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656章 杀进去
    “你倒是和唐麟一样,自视甚高,目空一切。”宁江淡淡道。

    “还敢胡说八道。”

    唐飞双眉倒竖,身上涌现出一股逼人热浪,只见他嘴巴一张,直接吐出一条火龙,这火龙无比庞大,足有百丈之长,全身燃烧着赤色火焰。

    “炎龙真诀,唐家身为八大世家最大的依仗!”

    刘通目光一凝,道出了来历。

    炎龙真诀,这是唐家最核心的功法,整个唐家上下,有资格修炼这门功法的不超过十人。据说这门功法修炼到极致,一击之下,能让无边大地化做岩浆,让王者陨落,尸骨无存。

    唐家老祖靠着这门炎龙真诀,在人族九十九州中闯下了赫赫威名,更是名列天榜的大人物。

    这唐飞施展的炎龙真诀,虽然远远没有唐家老祖焚天灭地般的威势,但也有了一些精髓。这炎龙栩栩如生,全身上下翻滚着赤色火焰,巴掌大的一团,都能烧死寻常地武境强者。

    “凭借这一击,唐飞今年有希望成为预备核心弟子之一。”

    刘通点了点头。

    造化学院分为外院和内院,九成九的弟子,都是外院弟子,而只有那么一小部分人,能够进入内院,成为核心弟子。

    比如赤炎王体唐麟,比如重瞳者叶沉鱼,都是内院的核心弟子。

    而在内院弟子和外院弟子之间,还有预备核心弟子。当初的唐飞,他的实力其实有资格通过考核,成为外院弟子之一,只不过他心高气傲,看不上外院弟子的头衔。

    如今唐飞的实力,又进步了许多,或许距离核心弟子还有差距,可成为预备核心弟子,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

    哪怕只是预备核心弟子,也超过人族九成以上的天才。

    眼下这一招炎龙之力,刘通不认为宁江能够挡下,若是能挡下,说明宁江至少具备核心弟子的实力。

    强如造化学院,天骄无数,核心弟子也才十几人,他可不认为一个从东域六州那种小地方来的人,有这样的实力。

    “这么弱的实力,就不要拿出来丢人现眼了。”

    面对这一招,宁江只是一伸手。

    唐飞脸上浮现怒色,正想喝斥宁江狂妄自大,但话还没有说出口,他就感到一股恐怖的吸力从宁江的手掌上涌现。

    “雕虫小技而已!”

    唐飞冷哼一声,控制着炎龙朝着宁江一口吞去,以这炎龙之力,瞬间就能把宁江烧成灰烬。

    但让他惊愕的是,他的炎龙到了宁江面前的时候,虚空突然出现了一个黑洞,把他的炎龙给吞了下去,然后这股庞大的吞噬之力,拉住他的身体。

    “唰!”

    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朝着宁江飞去,无论他怎么挣扎,在这股强横的吞噬力面前,都是枉然。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只蚊虫,面对着龙卷风一样。

    就见他眨眼间飞到宁江的面前,宁江五指一捏,掐小鸡似的掐住了他的脖子。

    “怎么可能?”

    刘通大吃一惊,以唐飞的实力,哪怕是内院的核心弟子,也不可能那么轻易的制服他,要知道从头到尾,宁江只是手掌一抓而已。

    这岂不是说,他看走了眼,宁江的实力,足以媲美内院弟子?而且是内院最顶尖的弟子?

    “不对,应该是唐飞大意了,有心算无心,所以才会败的那么快。”刘通心道。

    “你究竟是什么人?”

    唐飞惊恐的看着宁江,他感觉到宁江的手掌,完全掐住了他的命门,只要宁江念头一动,他就要身死道消。

    而他自己也清楚的明白,自己会落在宁江的手里,不是因为什么大意,纯粹就是宁江的实力远远的超过他!

    这让他心生惊恐,这样的实力,宁江究竟是有什么来历?

    “当年唐麟从东域六州回来,就没有跟你说过,他连我一掌都接不住吗?看来是因为这种事情太丢人,他自己都不好意思提起吧。”宁江冷冷一笑。

    “东域六州?难道说你是那个宁江!”

    唐飞眼中露出震惊之色,他身为唐麟的亲弟弟,深得唐麟信任,倒是听唐麟隐晦的提过在东域六州遇到了一位高手。

    不过当时唐麟告诉他,他和宁江是一番苦战,最后棋差一招,跟宁江说的一掌都接不住,大相庭径。

    而眼下他落在宁江的手里,也是明白,宁江说的恐怕是真的。这样的实力,的确还要远远超过他的大哥唐麟!

    这一下,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宁江会说“唐麟都不敢这样跟他说话”,这不是宁江狂妄,而是宁江有这样的资格。

    “小子,把人给我放下,在我面前行凶伤人,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吗?”刘通喝斥道。

    “行凶伤人?难道不是他先对我出手?你的意思是,我只能被打,不能还手?”面对一位至天位强者的逼问,宁江目光犀利,争锋相对。

    “牙尖嘴利,我也懒得跟你多费口舌,先把你拿下再说。”

    刘通的脸上露出一抹不耐烦,他全身气势升腾而起,如剑一般朝着宁江压去,令人的皮肤都生出刺痛之意。

    他不但是至天位境界,而且比起一般的至天位要更加强大。

    “唉。”

    突然,宁江叹息了一声。

    刘通以为宁江是怕了,冷声道:“到了这一步,你就算求饶也没有用处。”

    可宁江的眼中哪里有半分惧色,唯一有的,只是一种淡漠:“当初沉鱼执意要跟我留在东海,如果不是我劝她,她又岂会来造化学院?却没想到我今天登门拜访,只是为了见沉鱼一面,都要受人刁难,既然如此,我也只有杀进造化学院,否则,我心意难平!”

    最后一句话,腾腾杀气,铿锵如剑,冲天而起。

    从一开始,宁江都没有任何的咄咄逼人,对方说今天有贵宾来访,闭门谢客,那他也不进去,只要求对方通知一下叶沉鱼,他在外面等待即可。

    可就是这么简单的要求,都受人为难。

    若非是他,这造化学院,哪里能够留得住叶沉鱼?泥人都有三分火气,何况在叶沉鱼的事情上,造化学院还欠他人情!

    既然造化学院不公,那他也只有选择最为强硬的方式,杀进去见叶沉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