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191章 最强防御和最强攻击
    “小子,不要太狂妄,你以为杀了他们两人,就一定能胜我?我就让你看看我真正的实力!”

    说话间,韩长老身体从空中降落,落在了大地之上。

    “大地之锥。”

    他双手快速解印,土黄色的光芒凝聚成一道符文,最后一掌拍在了地面之上。

    顿时,这片大地立刻颤抖了起来,泥土急速涌动,碎石飞射间,仅仅几个眨眼,无数的尖锥便是破地而出,射向宁江。

    土属性功法,和大地结合起来,才能展现出最强的威力。

    这一刻的韩长老,真正的把宁江当成了平等的对手。

    嗤拉。

    上百根尖锥迅速旋转着,急速之下,能够看到锋利的锥头之上出现了白色的气流,呼啸而去。

    以他接近灵境中期的实力,加上大地之力,他此时的攻击,即便比起真正的灵境中期强者,也相差不远了。

    “雕虫小技。”

    宁江站在那里,动都不动。

    大日琉璃金身圆满之后,法身的防御力提升的不是一点半点,他现在是真正的无漏金身,全身都没有破绽。

    以前时候,双眼、眉心、咽喉、****等等,都是薄弱点,而圆满之后,无缺无暇,浑然一体。

    嘭嘭嘭嘭嘭——

    一根根尖锥撞击在金色的大日法身之上,法身的表面金色波纹一闪,那些尖锥纷纷破碎,难以撼动。

    “这门炼体之法不简单。”

    韩长老暗暗吃惊,宁江先天境的实力,修炼的炼体之法却能抵挡灵境强者的攻击,这样的法门,绝对是顶级之法。

    “无论是之前的飞剑,还是现在的炼体之法,此子的身上都有大秘密,一定要把他擒下!”

    韩长老深吸口气,心知这样的攻击奈何不了宁江。

    他神色凝重,体内灵气爆涌,双手捏印,眨眼间就变幻了数十次。

    最后,他双手狠狠拍击在地上,额头青筋暴起,狂吼一声:“土融之法,大地爆裂枪。”

    随着喝声落下,以其为中心,方圆百丈的地面都如同波浪一般,上下起伏,层层涌动。

    然后,这百丈方圆的地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朝着韩长老汇聚而去。

    片刻后,方圆百丈成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取而代之的,是一杆大如山岳的长枪,仿佛要刺破长天。

    大地爆裂枪。

    灵级中品武技,是韩长老的最强手段。

    催动这一击,使得他体内的灵气都消耗了大半以上。

    “这一击的威力,即便是灵境中期强者都要受伤,我就不信你还能挡得住。”

    韩长老咧嘴一笑,目光猛的一睁:“去!”

    轰隆隆!

    空气震动,长枪长达百丈,巨大如山岳,不要说一个人,这样的一击,能够在瞬间射穿十座大山。

    比起大地之锥,此枪的威力强了十倍都不止!

    这一刻,即便是对宁江抱有信心的月怜溪,神色都沉重起来。

    “这才像话。”

    宁江背负着双手,身形依旧纹丝不动。

    当长枪贴近他身体的时候,他口中缓缓吐出四个字:“大日神盾。”

    瞬间,大日法身左边的三条手臂一抓,金光爆涌凝结之间,出现了一面盾牌。

    盾牌金灿灿,一丈多高,中心处是一轮大日,神圣无比。

    大日金身每提升一个层次,都有一门武技,依次是大日屠魔拳,金刚之怒,大日法身。

    而圆满之后,是一门攻防一体的最强武技!

    大日神盾,是防御之法。

    轰隆!

    巨大的长枪狠狠轰击在大日神盾之上。

    “怎么可能?”

    就在韩长老惊骇欲绝的目光之中,长枪从枪头开始,寸寸破碎。

    他的最强一击,居然攻不破宁江的防御!

    “哼,大地爆裂枪真正的威力,是最后的爆炸,我就不信你还能挡住那股爆炸之力。”

    只见长枪的枪头破碎之后,剩下的枪杆部分,剧烈颤抖起来,迅速的遍布裂纹。

    轰——

    刹那间,整个枪杆爆炸,像是陨石坠地,狂暴的风浪使得山脉的无数树木拔地而起。

    一个呼吸间,方圆数百丈的地方,变成了光秃秃一片。

    地面都被刮去了一层。

    “他一定死了!”

    韩长老死死睁着眼睛,巨大的爆炸使得空间中满是烟尘,想必宁江已经粉身碎骨了吧?

    “你就只有这点实力吗?”

    淡漠的声音缓缓响彻而起,只见烟尘之中,金色的身影走了出来。

    韩长老眼瞳一缩,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宁江居然没有死,甚至都没有受伤!

    这一刻,他的意志动摇了,面对这样的宁江,他看不到任何的胜算。

    “接下来,该轮到我了。”

    说话间,宁江的三条手臂一抓,金色的光芒凝聚,最终,化作了一杆金色的长枪。

    大日神枪!

    这是攻击之法。

    大日神盾被称作最强防御,大日神枪,则是最强攻击。

    此枪只有一丈之长,跟韩长老的大地爆裂枪比起来,如同蚂蚁和大象。

    然而,从此枪之上,韩长老嗅到了一种致命的危险。

    “大地之墙!”

    韩长老的双手插.入地面,地面一阵颤动,一面墙体便是破土而出,横在他的身前。

    “不够,远远不够!”

    眼中弥漫出血丝,韩长老全力施展,顿时,又是几面墙体拔地而起。

    三面,五面,十面!

    整整十面墙体挡在他身前,这一刻的他,已经把所有灵气都消耗殆尽,毫无保留。

    “这样的防御,我就不信你还能破得开。”

    就在他把防御施展完成之后,宁江的攻击也爆发了。

    “大日神枪,去。”

    三条手臂往后拉到极致,猛的一发,全力爆射而出。

    在月怜溪等人的眼中,天地间只剩下了这一道金色光线,再无其他。

    如白虹贯日,彗星袭月。

    第一面墙射穿,第二面,第三面,第四面……

    修炼土属性功法的人,最强的不是攻击,而是防御,这些墙体,每一面都足以抵挡一位灵境真人的攻击。

    然而,在大日神枪的面前,巨大的墙体仿佛纸糊的一般,被势如破竹的穿破。

    一个眨眼,十面墙体全部穿破!

    “噗嗤。”

    最后,金色的神枪从韩长老的胸膛之中穿透而过。

    “我好不甘啊……”

    韩长老的身体倒了下去。

    “这个怪胎。”婢女秋月目瞪口呆。

    三位灵境,先后被宁江一拳、一吼、一枪,全部灭杀。

    要知道,现在的宁江才先天境啊!

    一旦他突破到灵境,又会是何等变.态的战力?

    “青州年轻一辈,恐怕要因为他的到来,重新洗牌了。”秋月心道。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青云国的时候。

    青云国的年轻一辈,都因为宁江而重新洗牌,如今,宁江走出了青云国,来到了青州这片更加广阔的天地。

    他依然是那么妖孽!

    “傻丫头,现在明白我为什么那么看重他了吧?”

    月怜溪浅浅的笑了起来,在青云国,她是第一个看出宁江潜力的人。

    “伤势如何?”

    来到月怜溪身边,宁江问道。

    “很重,可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你心疼吗?”月怜溪轻挑了下眉,媚眼如丝。

    “看来你很好,走吧。”

    “走不动,你背我吧。”月怜溪娇滴滴道,声线酥入骨髓,又恢复成了那副尤物模样,千娇百媚,风.情万种。

    “那就先在这里养伤,等你好了再走。”宁江淡淡道。

    “咯咯,真是无情的人。”

    月怜溪并不生气,就是这样的宁江,才有征服的意思。

    谁说只有男人来征服女人?

    她们女人一样可以。

    ……

    服用了一些丹药之后,月怜溪的伤势恢复了八成以上。

    就此,他们离开这里,启程赶往掩月宗。

    “我掩月宗如今有八位长老,全部都是灵境强者,你来了之后,就是第九位。”

    路上,月怜溪给宁江介绍起掩月宗的情况。

    按照月怜溪所说,过去掩月宗鼎盛的时候,灵境长老多达二十位以上,现在却已经落魄。

    “几年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宁江问道。

    “一次行动中,我们掩月宗被火云宗摆了一道,那一次让我掩月宗损失了十几位灵境长老,更伤筋动骨的是,陨落了两位元神四阶境的强者。”

    元神四劫境,是中品宗门立足的根本。

    一个宗门,只有有了元神四劫境以后,才有资格成为中品。

    而上品宗门,至少都有地武境强者坐镇。

    极品宗门,有通天境强者坐镇。

    至于超级宗门,有天武境王者坐镇。

    “现在我掩月宗元神四劫境的强者,只剩下我的爷爷,火云宗如果不是怕我爷爷跟他们玉石俱焚,早就对我们掩月宗下手。”

    “不过,火云宗明面上虽然不敢动我们,但这些年来,暗地里一直在打压我们掩月宗,甚至我掩月宗,有几位天才在外面死的不明不白,尽管没有证据,但可以确定是火云宗所为。”

    提起此事的时候,月怜溪不由得咬牙切齿起来。

    “其实以你半步剑意的天赋,去星剑宗,才是最好的选择。”月怜溪犹豫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她不想误了宁江的前程。

    星剑宗,青州唯一的上品宗门,也是五大宗门之首。

    其他的四大宗门,全是中品。

    至于极品宗门,青州根本没有,毕竟青州是东域六州之中,最弱的一州。

    “我既然做出了选择,就不会改变。”宁江淡淡道。

    “但是,我的宗门并不强,如今更是五大宗门中最弱的一个。”

    “宗门不强,是因为我没来。将来你就会知道,我一人,可压一宗!”

    月怜溪一愣,美眸如水一般的望着宁江,用清脆酥麻的娇声道:“咯咯,宁江,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宁江懒得理她。

    五天后,终于来到了一片连绵的群山之下。

    “前面就是掩月宗了。”月怜溪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