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244章 万里追杀,杀上星剑宗
    “星河,这次的失利你不用在意,没有不败的人,只有不败的内心,越挫越勇,这才是强者精神。”

    星剑宗的副宗主郑重告诫,他知道剑星河这个人一向骄傲,就怕他受到打击,影响心态。

    “宗主,我明白,这次败了,下次我会赢回来!”剑星河目中战意强烈。

    “那就好,七天之后的秘境,是一次关键,如果你能在那里获得机缘,超越他不在话下。”

    副宗主说着,道:“好了,我和星河先回去,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

    唰。

    他大袖一挥,包裹住剑星河,冲天而起,赶回星剑宗。

    其他的五位长老,都没有走,留在这里。

    “上官长老,你这一手借刀杀人不错,有青华宗和火云宗两大化神境强者出手,抓个宁江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呵呵,那小子的剑法很不凡,他的身上必定有大秘密。”

    上官宇冷冷一笑,当时在众目睽睽之下,有两大宗主开口,他也不能不给面子。

    所以他就用了这一手借刀杀人,请动火云宗和青华宗两大化神境,让他们出手。

    “想来那小子现在已经被拿下,小小掩月宗,也敢跟我斗?”上官宇眼神凌厉。

    等了许久,其中一位长老眉头一皱:“咦?怎么还不回来的?”

    “再等等吧。”

    上官宇眉头一皱,突然有些不好预感。

    难道出了什么变故?

    这个念头一起,很快又被他否定,不过是一群小小灵境,能翻的起什么大浪来?

    “你们等不到了!”

    突然,一道淡漠的声音降临,所有人望去,只见远处的天边,一道带着黑白面具的长发身影迈步而来。

    这身影衣袖飘飘,长发如墨,随风而动,远远望去,仿佛一条黑龙在此人的脑后舞动翻滚。

    “这个面具……你是梦道一!”

    众人大吃一惊,一下认出了来人的身份。

    黑白面具,泼墨长发,这全是梦道一的特征!

    “沈茂才和雷源?他们人呢!”上官宇向宁江背后看去,却不见任何身影。

    “他们在黄泉下等你。”

    宁江冷冷一句,却让所有人感到寒意。

    两大化神境强者,陨落了?

    一位化神境强者,足以开创一大宗门,号令一方,拥有极大的权势,任何时候,一位化神境强者陨落,都是一件轰动青州的大事情。

    “梦道一,看来你果然和掩月宗有关,那个宁江,和你是什么关系?”上官宇冷声道。

    “上官宇,你不是想找我吗?现在我来了,如你所愿。”一股股的杀意从宁江的身上涌现而出。

    “狂妄,联手杀他!”

    这里的五大长老,全部都是化神境强者,五人联手,即便是第二境神游境的强者他们都能斗上一斗。

    “联手杀我?一群土鸡瓦狗,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的手段!”

    宁江声音宏大,话音刚落,他脚掌在虚空中一跺,元神之力如同一阵风暴,朝着五人席卷而去。

    “不对,这是什么手段?”

    当这股元神风暴降临的时候,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脑海中的元神出现刺痛,如同千万利针,在侵蚀破坏他们的元神。

    “不好,他居然有元神攻击的秘法!”

    几大长老悚然一惊,发出怪叫,这分明是一种元神攻击的手段,利用元神之力,对他们的元神进行攻击。

    但是元神秘法,珍贵无比,即便是他们星剑宗都不曾掌握。

    “啊!”

    其中一位修为最弱的长老发出惨叫,只觉得元神几乎要撕裂了一般。

    元神攻击,是一种防不胜防的手段,想要防守,只有两个办法,要么就是你的元神足够强大,坚不可摧。

    要么就是同样掌握了元神秘法,可以用元神互相攻击,这个时候就看谁的元神秘法强大。

    “梦道一,你究竟是什么人?”

    上官宇竭力抵挡着这股元神攻击,惊怒无比。

    莫非宁江是出自极品宗门?甚至是超级宗门?

    那样的宗门,倒是有资格掌握元神攻击,可若是那等势力出来的人,只需表露一下身份,他们星剑宗也不敢招惹。

    所以,宁江究竟是何来历?

    “我的身份,又岂是你们能知道的?”

    宁江一步步踏入,眉心之内,庞大的元神风暴源源不断的涌现出来,横扫四方。

    此法名叫湮神诀,一门顶级的元神秘法。

    “该死,若是副宗主还在这里,岂能让你逞凶?我们走!”

    上官宇怒吼一声,星剑宗副宗主是第四境不灭境的顶级人物,有他在,足以抵挡宁江,现在仅凭他们五人,面对这股元神风暴完全没有办法。

    唰唰唰——

    他们也是分得清形势的人,身体化作流光,立刻撤退。

    五位化神境强者,面对宁江,竟然像丧家之犬一般,落荒而逃。

    这样极具冲击性的一幕,若是传出去,必将轰动青州。

    “星剑宗距离这里不远,只要回到星剑宗,此子必死无疑!”

    这个时候,几大长老都恨不得多生两条腿。

    “在我面前,以为走得了吗?斩!”

    宁江一剑劈下,四绝一剑绽放,整片空间猛然一暗,一道漆黑如墨的剑芒摧枯拉朽的横扫出去。

    “不好!”

    一位长老心头发毛,直觉告诉他,这一剑能够要了他的命。

    当下,他连忙取出一颗珠子,一把捏碎。

    珠子碎裂之后,形成一圈光罩,将他包裹起来,这光罩足有一尺多厚,内有气流转动。

    砰。

    黑色剑芒落在光罩之上,发出嘎吱嘎吱的挤压声,似乎随时都会破碎光罩。

    不过光罩终究坚持了下来,并且借着这股力量,弹飞出去数千丈。

    “咦?居然蕴含了一丝领域之力,看来是星剑宗那位地武境强者炼制。”宁江目光微凝。

    “这一剑这么强?”

    而那位长老则是心有余悸,这颗珠子来之不易,他们这些长老,每个人身上也只有一颗而已,是用来保命的东西。

    此物足以抵挡神游境强者的攻击,可是刚才竟然差点被宁江一剑斩破。

    “诸位,保命要紧!”

    上官宇目睹了这一剑的威力,吓得面色惨白,同样拿出一颗珠子,一把捏碎,形成光罩护着自己。

    另外几大长老顾不得心疼,同样捏碎了这颗保命用的珠子。

    “以为在身上套个乌龟壳,就能从我手下逃生?我要杀人,上天入地,无人可逃!”

    十万年前,宁江要杀的人,哪怕躲到九天,下到九幽,都会被他找出来。

    嗤拉!

    他身形化作一道剑光,追了上去,再度一剑劈去。

    “砰。”

    光罩被弹飞,其上的光芒被消磨了一些。

    “领域之力还真是麻烦。”

    宁江轻语,哪怕只是一丝领域之力,按照他的估计,至少也能抵挡住他十剑。

    这种情况之下,要杀死一人非常不易,因为一剑斩去,他们还会借助这股力量,飞出几千丈之远。

    “哈哈哈,梦道一,你杀不了我们。”几大长老开始有恃无恐起来。

    宁江没有说话,浑身上下黑光流转,出现一只黑色的巨鸟。

    吞天雀法身,现世!

    咻。

    催动吞天雀之后,宁江的速度快到极致,几个眨眼就追上了他们。

    “吞噬。”

    吞天雀嘴.巴一张,一股庞大的吞噬之力涌现而出,巨大的拉扯力如同深海之中的大漩涡。

    瞬间,五大长老都像是陷入了泥潭中,速度急剧减慢。

    “该死,此人究竟有多少手段?”

    五人都被吓的神色惨白。

    “用血遁术,赶快走。”

    上官宇大吼,全身绽放出血光,皮肤变作通红,骤然间,他的速度增快了十倍都不止。

    血遁术,这是一门燃烧体内鲜血的遁法,一旦用了之后,事后身体会受到严重反噬,甚至可能造成永久性的损伤,比如修为寸步不前。

    一般情况下,他们绝不会用这门秘法。

    但当下走投无路,如果不用此法,性命都保不住,孰轻孰重,他们当然知道该怎么选择。

    另外四位长老怒吼一声,也毫不犹豫,催动血遁术,使得速度激增。

    “逃逃逃逃,这梦道一太可怕了,只有回到宗门,才有办法活下去!”

    就这样,五大长老在前面逃,宁江在后面追,展开了追逐战。

    不过可以看得出来,相比血遁术,依旧是宁江的吞天雀更快一筹,每当吞天雀追到一个人的后面,宁江便一剑斩出,使得光罩剧烈扭曲。

    一个时辰后,九千里追逐过去。

    “还有一千里,星剑宗就到了,坚持住!”

    此时此刻,五大长老全部变成了血人,伤势严重。

    光罩虽然抵挡住了宁江的剑芒,但是依旧有一部分庞大力量震荡了进来,让他们出现了严重的内伤。

    “咳咳……”

    又是一剑落下,上官宇张口喷出鲜血,这口鲜血内,居然吐出了一块内脏碎片。

    “可恨,给我坚持住!”

    看着光芒黯淡的光罩,上官宇心中焦急无比。

    终于,足足一万里之后。

    前方,出现了成片的高山,高山之上,修建了一座座的行宫殿宇。

    “哈哈哈哈,星剑宗到了,梦道一,你追杀我们万里,又能如何?还不是杀不了我们!”

    上官宇发出狂笑,五人几个眨眼,就冲进了星剑宗之内。

    一下子,他们都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星剑宗终于到了!

    在这里,宁江还能杀得了他们吗?

    “什么?他追进来了!”

    便是这时,上官宇回头一看,目光顿时浮现巨大震惊。

    他以为到了星剑宗,宁江应该转身逃跑,放弃追杀才对。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宁江竟然直接冲进了星剑宗,杀了进来。

    万里追杀,一直杀上星剑宗,这是何等的嚣张?

    “我说过,我要杀得人,上天入地都逃不了,就算是这星剑宗,也保不住你们!”

    “斩神剑,杀!”

    随着宁江冷漠的声音落下,从其眉心之内,五柄透明小剑凝聚而出。

    这是湮神诀的一大杀招!

    “噗嗤。”

    斩神剑一动,爆射而去,本就濒临极限的光罩在这小剑面前,仿佛纸糊的一样脆弱不堪,一下被穿透,射中五人的眉心。

    PS:更新晚了,但是还有两更,我不睡了,继续去写,大家早点休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