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320章 和凌天虚的旧怨
    “宗主胜了。”

    站在万剑宗内,遥望此战的月文赋等人神情激动。

    “连月神宫排名前十的人,都败在他的手里,尸骨无存,那一剑太恐怖了!”

    “这种剑术,即便是一位真正的不灭境强者,恐怕都有陨落危险。”

    想起刚才那一剑,无数的武者心中发寒。

    那一剑就如飞仙之光,就连地武境强者都难以看清这一剑的速度。

    “混账,你敢杀我月神宫弟子!”

    “找死。”

    便在这个时候,几道惊怒无比的声音响彻而起,这是苏雨莹身后的几位月神宫弟子,一个个神情愤怒,目露杀意。

    “糟糕。”

    月文赋等人的神情陡然一变。

    身为七大超级宗门之一,他们的弟子性命高贵之极,敢杀他们的人,如同是在向超级宗门宣战一般。

    毫不夸张的说,就算是几大极品宗门的通天境强者,他们都没有这个底气杀超级宗门的人。

    “杀我月神宫弟子,你罪该万死!”

    一位月神宫弟子严厉喝斥。

    这个时候,其他的武者也都变了脸色。

    若是月神宫追究这件事情的话,只怕宁江要凶多吉少。

    超级宗门的怒火,根本不是极品宗门所能承受,不说超级宗门之内有天武境望着,除此之外,他们的通天境强者也不再少数。

    而且都是那种境界高的人,像苏雨莹这样的至天位,一人就能灭杀六大极品宗门的宗主。

    “怎么,你输不起吗?”

    宁江目光一转,看向了苏雨莹。

    苏雨莹容貌宛如十六七岁的少女,但仔细看,又发现像三十岁的成熟少妇,眼瞳里却带着历经百年的沧桑。

    “你赢了。”

    苏雨莹终究是至天位的强者,压住了怒气。

    同时,她的内心深处,也有一些复杂。

    当初在青云国、被她百般轻视的那个少年,时至今日,已经成长到了这种地步,即便是她月神宫排名前十的人,都败在他手里。

    如果宁江的出身,也有超级宗门那样的背景,她倒不觉得有什么。

    但是,她清楚的知道,宁江出身卑微,跟超级宗门的弟子比起来,他的出身就如萤火与皓月,不值一提。

    然而,在这样的出身之下,宁江的成长,竟不比他们这些超级宗门的弟子差!

    她突然有些好奇,如果再给宁江一些时间,他会成长到怎样的地步?

    真的像宁江说的那样,大道始于微末,是她错了吗?

    深吸一口气,苏雨莹缓缓道:“我承认,我的确有些小看了你,但是,你要明白,现在这些依旧不够!”

    “你若是想和沉鱼在一起,需要面对的阻碍,不止是我。比如除了我月神宫之外,其余的超级宗门,那些对沉鱼有意思的天骄,他们的眼里首先就会容不下你。”

    “特别是其中一位,你还记得他吧,剑王体凌天虚!”

    苏雨莹缓缓吐出三个字。

    其他的人听在耳中,都面露惊色。

    难不成宁江和凌天虚之间有矛盾?

    “自然,我和他之间,还有一些恩怨要算。”

    宁江弹了弹指甲,当初在月牙湖,因为凌天虚的原因,他的昆仑遭受了灭顶之灾,差点就被覆灭。

    关键时刻,还是他调动万星飞仙界的力量,才化解这一次危机。

    而当时他没能杀了凌天虚,但这并不代表一切结束!

    有些恩怨,迟早要算。

    凌天虚当初高高在上,自以为有天剑宗的背景,加上自己是剑王体,就狂傲无边,但是他会让凌天虚明白,这些东西在他面前,不堪一击!

    “多余的,我也不想多说,你好自为之吧。”

    苏雨莹看了眼宁江,就要带人离开。

    “慢着。”宁江出言。

    “你还有什么话想说?”苏雨莹偏过头看着他。

    “你似乎忘了什么?”宁江似笑非笑道,“你好像说过,若是我赢了,随我如何。”

    闻言,苏雨莹的脸色变了。

    “替我向沉鱼带一句话,我会来找她。”

    然而,宁江的话,让苏雨莹一愣,皱眉道:“就那么简单?”

    她还以为宁江会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比如向她索要什么法宝、武技。

    毕竟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换成其他人,绝对不会错过。

    可是宁江却只要她向叶沉鱼带一句话,除此之外,什么也不要。

    “是。”宁江惜字如金。

    “我会带到的。”

    苏雨莹不再多言,刚走了两步,又突然停下,沉默一下,道:“万剑宗,我记住了。”

    说罢,她带人离去。

    而她这句话,却在全场掀起轩然大波。

    这样一句话,也代表苏雨莹认可了万剑宗这个新成立的极品宗门,她身为月神宫副宫主,堂堂至天位强者,这一句话的分量之重,足以让万剑宗的名头在东域六州成功立足,再无质疑。

    “看来这个女人,也不是那么讨厌。”下方,方雪说道。

    苏雨莹虽然从一开始,在言语上轻视宁江,但在纪天行死后,苏雨莹并未咄咄逼人的追究,而是揭过此事。

    而且正如她说的那样。

    她阻碍宁江和叶沉鱼,是大势所趋,就算没有她阻止,月神宫之内的其他人,也不可能会同意。

    甚至月神宫的宫主,那位天武境王者,都会出手干预。

    一旦惊动那位大人物,到时候宁江面对的压力,就远不是现在那么简单。

    “哼,今天的事情,我风雷宗记住了。”

    风雷宗宗主冷哼一声,这次吃亏最大的,要属于他们风雷宗,第一天才庞杰死在宁江的手里,让他的心都在滴血。

    风雷宗可不是月神宫这种超级宗门,家大业大,天骄众多。

    他们光是一个庞杰,就耗费了全部的心血和资源培养。

    但他也是识时务之人,知道眼下这种情况,不可能报仇,以金蝉子大天位的实力,他根本不是对手。

    况且为了一个已经死去的庞杰,再去招惹一位大天位的强者,也不是明智的事情。

    他可不希望风雷宗成为第二个邪灵宗。

    “我等也告辞。”

    其余几大极品宗门纷纷离去。

    随着他们的离开,这一战的消息,也如瘟疫一般,迅速扩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