。

    下一刻,下方无数的强者,匍匐的更低了,身躯也开始颤抖。

    乔清菱同样全身紧绷,在这神威压力之下,也不禁颤抖起来,却发现全身僵直,难以动弹。

    意识仿佛被这威压侵蚀,难以思考。

    “清菱,抬首,叩拜!”

    但这时,一道清喝让她清醒几分。

    倏地,乔清菱全身力量回归,心中骇然难思。

    刚才那一瞬间,她仿佛感觉自己灵魂被遏制,根本无法思考,若不是被这道清喝惊醒,恐怕整个人就昏厥了…

    ‘碎天境,也难以在这夜祖的雕像之下,支撑么…师尊说过,我太过激进,可能基地不扎实,所以很容易受其影响。’

    不待思索,乔清菱怀揣着崇敬和膜拜,双手对方额头,双眸缓缓抬起,心中仿佛被神威净化,只余一种念头。

    那是一座充满无上威严的雕塑,雕塑刻得却是一名年轻至极,仿若帝神般的俊美男子。

    他身着月色长袍,长发如墨披肩而下,手微抬,仿若在赐予祭拜之人恩泽,冷漠的双眸却又含着一丝怜悯。

    轰隆隆!

    下方列阵整齐的密密麻麻人群,纷纷叩首膜拜,口中念念着句句古老的宏言。

    然而,这一刻,乔清菱脑中却一片空白,双眸呆滞的看着那雕塑。

    脑中回荡着另外一道身影,慢慢和这雕塑重合…

    炸雷般的惊响,在脑中回荡开来:

    “王…天,他是王天!夜祖是王天!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