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188章 宗门品级,陷入险境
    “他们是什么人?”宁江问道。

    降临在此地的一共有三人,一对中年夫妇,以及一位老者。

    老者飞在最前方,明显是以他为首,他身上的气息也要强过两人一头。

    “五大宗门之一,火云宗!”月怜溪回答,美眸中露出一抹疑惑,星剑宗的人,怎么会来这里?

    “这个宗门和你们有仇?”

    “嗯,火云宗和我掩月宗的恩怨很大。”月怜溪点头。

    五大宗门屹立在青州,各方并非相安无事,相反,经常会发生摩擦冲撞,特别是他们掩月宗和火云宗之间,说是水火不容都不为过。

    “三位,有什么事吗?”月怜溪收起心情,问道。

    “谁是宁江?”

    老者的话一出口,月怜溪的神色顿时剧变。

    他们居然是来找宁江的!

    但是,火云宗怎么会知道宁江?

    难道……

    “他就是宁江。”

    这时,船上一道声音响彻而起,是一个婢女,手指指向了宁江。

    “秋寒,你在说什么啊?”

    秋寒的旁边,秋月一脸惊愕的说道,她们都是月怜溪的婢女,平时情同姐妹。

    “秋月,不用再问了,她背叛了我们。”

    月怜溪目光冰冷,满是失望,“秋寒,为什么,我亏待过你吗?”

    “小姐很好,只是良禽择木而栖,掩月宗现在自身难保,我也要为自己的未来考虑。”秋寒避开月怜溪的目光,冷声说道。

    “好了,我们没兴趣看你们反目成仇的戏码,宁江,听说你领悟了半步剑意是吗?”

    为首的老者侃侃而谈,介绍道:“本座火云宗韩长老,这是周长老和吴长老,我们三人来这里,是来邀请你加入火云宗。”

    “邀请我?”

    “不错,你能领悟半步剑意,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只要加入火云宗,宗门一定会好好培养你。”

    韩长老打量着宁江,很难相信,如此年轻的一个少年,竟然会领悟半步剑意。

    若是加以培养的话,到时候宁江应该能够和星剑宗的那个妖孽抗衡吧?

    “不行,他已经是我掩月宗的长老,不会来你们火云宗。”月怜溪连忙说道。

    她在宁江尚还弱小的时候,就看出了宁江的潜力,结下善缘,好不容易等到宁江彻底成长起来,岂能让人夺走?

    “月怜溪,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他愿不愿意来火云宗,要问他的意思。”韩长老冷哼一声。

    闻言,月怜溪紧张的看向宁江。

    只见宁江摇了摇头:“不好意思,我已经加入了掩月宗,不会出尔反尔。”

    承诺就是承诺,宁江绝非那种临时变卦之人。

    “三位,请回吧。”月怜溪松了口气。

    韩长老目光凝起,片刻之后,冷笑道:“月怜溪,你有告诉他你们掩月宗现在的危机吗?”

    “这……”月怜溪皱起眉头,似有些难言之隐。

    “呵呵,看来你根本没有告诉他,难怪,你是怕说了之后,他会放弃你们掩月宗吧。”韩长老讽刺道。

    “怎么了?”宁江问道。

    月怜溪轻叹一声,知道隐瞒不了,当下就把掩月宗的情况说了一遍。

    掩月宗,青州五大宗门之一,在七十二宗门排名六十六,品级是中品宗门。

    宗门品级,是划分宗门实力的一种标志。

    宗门一共分为下品、中品、上品和极品。

    下品宗门,都是些小宗门,东域六州九成以上的宗门都是下品宗门。

    而能排入七十二宗门的,至少都是中品宗门,名次靠前的,则是上品宗门,最前面的那些,更是极品宗门。

    至于超级宗门,凌驾在极品宗门之上,主宰着东域六州。

    原先的掩月宗,位列七十二宗门六十六的排名,虽然不算高,可在青州也是五大巨头之一,号令一方,权柄极大。

    可惜掩月宗在几年前,于一次行动之中,遭受了重创,死伤了众多高手,连元神四劫境的强者都陨落了几位。

    之后,掩月宗就开始了衰落,现在几年过去,掩月宗的整体实力比起以前跌了一半都不止,已是一个落魄宗门,辉煌不在。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隐瞒你的。”月怜溪愧疚道。

    “呵呵,现在的掩月宗,甚至要从七十二宗门除名,这样一个日渐式微的宗门,你还要去吗?我火云宗在七十二宗门排名六十,来我们这里,才能给你更好的前途。”

    韩长老再度朝着宁江抛出橄榄枝。

    月怜溪美眸黯淡,无话可说,知道了掩月宗的情况之后,宁江还愿意留在掩月宗吗?

    毕竟,人往高处走。

    掩月宗如今式微,换成任何一个武者,这时候都会选择火云宗的吧?

    “不好意思,还是那句话,我已经加入了掩月宗。”宁江回答道,身边的月怜溪美眸异彩涟涟,恨不得捧起宁江的脸亲一口。

    闻言,韩长老三人的目光则是寒冷了下去。

    “你真的想清楚了,要拒绝我火云宗?”

    “不错!”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

    韩长老的脸色阴沉下来,眼神如同刀子一般:“掩月宗是我火云宗敌人,我们绝不会允许你这样的人才进入掩月宗,既然你拒绝我们,我们也只有在这里将你扼杀!”

    “你们这样做,不怕我们掩月宗和你们开战吗!”月怜溪俏脸变色,怒斥道。

    “哈哈哈,就凭你们掩月宗现在仅存的那点实力,有什么资格和我们开战?”

    韩长老说话间,一股气息铺天盖地的扩散出来。

    这三人全部都是灵境初期的强者,尤其是韩长老,其身上气息,估计距离灵境中期也仅有一线之隔。

    “宁江,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不要执迷不悟。”

    韩长老声音如雷,他站在虚空中,衣袖飘飘,仿佛战神一样。

    “战吧。”

    宁江深吸口气,吐出两字。

    “小子狂妄。”

    韩长老背后,那个名为周长老的中年男子一步跨出,大手一抓,凝成一只手掌,朝着宁江抓了过去。

    “锵。”

    冰魄剑在第一时间出鞘,化作一道白芒,穿透大手,刺杀而去。

    “什么?”

    周长老吃了一惊,但他不愧是宗门出来的人,手掌一抓,一柄刀就握在了手里,狠狠一击劈在了冰魄剑上。

    “铛。”

    火星暴起,冰魄剑倒飞而回。

    “灵器。”

    宁江的目光缓缓凝起,神色沉重起来。

    这些出自大宗门的灵境强者,可不是林踏天那种一穷二白的灵境所能相比,他们都掌握着灵器,修炼的灵级功法也不在少数。

    林踏天那种灵境,估计两个都战胜不了一个周长老。

    以宁江现在的实力,借用冰魄剑,撑死了对抗一个周长老,然而这里的灵境共有三人!

    这一战,他没有任何胜算。

    月怜溪显然也意识到了敌我实力的悬殊,咬了咬牙,还是道:“宁江,你若是真要去火云宗的话,我也不怪你,只恨我掩月宗没能力,留不住人才。”

    “在你眼里,我是这样见利忘义的人?”宁江翻了翻白眼,心中明白,月怜溪会说这样一番话,也是为了他好。

    他如果加入火云宗,立刻就能脱险。

    这个女人,在那娇媚的外表之下,是一颗善良的心……

    “认识你,真好。”

    看着那双干净而坚定的眼神,月怜溪心中感动。

    不是谁都能和你一起共患难。

    这种危险时刻,任何一个聪明的武者都知道该怎么做,但宁江选择不离不弃。

    “居然是飞剑!不要伤了他性命,稍后把他擒下,问出飞剑的秘密来!”韩长老目露精光。

    “好。”周长老的脸上露出兴奋:“小子,给我死来。”

    轰隆。

    大战爆发,宁江控制冰魄剑,和周长老激战成一团。

    “我去和她玩玩。”

    那个叫吴长老的妇女走向了月怜溪,月怜溪娇哼一声,一架琴被她取出,手指一弹,音波扩散,刹那间就化作无穷音刃,切割而去。

    琴,既能演奏出优美琴音,也能展现出凌厉的攻伐。

    这是她第一次展露自己的实力。

    灵境初期!

    在青云国,以她绝世姿色能够一直平安,靠的不是其他,而是自身的实力!

    “不愧是掩月宗的天才,能在这个年纪达到灵境,即便不如那几个妖孽,也相差不远了。”

    吴长老说话间,抽出一根长鞭,化作漫天鞭影,抽打而来。

    “咦?这小子那么难缠?”

    过了一会,韩长老眉头皱起,他发现周长老居然完全奈何不了宁江,要知道,宁江现在还只有先天境的修为啊!

    “算了,夜长梦多,还是我来把他们擒下。”

    韩长老摇摇头,这里是青江主流,人流巨大,不赶快将此事解决,恐生变端。

    “轰隆!”

    他分别拍出了两掌,向着两人而去。

    接近灵境中期的实力,一爆发,就令月怜溪的神色剧变。

    “破!”

    手指拨动琴弦,白色的音刃扑去。

    但只见所有的音刃都被一掌拍碎,余力不减,气劲落在月怜溪身上,令她“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宁江同样不好受,虽然用冰魄剑挡下了大部分威力,可余下的劲道依旧令他吼间吐血,身体暴退。

    一瞬间,两人陷入了岌岌可危的险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