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261章 宝盒,谁是最强者?
    山清水秀,天空蔚蓝。

    这片画中世界,看上去真实无比,和真正的大千世界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但仔细观看,还是能够看出问题。

    整个画中世界只有百里方圆,百里方圆之外,是一片虚无地带。

    此时此刻,宁江七人的意识全部被拖入了这片画中世界。

    “嗯?第七关是什么考验?”

    “屠疯子,你宗门里的那个女人曾经通过了第七关,你应该有所了解吧?”段冷崖问道。

    “不用问我,玄天古殿每一次的考验都有所不同,我们要面对的第七关,也会独一无二。”屠疯子淡淡道。

    “快看。”

    虚空之中,突然爆发出灿烂的光芒,一个宝盒出现,灿烂夺目,熠熠生辉。

    “那是什么东西?”

    瞬间,众人的目光汇聚其上。

    “嘿嘿,玄天古殿出现的东西,必定是不凡之物,不过此物只有一份。”

    “哼,无论是什么,谁敢跟我抢,那就死,这东西我要了!”屠疯子强势之极,说话间,他不顾其他人的神色,直接一步跨出,向着卷轴而去。

    “哈哈哈,屠疯子,这东西我也想要,你想拿走,先问过我手中的刀再说。”段冷崖气息凌厉,宝刀出鞘。

    “嗯?你敢阻我?”

    “屠疯子,你的实力是强不错,但这里不是你的一言堂。”杜兵跟着道。

    “见者有份,屠疯子,你想独占此物,想的太简单了。”姚鹰狂道。

    三大上品宗门的强者,都是年轻一辈的顶尖人物,个个是天之骄子,骄傲无比,岂会白白将此物让给屠疯子?

    “锵。”

    一声剑鸣,剑星河没有说话,但长剑出鞘,表明了态度。

    “很好,既然你们想要找死,那就战吧!”屠疯子长啸起来,豪气万丈,“来吧,就让我们看看,谁才是这里的最强者,胜者为王,最强者才有资格拿到此物!”

    最强者!

    这三个字一出,几人的呼吸都有些沉重。

    这是巨大的荣耀,任何一个年轻人,都想要这个名号。

    “战吧!”

    “战战战!”

    每一个人都战意冲天,包括剑星河,他也想击败雷州这边的强敌,证明自己的实力。

    当下这种情况,还能保持冷静的,也只有宁江。

    不过宁江再怎么冷静也没用,现在这种局面,除非是他退出,不然避不开要一战。

    “杀!”

    屠疯子第一个出手,双目一睁,眼中两条灰色光芒爆发而出,邪灵之眼发威。

    “破。”

    段冷崖一刀横空,迎击屠疯子。

    砰——

    恐怖的风暴席卷而出,与此同时,杜兵和姚鹰狂也对轰了一击,这个地方彻底的狂暴,空气仿佛大浪一般涌动起来。

    “宁江,上次一战,我惜败于你,此次赢的会是我!”

    剑星河一上来,就找准了宁江,他曾经是青州年轻一辈第一人,但这个位置被宁江夺走,岂能善罢甘休。

    “接我一剑。”

    剑气悬空,割裂一切,一股股的剑意从其身上绽放,可怕到极致。

    “你不是我对手,曾经不是,现在也不是。”

    宁江口气冷淡,四季剑法一出,精妙无比,封锁住剑星河的所有攻击。

    “邪灵指。”

    突然,一根手指朝着宁江的背后点来。

    背后似乎长了眼睛一样,宁江直接转身一剑,破掉了攻击。

    这是邪灵宗的许辰。

    “许辰,你做什么?”剑星河眉头一皱。

    “此人杀了我邪灵宗的胡昊,我岂能饶他?”许辰目光冰冷。

    “都是土鸡瓦狗,一起来吧,那样还能让我尽兴一些。”

    宁江一句话,直接把许辰和剑星河同时激怒。

    “杀。”

    两个人一前一后,同时施展出凌厉攻击。

    比起青州大会之时,剑星河的剑明显更加凌厉,一剑出,剑意绽放,令人的皮肤都感到刺痛。

    许辰的邪灵指则是邪气森森,令人感到不详。

    以这两个人的攻击,足以杀死普通的年轻巨头。

    但宁江是什么人?

    这样的攻击,让他脸色变化的资格都没有,手臂一震,同时击出两剑,化解他们的攻击。

    “屠元血手。”

    另一边,屠疯子和三大上品宗门的人激战在一起,他一声怒吼,双手之上泛起血色火焰。

    “什么?他连这门屠元血手都炼成了?”

    段冷崖等人的神色全部沉重起来,屠元血手,这是一门和邪灵之眼同级的武技,修炼这门武技,困难程度和邪灵之眼不相上下。

    整个邪灵宗,炼成此法的不超过十人。

    一门邪灵之眼,加上一门屠元血手,这屠疯子的绝对称得上是武道天才。

    “小心,据说被屠元血手打中,体内的血液会不受控制的燃烧。”

    “我们三人不要再斗了,一起联手战他!”

    “好。”

    三人达成了共识,相互之间不再攻击,而是一起对付屠疯子。

    毕竟屠疯子的实力摆在那里,对他们威胁最大。

    而当下这种局面,也不需要讲究什么单对单,毕竟现在是争夺宝物,一切都以宝物为先。

    “大地崩山拳。”

    大地门的杜兵一拳轰出,拳势迅猛,勇不可挡,狂啸之声如同龙吟,震动了八方山河。

    “鹰击长空。”

    驭兽宗的姚鹰狂催动化妖诀,他的双手完全化作了巨大的鹰爪,其目光锐利,仿佛鹰眼,双爪狠狠撕裂过去,疾如闪电。

    “刀气如山。”

    最后是段冷崖,双手握刀,舌尖顶着上颚,重刀似慢实快的挥出,粗大的刀气像是一座山压了下来。

    三个人都发动了自己的最强一击。

    “哈哈哈,就算你们联手又能如何?一样要败,给我破。”

    书生模样的屠疯子在战斗之时,显得无比的癫狂,充满了一种嗜杀感觉。

    “血流成河。”

    这是屠元血手中的一大杀招,只见一条血河出现,里面有森森白骨,这一刻的屠疯子,就像是地狱里的修罗一样。

    轰隆。

    血河崩腾而去,和三人的攻击冲撞在一起,顿时之间,刀气破碎,拳劲瓦解,鹰爪裂开。

    “噗嗤。”

    三人口吐鲜血,向后暴退。

    “哈哈哈哈,就凭你们三人也想和我一战?现在还能谁能拦我!”

    屠疯子狂笑,此时就连其双目中也充斥着一层血光,妖异之极。

    “啊。”

    就在这时,一声惨叫,随着一道惨白色的剑芒扫过,许辰倒飞出去,剑星河也口吐鲜血。

    “为什么?为什么我还是赢不了他!”剑星河的心中满是不甘。

    他在闯过第六关的时候,好不容易让自己的剑招有了突破,以为可以和宁江的冬灭相比。

    可是真正战斗起来,他才发现自己有多么天真。

    宁江的冬灭一出,他依旧败了,根本不是对手。

    “剑星河,这个世上会进步的人,不止你一人。”宁江目光淡漠,如深邃的夜空,深不可测。

    他每天的实力都在进步,时时刻刻都在变强,剑星河的这点进步在他面前,不过是小儿科罢了。

    他的进步,只会比剑星河更快。

    “许辰和剑星河的实力,不比我们弱,看来他和屠疯子之间,会有一战。”

    段冷崖三人对视一眼,面露苦笑,他们知道这场争夺,自己已经失去了资格。

    最后的胜者,将在宁江和屠疯子之中决出。

    此时,两人的目光,也不可避免的在空中汇聚。

    “哦?差点忘了,还有你。”屠疯子看着宁江,咧嘴一笑,“能击败他们两人,你的实力不错,不过在我面前,依旧不够看,你是自己认输,还是想要自不量力的挑战我?”

    “井底之蛙,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以为,你在和谁说话?”

    宁江口气清冷,可是有一种无边霸气。

    其他人都暗暗心惊,宁江这种语气,就如同高高在上的真龙,俯瞰着云层之下的众生,而屠疯子只是其中的一只蝼蚁,不知所谓的发出挑衅。

    “小子,你是我见过最狂的人,就是不知道,等我把你踩在脚底下的时候,你还能不能狂的出来?”

    屠疯子缓缓笑了起来,眼神在笑容中一点点冰寒。

    杀意骤起。

    大战将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