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222章 剑星河,痊愈
    星剑宗,到处都是高山峻岭,一条条飞瀑仿佛银龙落下。

    山峰笔直,拔地而起,仿佛神剑般凌厉。

    在那些高山之上,布满了行宫大殿,气派无比。

    天空之中,有白鹤飞翔,苍鹰横空,各处山上,也有其他灵兽的踪影。

    这些全部都是星剑宗圈养的灵兽,凸显出大派威严。

    作为青州唯一一个上品宗门,星剑宗在七十二宗门之内排到了第三十的位置,其强大程度,即便是另外的四大中品宗门加起来,都有所不如。

    这个宗门之内,足有十几位元神四劫境强者,加上一位地武境强者坐镇,这样的实力底蕴,震慑着整个青州。

    一座笔直高山之上。

    山泉飞瀑,景色优美。

    一个青年大马金刀的坐在那里,身材挺拔,笔直如剑,其头发呈现金色,如同黄金一般,根根闪亮。

    他二十五岁左右,皮肤晶莹,毫无瑕疵,一双眼神不怒自威。

    他叫剑星河。

    这三个字,在青州大名鼎鼎,因为这是星剑宗妖孽,青州年轻一辈第一人。

    强如双生剑子,面对剑星河都要甘拜下风。

    旁边,还有一道身穿红色裙袍的美丽女子,身材妖娆,媚而不妖。

    “怜溪,掩月宗最近的困境我都听说了,其实这些事情,你只要跟我说一声,我会帮你,无论是火云宗,还是青华宗,都会给我这个面子。”

    剑星河淡淡开口,声音虽然平淡,却充斥着一种号令天下的霸道。

    别人说这种话,是狂妄,但是他说这个话,是自信,是资本。

    除去星剑宗的背景之外,他更令人忌惮的,是妖孽般的实力,整个青州都知道,以他的天赋,未来必能踏入地武境,甚至问鼎通天境。

    对于这样一位潜力无限的年轻妖孽,便是火云宗的宗主,都不想得罪。

    “我这次来找你,的确是有事想请你帮忙。”月怜溪沉默了一下,道:“我想跟你要一颗长生果。”

    “长生果?此物每隔三十年,才会结出一颗,价值巨大,过去每一颗长生果的用处,都需要长老堂共同商议。”

    剑星河目光如剑:“你要长生果做什么?”

    “这就是我的事情了,你给不给?”月怜溪没有拐弯抹角,单刀直入。

    “长生果我可以给你,但你也要打动我。”

    剑星河眼神一转,看向月怜溪,“你知道我对你的心意,我也不想多说废话,一句话,做我女人。”

    月怜溪眼神低垂,其内没有什么波动,仿佛已经死了一样:“好。”

    她吐出一个字,没有任何犹豫。

    一颗长生果,换她一生幸福。

    半个时辰后,月怜溪带着长生果,离开了星剑宗。

    ……

    “怜溪,你回来了。”

    死亡山脉,大长老看着月怜溪,吃惊道:“长生果拿到手了?”

    “到手了。”

    月怜溪的脸上露出一抹微笑,取出一个玉盒,玉盒之内,是一颗红色的果子,这颗果子之上,是白色的纹路,纹路的样子是一颗树,晶莹剔透。

    一股惊人的生命气息,从果子上散发开来,附近的一些草木,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的拔高了几寸。

    “不愧是长生果,有此物在,他的伤势应该能够恢复,只是……”

    大长老看向月怜溪,为了这颗长生果,月怜溪又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大长老,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这是我自己的决定,只要能救他,也没有什么的。”

    月怜溪用无所谓的口气说道,大长老却轻叹一声,以他的老辣眼力,又哪里看不到月怜溪藏在眼底深处的悲伤与无奈。

    “你不用担心,我马上就帮他恢复伤势。”

    大长老知道,眼下唯一能让月怜溪开心的,就是让宁江痊愈。

    当下,他施展灵气,包裹住长生果,经过炼化之后,长生果之内的果汁流出,落在白色晶石上面。

    过了一会,当长生果的能量逐渐渗透到宁江身体的时候,只见宁江身上的裂纹,终于开始了缓慢的愈合。

    “以这样的速度,不出一周,应该就能恢复。”

    接下来几天,月怜溪寸步不离,一直看着白色晶体中的宁江,看着他身上的伤势渐渐愈合,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把你带到青州,才让你受到这种伤势。”

    “都是我,任性的想要让你帮助掩月宗,才让你置身在危险之内。”

    “都是我不好……”

    月怜溪的手掌轻轻抚.摸着晶体,似乎要把宁江的样子永远记在眼里。

    时间来到第七天。

    “嗯?”

    这一日,在旁边沉睡的青毛独角狮,突然听到声音,猛地一个扭头,朝着白色晶体看去。

    “咔嚓。”

    在那白色晶体之上,裂纹仿佛蜘蛛网一般,一寸寸的蔓延开来。

    “他终于要醒了吗?”

    白猿也被惊醒,满是惊喜的看着宁江。

    “嘭。”

    足足十几个呼吸过后,终于,裂纹蔓延了整个晶体,随着一声巨响,晶体粉碎。

    “我的身体……”

    苏醒之后,宁江看了看自己,略有吃惊:“是你们两个帮我恢复了伤势?”

    弑仙诀,他很清楚施展这门神通的代价有多么巨大,想要恢复伤势,绝非易事,是这两妖找到了什么珍贵的天材地宝?

    “这个……”

    两妖对视一眼,有些难言之隐的样子。

    “怎么回事?”宁江察觉到了不对劲,问道。

    “其实帮你恢复伤势的,不是我们,是一个叫月怜溪的女人。”白猿道,“她是用一颗叫做长生果的东西,为你治好了伤势。”

    “是吗?这下又欠了她一份情,她现在在哪里,我倒是要谢谢她。”

    宁江记得第一次认识月怜溪,是月怜溪送了她一颗塑骨丹,让他承了一分人情,这次更是救了他一命。

    如果没有月怜溪,这次他凶多吉少。

    “她已经走了,而且听你们那个大长老说,她为了得到这颗长生果,好像和星剑宗做了一笔交易。”

    “什么交易?”

    “好像是青州大会的时候,她会和星剑宗一个叫什么剑星河的人成婚。”白猿回答。

    闻言,宁江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