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655章 八大世家,唐麟?
    “你走吧,叶沉鱼不会见你。”

    灰炮老者名为刘通,此时冰冷的下了逐客令。

    叶沉鱼是何等人物?

    她天生重瞳,来造化学院的第一天,就引起了几大长老的哄抢,须知,那几位长老,都是成名已久,名列天榜的大人物,随便一个人,都有巨大的能量,跺一跺脚,都能引起四方震动。而他们却抢着收叶沉鱼做关门弟子,为了此事,险些打起来。

    甚至还有其他几院的大人物亲临造化学院,想跟造化学院争抢叶沉鱼,最后如果不是叶沉鱼表态,会留在造化学院,恐怕那几大学院会直接动手抢人。

    这一切,都是因为重瞳。

    重瞳太特殊了,传言这种眼睛,拥有“未来视”这种不可思议的能力,可以预知未来,窥探天机,据说拥有这种眼睛的人,乃是上天的宠儿。

    因为预知未来,这是上天才能拥有的能力,一般人哪怕有办法,演算天机,观演未来,都会遭受到天谴。

    天机不可测,测天机者,自古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而五大学院,都想得到这种眼睛。

    当时叶沉鱼一来天域,她的眼睛就让她成为了天域的风云人物。

    这样的人物,哪里是宁江想见就能见的?

    而且像宁江这样的人,他见得太多了,叶沉鱼来造化学院不到一年的时间,不知多少自命不凡,心高气傲的天骄,想来造化学院一睹她的真容。

    在刘通看来,那些人都是不知天高地厚的癞蛤蟆,跟重瞳比起来,哪怕是那种天生王体的人,想要追求叶沉鱼,都不够资格。

    至于宁江,跟那些人一样,自不量力,他看宁江的体质,并不是什么王体,甚至连灵体都不是,只是凡体罢了。

    虽说自古以来,凡体也诞生过诸多顶级强者,可那种人太少了,是凤毛麟角一般的存在,他可不觉得眼前的这个青年拥有这样的潜力。

    “我说了,你只需帮我通知一声,沉鱼自会来见我。”宁江没有走的意思。

    不见到叶沉鱼,他不会离开。

    “嗯?”刘通眉头一皱,瞳孔中射出冷意,“我说了,叶沉鱼不会见你,你是没有听明白吗?你以为自己是叶沉鱼的什么人?叶沉鱼乃是造化学院的瑰宝,同时受到几大长老的教导,就算是造化学院的弟子,想要见叶沉鱼一面,都千难万难,你有什么资格见叶沉鱼?何况是让叶沉鱼出来见你!”

    见叶沉鱼一面,是求见。

    而说叶沉鱼会主动出来见宁江,那简直是无稽之谈,可笑无比。

    叶沉鱼是凤凰一般的人,高高在上,她这样的神女,会出来见眼前这个小子?这根本就是异想天开的事情。

    “既然你不愿帮我通报,我也只有自己进去找沉鱼了。”宁江摇了摇头。

    “嗯?你说什么?”刘通目光眯起,“你敢强闯不成?先不说你的修为能不能进得去,你知不知道,哪怕是天武境王者,敢强闯造化学院,都只有死路一条。”

    说话间,刘通又确定了一下宁江的修为,的确是只有地武境。

    一个地武境的人,居然敢这么说话,他真怀疑宁江是不是疯了,须知,他的修为是至天位,一只手就能捏死宁江。

    “唰唰……”

    这时,远处虚空中飞来一头银色大鹰,伸展翅膀,如山一般。这是一种相当强横的妖兽,名为银翼白头鹰,在这巨鹰的背上,还有着一道身影。

    “刘执事,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巨鹰飞到近前,其上站着一位年轻人,面如冠玉,英俊潇洒,一看就知道是世家之中出来的贵公子。

    “哦?原来是唐飞啊,你怎么来了。”刘通看了他一眼,说道。

    “刘执事,我这次过来是来见一下我大哥,还希望刘执事通融一下,能够给我放行。”这个名为唐飞的年轻人一拱手,同时拿出一个储物戒指,交给了刘通。

    “你小子倒是懂事,好了,进去吧。”

    刘通微微一笑,收下了这枚储物戒指,直接给唐飞放行。

    不过唐飞还没有进去,宁江的声音淡淡响起:“你不是说造化学院在招待贵宾,现在闭门谢客吗?”

    “你不服?”

    刘通冷哼一声,一指唐飞,道,“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他是唐家二公子,更是赤炎王体唐麟的亲弟弟,凭借这一层关系,他可以进造化学院,至于你,哪远滚哪边去。”

    赤炎王体唐麟,造化学院的核心弟子之一,这种天生王体的人,再得到造化学院的培养,未来成为天武境王者,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而且很大概率是那种能够名列天榜的天武境王者。

    对于这样潜力无限的人,刘通也要巴结一下,再者说,唐麟的背景也很不凡,唐家在人族九十九州中,是八大世家之一,拥有相当古老的历史。

    在人族九十九州中,八大世家,仅次于三朝五院。

    “刘执事,这个人是谁,好像对我进造化学院有意见?”唐飞瞥了眼宁江,面露轻视。

    “这个人,不自量力,想要见叶沉鱼不说,居然还说只要报他的名字,叶沉鱼就会出来见他。”刘通摇头道。

    听到这话,唐飞眼中闪过一抹讽刺:“哪怕是我,都见不到叶沉鱼,至于你的话,更是不配,识相点还是赶紧走吧,否则要是让造化学院内一些倾慕叶沉鱼的人听到你这话,少不了教训你一顿。”

    说罢,唐飞便催动银翼白头鹰,要进入造化学院内。

    可就在这时,宁江一句话,让唐飞猛地停了下来:

    “纵然是你亲哥唐麟在这里,都不敢对我这么说话,就凭你,也敢对我说三道四?”

    对于唐麟这个名字,宁江的印象还算是比较深刻。

    当初在东海,他和叶沉鱼分别的时候,唐麟自以为是的来挑衅他,结果他催动日月神瞳之力,一掌就败了唐麟。

    却没想到,现在又碰到了唐麟的亲弟弟,这让他怀疑,这唐家是不是和他命中犯冲?

    “你说什么?你敢侮辱我大哥?”

    唐飞双目冰冷,眼中涌现一抹杀意,“看来不教训你一下,你是不会明白有些人是你招惹不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