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197章 不灭境,元神受创
    提到渡劫这件事情的时候,几位长老的脸色全部一黯。

    “爷爷的事情,我来说吧。”

    月怜溪叹息一声,道:“还记得一个月前,我急匆匆回来吗?就是因为此事,爷爷他在突破不灭境的时候,在天劫下受到了重创。”

    不灭境,这是元神四劫境的第四境。

    什么是不灭?

    这两个字指的是元神不灭,一旦踏入这个境界,人的元神就可以离体而出,远遁千里之外,利用元神杀人。

    除此之外,就算是肉身毁灭,只要元神不灭,那么就不会死亡。

    这种境界的武者,很难杀死。

    你毁掉他的肉身,到时候他的元神跑掉,完全可以重塑肉身,卷土重来。

    所以一般情况下,没人会和不灭境的强者为敌。

    “一旦渡劫,生死难测。”

    宁江叹息,元神四劫境,每一个境界,都要渡劫一次。

    而渡劫并不容易,堪称是九死一生,古往今来,很多武者都无法平安度过,最终身死道消。

    所以说,渡劫失败这种事情,比比皆是,月怜溪的爷爷能够活下来,已经是走了大运。

    “爷爷这次渡劫失败,很大的一个原因还是被火云宗所逼。”

    提及此事的时候,月怜溪的眼神满是愤怒。

    按照她所说,是因为掩月宗的两位第一阶梯的天才,在外面被人所杀,死的不明不白。

    掩月宗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可以证明是火云宗暗中下的手。

    因此月怜溪的爷爷月文赋忍不下这口气,就找上了火云宗,想要一个说法,结果发生了一场战斗,月文赋最终被火云宗逼退。

    “火云宗有四位元神四劫境的强者,我掩月宗只有在巅峰时期,才能和他们一战,爷爷一人是独木难支。”

    月怜溪悲叹道。

    几年之前,掩月宗陨落了十几位灵境,其中更有两位元神四劫境,就是那一次,使得掩月宗实力大跌。

    “爷爷虽然被火云宗逼退,但是他性子刚强,回来不久,就开始冲关,想要把境界提升到不灭境。”

    月文赋原先的修为是第三境,一旦踏入第四境不灭境的话,那么他一人,足以和火云宗抗衡。

    毕竟火云宗之内,最强的也只是第三境而已。

    可惜,上天没有眷顾他。

    在天劫之下,月文赋最终受创严重。

    “哼,如果不是宗主渡劫受了伤,青华宗又哪里敢那么嚣张,欺到我们的头上来。”大长老冷哼一声,目光冰冷。

    “唉,青华宗,火云宗,这些都不是善类,我掩月宗如今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可恨啊。”

    几位长老脸色悲痛,堂堂五大宗门之一,居然会沦落到如今这种处境。

    这种大起大落,也让他们始料未及。

    “终有一日,我掩月宗会再回巅峰,拿回一切。”大长老握紧了拳头,坚信这一天迟早会到来。

    他们这些长老,对掩月宗的感情都非常深,皆是盼着掩月宗能够再度崛起。

    “带我去看看你爷爷吧。”这时,宁江道。

    “你想看的话,我带你去。”

    月怜溪点点头,没有把宁江当外人。

    几位长老没有跟去,宁江跟着月怜溪,来到了掩月宗的后山,在这里见到了一位老人。

    只见这个老人披头散发,连鞋子都没有穿,光着一双脚。

    很难想象,这样一个老人会是一大宗门之主。

    “爷爷,我给你带客人来了。”

    看到月文赋的样子,月怜溪的眼神中闪过一抹悲痛,“还记得我吗?爷爷,我是怜溪。”

    “怜……溪?是谁啊?”

    月文赋看了月怜溪一眼,眼神迷茫,一副痴痴傻傻的模样。

    “我是爷爷的孙女啊。”

    月怜溪的眼眶一红,几乎要掉下泪来。

    “孙女?我好像想不到起来了,你到底是谁,我的头好痛,啊!”月文赋大叫起来,神情痛苦。

    月怜溪连忙上前安抚,过了许久,月文赋才平静下来。

    “爷爷元神受创之后,就一直这样,神志不清,让你见笑了。”回到宁江的身边,月怜溪低声道。

    宁江看了她一眼,自己印象中的月怜溪,一向妩媚妖娆,脸上总是带着笑容,很少露出这种悲伤表情。

    这个时候的月怜溪,身上有种脆弱感,令人爱怜。

    “元神受创,的确是个大难题。”宁江缓缓道。

    一个人的元神一旦受伤,基本上都会有失忆、神志不清这种情况发生。

    而元神很难修复,比起修复肉身,修复元神困难了十倍都不止。

    元神这种东西,只有一些珍贵的天材地宝,或者是高级丹药,才有办法修复。

    很显然,掩月宗并没有这样的资源。

    “不要太难过,元神受创虽然很难治,但不是绝症,还是有办法可以修复,我就有这个手段!”

    宁江的一句话,让月怜溪的眼中迸发神采:“当真?”

    “别忘了,我是青云国的丹王,而且在青云国,我连百分之一的水平都没有拿出来。”宁江微微一笑:“不过修复元神所需要的材料,很难找就是了。”

    “你告诉我名字,我一定尽力想办法。”

    月怜溪连忙说道,她和宁江相处了那么久,知道宁江绝非信口开河之人。

    当下,宁江写了一张单子,交给了月怜溪。

    月怜溪看了看之后,眉头一皱:“上面的材料,在我掩月宗最多找到四分之一,剩下的都要到外面去找,还有一些,我没听过名字……”

    “不急,慢慢来。”宁江摆摆手,道,“总之,你爷爷的事情不要太伤心,既然我来了掩月宗,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闻言,月怜溪一愣,看了宁江半响之后,嘴角挑起一个微笑,柔声道:“你个铁石心肠的家伙,原来也知道安慰人。”

    “有用吗?”

    “有用,不过还不够,如果你答应来和我同.居,那我就高兴了。”

    “想让我卖身?你想得太美了。”

    “咯咯,难道你想一直守身如玉?还是说,你不喜欢女人,反而喜欢男人?”月怜溪步步紧逼,问题犀利。

    宁江淡淡一笑:“这才是平时的你。”

    月怜溪眸光一闪,不再挑.逗宁江,真心道:“谢谢。”

    “长路漫漫,掩月宗的这条路,虽然崎岖难行,但我会陪你走下去。有困境的时候,可以试着依靠我,不用什么都自己扛,我欠你人情,一定会帮你的。”

    说完,宁江转身离开。

    “只是因为人情吗?”月怜溪喃喃,目中又闪过一抹满足的笑意:“有你陪我,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