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189章 给我三天,生与死的突破
    “恐怕五个林踏天加起来,都不及此人。”

    擦去嘴边的血液,宁江目光凝重。

    林踏天那种最弱的灵境,他凭借冰魄剑足以斩杀,周长老那种,就要让他陷入苦战。

    至于这个韩长老,更是令他觉得没有胜算。

    这就是境界的差距,韩长老的修为已经接近灵境中期,而宁江的实力不过是先天巅峰,差距大的如同鸿沟。

    古往今来,能在这个境界,战胜韩长老这种强者的,至少也要圣体。

    即便是王体,都不一定说稳赢。

    “我尽力拖住他们,你抓准机会跑。”月怜溪靠近了宁江,低声道。

    似乎是为了让宁江放心,她又补充一句:“有我爷爷在,他们不敢对我怎么样的。”

    “我宁江屹立天地之间,从来不是贪生怕死之辈,武道之路,磨难是必须的,劫难是必然的。”宁江摇摇头。

    把一个女人丢下,自己逃跑,他若是做出这种事,不配为人,更不配为至尊。

    “你若是不肯走的话,那我们一个都走不了。”月怜溪苦笑,能逃脱一个是一个,总比全军覆没要好。

    “未必。”

    “我劝你们束手就擒吧。”韩长老背负着双手,大局在握。

    宁江没有理他,取出藏剑葫。

    “剑阵,起!”

    只见七柄灵剑从藏剑葫中飞出,在空中一定,剑身嗡嗡的颤抖着,形成一个剑阵。

    “走。”

    剑阵一卷之间,化作一道旋风,带着宁江、月怜溪和婢女秋月,破空而去。

    “可惜,没有足够的灵气,否则就能用藏剑葫迎敌。”

    催动藏剑葫,特别是七柄灵剑,需要消耗大量的灵气。

    当初他的藏剑葫,仅仅只是在妖雾山脉吸收了小部分灵气,那些灵气根本不足以支撑战斗。

    为今之计,只有暂避锋芒。

    “该死,追!”

    眼看着宁江三人眨眼之间就飞出了数千丈,韩长老等人大怒,以最快的速度追去。

    但他们的速度,又那里能够跟得上全力催动的剑阵?

    半个时辰后,在一片原始山脉,韩长老三人的视野中丢失了宁江他们的踪迹。

    “韩长老,这下怎么办?”

    “搜!他们一定还在这里!”

    ……

    一处瀑布后,有着一个天然的溶洞。

    “给我三天时间!”

    留下这样一句话后,宁江直接盘膝坐下,开始闭关。

    他的大日琉璃金身,距离圆满只剩下一线之隔,只要金身达到圆满,那么他的实力将会突飞猛进,到时足以斩杀灵境!

    呼!

    吞天魔功运转,身体仿佛一个大漩涡,在其手中,灵树灵核的力量源源不断的涌入他的体内。

    金身大成和圆满之时,分别要经历脱胎和换骨。

    当初在岩浆之中,他的肉身磨灭,经历了一次脱胎,如今只要换骨,就能让金身彻底圆满,无暇无缺。

    “噼里啪啦。”

    宁江体内响起一连串爆豆子一样的声音,骨骼一根根炸碎。

    没有在乎这股剧痛,在他牵引之下,灵核之中的精纯能量包裹住化作粉末的骨骼,慢慢滋养。

    “小姐,你不要难过,秋寒以后一定会后悔的。”

    秋月安慰着月怜溪,同时也暗恨。

    若非是秋寒的背叛,她们也不会遭遇如此险境,月怜溪一向重感情,她知道自己这个小姐心中必然非常难受。

    “不怪你,是我识人不明。”

    月怜溪收起美眸中的悲痛,目光望向宁江:“现在也只有寄望于他,三天,希望能平安度过吧。”

    “小姐是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秋月坚信道。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在这紧张的氛围之中,时间变得极其难熬,仿佛漫长了数倍。

    万幸的是,第一天没有任何危险。

    这个溶洞很安全,并未被发现。

    而当第二天过去的时候,溶洞之内的氛围陡然沉重了起来。

    因为这一天之内,火云宗的三位长老,有好几次从不远处经过。

    “这里藏不了多久,迟早会被他们发现。”

    月怜溪秀拳紧握,明白现在是生死时刻。

    若宁江能尽早突破,他们就有生路,可一旦在突破之前被发现,就是死路一条。

    生与死,就寄托在宁江的身上。

    慢慢地,时间来到了第三天。

    第三天,已经到了关键时刻。

    月怜溪能够感觉到,宁江身上的气息越发强大,仅仅只是坐在那里,就让她感受到了一种压迫感。

    太阳升起,又慢慢落山。

    “快成了。”

    晚上的时候,月怜溪娇媚的容颜之上满是期待,只见宁江的身上,金色光芒澎湃,体内血气涌动之间,哗啦啦作响。

    “轰隆!”

    突然,一声巨响。

    这声音就如同雷鸣震荡,巨大无比,使得四周的溶洞墙壁都出现了裂纹。

    爆骨百响,金身圆满!

    第一响过后,仅仅隔了一个呼吸,第二响声响彻而起,如晴天霹雳,穿金裂石。

    “不好。”月怜溪神色大变。

    与此同时。

    “该死,三天了还找不到。”

    “实在不行的话,只能回去宗门,请大长老出山,利用他的元神之力,搜索这片地域,到时候他逃无可逃。”

    “这样吧,我回去请大长老。”

    就在他们商量好之后,突然,一道雷鸣般的巨大声音传入他们耳中。

    “过去看看。”

    三人立刻冲去,来到一处瀑布,发现这雷鸣般的声音,正是从瀑布的背后传出。

    “哈哈哈,找到了,居然在这里!”

    韩长老一击劈开了瀑布,看到了后面的溶洞,顿时发出仰天大笑。

    “秋月,你看好他,我去拦住他们三人。”月怜溪坚定道。

    “小姐,这太危险了。”秋月脸色一变。

    “我知道你担心我,但他已经到了关键时刻,说什么也不能被打断,我们现在无路可选。”

    说完,月怜溪最后看了眼宁江,俏脸冰寒,抱琴而出,脸上一片决然之色。

    看着月怜溪走出去的背影,秋月一时愣住。

    那是一种视死如归的身姿!

    “月怜溪,你什么意思,想要以一敌三?”韩长老戏虐的看着月怜溪。

    “就算拼上我的性命,我也不会让你们打扰到他。”

    怀着这样的决心,月怜溪手指拂过琴弦,急.促的琴声骤然响起。

    嗡!

    音刃绽放,大战爆发。

    “求你快快醒来吧……”

    溶洞内,婢女秋月喃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