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486章 石碑之威,李问禅
    “轰隆!”

    当金蝉子的力量输入到黑色石碑之内,整个石碑仿佛一下就被激活。

    所有人都感觉到,这块石碑就像是一头沉睡了许久的巨兽苏醒。

    恐怖的波动如汪洋大海,从石碑之上铺天盖地的喷涌而出。正在激战之中的四位五星王者和白雨云,一下就停止了战斗。

    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石碑惊愕的看来,这股力量太恐怖了,他们居然感受到了一种压抑,心脏都不由自主的狂跳起来。

    “这是什么法宝?”

    黄祥云等人的眼中全部带着一抹震撼,这股力量,论起强大程度,或许比不上他们彼岸中的八星王者。

    但是其中有着一种凌驾一切的气息。

    仿佛在这股力量面前,其他的力量再怎么强大,也只是臣子,而这股力量是王,凌驾众生之上。

    随着力量不断的涌入,只见石碑之上,那些密密麻麻的蝌蚪文仿佛活了过来,绽放光芒。

    下一刻,一道声音,从石碑之中响彻而起:

    “不灭……”

    当这两个字响起的时候,整片空间都被一股强大的气息笼罩。

    所有的蝌蚪文迅速的涌动,从石碑上脱颖而出,最后一点点的凝练,结合在一起。

    这是一只手!

    这只手掌笼罩在茫茫光芒之中,洁白如玉,毫无瑕疵,在其皮肤表面,有着神秘之极的纹路,仿佛上苍之手,散发着一股不朽不灭的气息。

    天地朽而我不朽,万物灭而我不灭!

    这只手掌在所有人震撼的眼神之中,朝着雷珠抓去。

    “轰隆隆。”

    阵灵暴怒,驾驭雷霆,如海一般落下。

    一道道的雷霆粗大无比,每一道都能重伤天武境王者。

    但是所有的雷霆在接近这只手掌三寸的时候,就全部湮灭,根本靠近不了。见状,阵灵一步踏出,咆哮着一拳打了出去。

    “嘭!”

    但是,在这白玉手掌面前,阵灵的力量毫无用处。

    只见阵灵的身体在一拍之下,瞬间湮灭,然后这白玉手掌,抓住雷珠,轻轻一捏。

    “咔嚓。”

    雷珠爆碎。

    “怎么可能?雷狱珠的力量,哪怕让一位六星王者全力攻击,都要半个时辰才能破掉!”

    黄祥云几人的眼瞳狠狠一缩,惊骇无比。

    “计划失败,我们快走。”

    雷狱阵一破,四人深深的明白,若是继续留在这里,他们所将要面对的局面,将会极其严峻。

    在不死天王还没有察觉到的时候,他们还有逃生的机会,否则一旦被不死天王发现,他们只有死路一条。

    唰唰唰——

    四人极其果断,立刻施展遁法,全速逃去,几乎一瞬间,他们就到了百里之外。

    五星王者全力逃跑,哪怕六星王者都难以留下。

    “不灭……”

    石碑之上,再度响起声音。

    那只白玉手掌朝着四人逃跑的地方,轻轻一按。

    “啊!”

    四人只觉得一股庞大力量,降临在他们的身上,他们发出一股惨叫,吼间一下吐出鲜血,就连他们的身体,也在这一按之下,出现一道道的裂纹,几乎裂开。

    不过一击之后,白玉手掌就缓缓消失,石碑缓缓的恢复了平静。

    “我力量有限,催动不了太久,不过此宝当真了得,现在的威力,恐怕只有十分之一左右。”

    金蝉子吃惊的声音落入宁江的耳中。

    他只是一道残魂,力量有限,如果是他全盛时期,催动此物,或许能够发挥全部威力。

    “哼,算他们逃得快。”

    白雨云冷哼一声,没有去追,以她实力,也留不下四位五星王者。

    这时,她的目光一转,落在宁江身上,美眸中出现一些疑惑:“我刚才……好像感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就在她惊疑不定的时候,一道声音,响彻而起:“小云,好久不见。”

    听到这道声音,白雨云的美眸一下睁大,双目死死的盯着宁江,一眨不眨。

    就在她震撼的眼神之中,一道虚幻的身影,从宁江身上缓缓的出现。

    白雨云一下痴了:“是你……”

    ……

    飞云舟在云海之中,迅速的穿梭,朝着混乱海域赶去。

    经历过彼岸的埋伏过后,接下来倒是一路顺畅,很快就出了陨星海域,进入了混乱海域的范围。

    放眼望去,只见这混乱海域的天空相对比较阴沉。

    而此时此刻,飞云舟上。

    一男一女,似乎梦回千年前,陷入了曾经的回忆中。

    “李大哥,还记得千年前,我们第一次相遇吗?那个时候我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女孩,家中得罪了大人物,受人追杀,是你救下了我。”

    “你说你第一次离开东域六州,进入东海,就与我相遇,我们两个有缘,后来你一路相伴,护我万里,一路上击退众多强敌,如果没有你,那个时候,我早就已经死了。”

    白雨云说起这些往事,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笑容。

    “也是在那万里护送之中,你的名字被人传播开去,就此名列潜龙榜,登临东海年轻一辈巅峰的行列,那个时候,你就像皓月一样夺目,我如萤火,微不足道……”

    “是你鼓励我,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九尺之台,始于微末。你告诉我心怀梦想,终有成王之日,现在我做到了,可是,你却不见了……”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到不死天王的时候吗?那时候我怕死了,那可是东海第一人,传说中的九千岁。他说你很特别,想收你做弟子,你却笑他异想天开,说自己将来能与他平起平坐,登临天王之位。”

    “你知不知道,那时候我都要被你吓死了,就怕不死天王一怒之下,把我们两个一掌拍死了。谁想天王大度,不但不与你计较,反而与你平辈相交。”

    “而你也真的做到了,几百年间,就成为了一代天王,傲视天地,整个大千世界,谁不知道你的名字?”

    “可是,你一走,就再也没有了音讯……已经千年了,李问禅,你说过你会从荒古禁地活着出来的,你的承诺呢!身为东域六州的传奇,身为一代天王,你的承诺呢!?”

    说到这里,白雨云的俏脸之上,已经满是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