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都最强主宰 > 第152章 两座仅存的雕像
    声音,是现今执掌大凡界人族气运皇脉的纵天凤帝发出的。

    夜祖。

    一个比羲神更加伟大的生灵,六界尊奉十万年的古老传说。

    为祖界开天辟地的无上存在。

    而人族的兴起,更是和这位夜祖密不可分,羲神就是拜其尊下,得已传道,最终大兴人族之火。

    现今掌控大凡界时间法则的日月二神,也是夜祖当年遗留大凡界的时间之种。

    若无日月二神,现今大凡界依旧昼夜无光,乾坤颠倒,不分春秋。

    这便导致本就寿命短暂的人类,愈发容易死去,想要修炼破碎进入古神界就更难。

    十万年来,强者层出不穷,但碍于时间规则,大都还未登顶巅峰,便已在飞速溜走的时光中老死。

    而那些登顶巅峰的,最终也熬不过时间的侵蚀,依旧无法打破大凡界的屏障,进入古神界,逍遥己身。

    可惜的是,这位夜祖的容貌,却极少人见过。

    凤晴歌迅速落在地面上,连带着后面密密麻麻身着人群,也纷纷落下。

    “羲神座下,第十代弟子凤晴歌,拜见夜祖!”

    这时,那半空中的三人见状,也纷纷落下地面上,微微打量一眼,便觉头晕眼花,赶忙跪下叩首。

    “天擎剑宗,剑苍青,拜见…夜祖。”

    “邀月雪宫,雪千泷,拜见…夜祖。”

    “焚霄武宗,武萧生,拜见夜祖。”

    三人跪伏在地,脑中还回忆着刚才那嚣张至极的浩然武帝,被一拳打成碎片的画面。

    原本还准备大战重伤一场,没想到那浩然武帝死得如此悲催。

    竟然在夜祖面前装比…

    真是死的的惨啊。

    可谁能想到,这里面还隐藏这么一个超级人物?

    尼玛,这可是连羲神见了都得跪下叩头的老祖宗。

    羲神就有万年没有出现了,传闻在虚空和其余六神鏖战巫神……这位夜祖更是就是传说中的人物。

    没想到,随随便便竟然就在这里遇见了…

    这种感觉很新奇…

    三人瑟瑟发抖,看着那道伟岸的身影,只觉天旋地转,不敢多望。

    那太上浩然宗的人更是傻眼了。

    自家老祖宗,就这么被一拳做掉了?

    这才复活不到三炷香啊,要不要这么悲催!

    还是被这位名字响彻六界的超级老祖宗灭了的?

    一时间,他们心神的动荡,趴在地面上,不敢动弹。

    “看来羲那小子,对你们教导还不够到位…”

    王天走过去,捡起湛卢剑,步履之间,充满天地奥蕴。

    闻言,众人微颤,只觉一股莫大的压力,骤然压上。

    凤晴歌摘下凤冠,露出披肩青丝,身躯轻轻颤抖。

    平时只能在仅有的两座雕像上,才能看到的传说人物,现今突然出现在视线中。

    着实有些措手不及,还有些置身梦境般的感觉。

    身为羲神的弟子,自懵懂时期,凤晴歌便是听着夜祖的事迹长大,现今羲神不在大凡界,但对夜祖这个传说人物,却记忆更为深刻。

    王天则在思索浩然武帝。

    天道之下,规则毕竟不完整,羲管理得再好,也总会有些宵小之辈。

    “算了算了,尔等好自发展,别浪费那些…异世界的勇士。起身吧!别跪了,礼数做做就行了。”

    王天轻轻拂袖扫去,一股无形的力量让众人起身。

    凤晴歌抬起玉首,小心翼翼的忘了一眼,顿时一阵窒息。

    这比雕塑还要俊武…过了十万年,他就没有半点变化么?

    到底是什么存在?众人心中打上一个问号。

    “小丫头不要偷偷看…与人对视,要正视其人,怎么连这点勇气都没有?”

    王天看着些偷偷摸摸打量自己的人,不由喝道。

    说起来,都是羲神后辈。

    硬从辈分来说,都是自己徒子徒孙的…

    闻言,凤晴歌面色微红,其余几人皆是如此。

    小丫头…

    身为一名活了近乎万载的老女人,凤晴歌听到这话,感觉怪怪的。

    虽然她容貌和二八芳龄的女子,并无差别,但可没人敢这么称呼她。

    这里随便拿出一个人,貌似都活了千年以上。

    “对了,那什么浩然武帝,口中那个巫鸦是是谁?听着口气好像很大的样子。”

    王天用手指轻轻拂过这漆黑古剑的剑身,却听到阵阵剑鸣从剑刃中传出,充满灵性。

    众人闻言,除了凤晴歌微微色变之外,其余皆一片茫然。

    过了许久,凤晴歌才恭声道:“是巫族的一名神秘人,传闻是巫神的儿子,拥有九万年高龄,却始终突破不了大凡界的规壁,后来脱离巫族,成为一名非巫,非人的生灵。”

    “大凡界十万年来,有很多古老的大能,武帝,剑尊,甚至上一代执掌炎煌域的域主,都与其有莫大关联。浩然武帝,便是这位巫鸦的先师,传闻巫鸦只用了百年时间,便将此人培育成拥有一名武帝资质的天骄!”

    听到这话,众人连连吸气。

    他们对浩然武帝口中那位巫鸦,并不了解。

    在场,也只有凤晴歌微微知晓。

    浩然武帝曾威压大凡界高达数千年之久,却谁也没想到其背后,还有个这么厉害的巫鸦?

    “此人行踪诡异,我曾听羲神说过,在其余五界许多资质逆天,名传万古的魔尊,妖帝,翼圣,俱都和其有斐然的关系。”

    听到这话,众人心中更是无比惊骇。

    卧槽,连其余五界都有关系?

    “且,此人教育出的人,大都性格迥异,不尊世事规则,不畏天道,不惧轮回,看似邪道,却偏偏能够成就一番惊天伟业,甚至连羲神都不放在眼中,对夜祖…也不尊敬。”

    “八千年前,浩然武帝盗取炎煌殿中的青光昊天珠,传闻便是巫鸦所指示…”

    “便是羲神,都无法感知此人行踪。”

    凤晴歌规规矩矩的将自己知道的一一道来。

    听到凤晴歌慢慢道来,众人屏息凝神,脑中刮起惊天风暴。

    现今大凡界,也就这位纵天凤帝,资历最老了。

    按理说,此人培育出这么多牛哔的人物,他们各自宗门,还有无数古籍,为何没有记载?

    细思极恐啊!

    这也就意味着,关于此人的记载,根本不存在大凡界的历史长河中。

    然而,对此,王天却淡淡的哦了一声。

    他闭目思索片刻,旋即摇摇头:

    “一只逃离皮…天道束缚的小蚂蚁,想要超脱六界,进入古神界…算了,懒得出手了。”

    凤晴歌:“……”

    逃离天道的束缚?

    众人惊骇欲绝,尼玛,还有什么生灵能这么厉害?

    六界之中,无人能够逃离天道,便是羲神,也不敢说完完全逃离,只能勉强以平辈对之,与天道长存,日月同生。

    王天想了想,忽然说:“你们不用畏惧,也不用害怕,此人已经重新降生大凡界,人族拥有勇士万千,自行对付即可,好了,我先走了。”

    他此时乃真身状态,大凡界之下,只要想知道的,都可以感应得到。

    说完,王天便消失在原地,空中无半点波动。

    闻言,众人眼中一片茫然。

    唯独凤晴歌深吸口气,喃喃道:“此人,已经降生在大凡界?夜祖为何这般说?”

    ——

    与此同时。

    太上浩然宗数百里外的某个村子中,一名面黄肌瘦的少年,忽然睁开眼睛。

    眼睛中,充斥着无尽的沧桑,仿佛一名经历过无数岁月的老者,又似阅尽人事浮华的智人。

    少年微微站起身,扭了扭脖子,轻笑声,悠悠道:

    “亘古八万载,天道亦无情,可终究是磨灭不了我凌祖天,这一世…天道也奈何不了我,无上大道,成就可期…”

    说完,他起身,走出村子,随手拉着一名精悍的修士问道,

    “能问下,现在是是谁执掌炎煌域域主之位么?现今何年?”

    那修士看白痴似的看着他,无语道:

    “现今祖界十万年,执掌炎煌域域主的,自然是那位威震天下的纵天凤帝,凤晴歌。”

    话中充满无尽的崇拜。

    可少年却微怔。

    “凤晴歌?那个小丫头片子?岁月无情,没想到,这一世会是这个小丫头执掌人族气运之火。对了,能再问个问题么?浩然武帝还在世么?”

    “浩然武帝?”

    修士疑惑的打量他,淡淡道:“在天降山脉,被纵天凤帝诛杀,死了八千年了。”

    “死了?八千年了啊…这一睡,又是万载…”

    少年愣了愣,旋即轻叹道,“浩然,看来你小子也逃脱不了天道枷锁…若是有空,我会去太上浩然宗,看看你…”

    “这一世,该我了…”

    ——

    东土洲,邀月雪宫。

    乔清菱看着一脸兴奋的师尊,冰冷的心,也不由微微悸动,问道:

    “师廴,你为何这么激动?”

    她看着雪千泷,有些不解,平时比自己还冷漠冰冷的师尊,为何此时会面颊泛红?

    一副情窦初开的女儿家模样?

    雪千泷微微咳嗽两声,雪白青丝飘起,红晕退下,淡淡道:

    “遇到,一个崇拜许久的…人物。”

    “崇拜?”乔清菱怔了怔,旋即不可思议看着师尊。

    以师尊在这个东土洲的实力,有人能让她崇拜?

    开什么玩笑?

    “徒儿能问问是谁吗?”

    乔清菱好奇道。

    雪千泷看了她一眼,淡笑道:“说了你也没见过,你可知祖界是由谁劈开的?”

    “唔,我记得好像是夜祖。”

    乔清菱思索道,旋即想到什么不由失声道:“师尊你该不会遇到夜祖了吧?”

    雪千泷微微点头,崇敬道:

    “说出来你可能不行,还真遇到了,十万年前,开天辟地的传说人物,六界至神尊奉十万年的古老存在…”

    乔清菱深吸口气,看着师尊这模样,不由想到,祖界的人物,果然对着祖界的人物,拥有天生的崇敬。

    而作为地球的来客,乔清菱却大都是好奇和尊敬。

    毕竟没有见过这种传说中的无敌人物,也没有经过祖界的历史。

    “对了,夜祖这等人物,怎么没见到大凡界有雕像,供人膜拜呢?”乔清菱忽然问道。

    她从未见过有那个地方,有这位夜祖的雕像,但却听很多人传颂过。

    先前刚来时,那些村长,开口就是夜祖在上…

    雪千泷冰颜微怔,旋即轻声道:

    “并非没有,而是…无人雕刻得出。”

    看着徒弟不解的模样,雪千泷缓缓道出一段历史:

    当年,羲神本想在大凡界建立无数雕塑,以供众生膜拜。

    诡异的是,那些工匠,每当打造出一座雕塑之时,瞬间破裂粉碎。

    便是最为顶尖的强者去打造,也不例外,甚至会受到极大的创伤,重则殒命,轻则被废。

    后来,羲神亲自打造,才勉强打造出两尊,结果便脱力差点挂掉…

    这时,羲神以及许多人才明白,这雕塑,不是谁都可以打造的。

    雕塑形成之时,蕴涵极强的先祖威压,会对打造之人造成极大的伤害。

    至此,大凡界只有两座关于夜祖的雕塑。

    一座在炎煌域的炎煌神殿,一座则立于大凡界神圣之地,日月神宫。

    听完后,乔清菱微张玉唇,震惊道:“有这么恐怖?”

    那位羲神可是大名鼎鼎,被称为神,乃是大凡界直接掌管者。

    连他都只能打造两座雕像?还差点挂掉…

    单单只是一座雕塑,威压有这么恐怖?

    雪千泷双眸浮现崇拜,点头道:

    “等你的实际境界,达到震天境,也就是你们口中的80级,基本就拥有去炎煌殿祭拜夜祖的资格和能力。而不被其威压震废。”

    “……”

    乔清菱点了点头,望向远方,忽然对这个夜祖,充满好奇。

    她想了许久,眸中充满坚毅和爱恋:

    “原来,还有这等强者么?天,等我超越你的时候,我会让你知道,你的世界,不过是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