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187章 至尊之法,五大宗门
    青江流域,庞大无比,遍布着整个青州。

    青云国的青江,实际上只是整个流域中的一条支流罢了。

    “以我们现在的速度,五天后就能通过这条支流,汇聚到清江流域的主流之内,顺着主流再航行半个月,就到了掩月宗的地方。”

    船头,月怜溪的秀手拂过脸颊的头发,她满头青丝随风而动,衣裙在风吹之下,紧紧贴在肌肤之上,显露出饱.满的酥.胸。

    “嗯。”宁江点点头。

    月怜溪脸上露出一抹歉意,柔声道:“抱歉,让你这么急离开青云国,没有一点准备。”

    “无妨,事出突然,我既然答应加入掩月宗,你们宗门有难,我理应出手。”宁江并不介意。

    只是委屈了宁雨安,本来还以为能够多陪宁雨安几天,谁想到分别是如此突然。

    “其实你舍不得你姐姐的话,可以把她一起接来,让她也加入宗门内,这点权力我还是有的。”月怜溪道。

    “没有这个必要,她在青云国更好。”

    宁江不是没有想过让宁雨安和他一起进入掩月宗,但是在宗门那种环境之下,以后需要面对的危险更多,他怕保护不了宁雨安。

    而且在青云国,找到了拥有灵气的地方,宁雨安只要在那里潜心修炼紫气造化诀,绝对会一鸣惊人!

    因为,这是一门至尊之法!

    此法来自十万年前的紫月至尊,紫月至尊在那个时代,又有紫月仙子之称,花容月貌,倾国倾城,不知让多少至尊倾慕。

    在当时的至尊之中,她虽然不如传奇至尊宁江,但也是能够排入前二十的顶尖人物。

    以前的时候,他只是把紫气造化诀前面两卷教给了她,这次则给了她后续的修炼之法。

    有此法在手,宁江根本不担心宁雨安的修炼会慢。

    “若是安姐姐再有一些机缘的话,说不定未来,她也会成为不输于紫月仙子那样的人。”

    对此,宁江很期待。

    他希望宁雨安能够和他一样,站在巅峰,一起看高处的风景。

    “给我说说青州的情况吧。”宁江目光悠远。

    “青州是东域六州之一,青云国只是其中的一个小国,在整个青州,青云国这样的国家,少说也有几十个,这些你应该知道,我就不多说了,主要说说青州的宗门吧。”

    “整个青州,大大小小的宗门其实有不少,但是最出名的,是五大宗门,这五大宗门是东域六州的七十二宗门之一,我掩月宗就是五大宗门之一,至于其他的宗门,都是一些很小的宗门。”

    整个东域六州,地域广袤,宗门林立,多达上千个。

    在这上千个宗门之内,当以七十二宗门最有名,实力最强。

    其他的一些小宗门,可能就一两位灵境坐镇。

    七十二宗门,至少要有元神四劫境,特别是排名前面的,更有地武境,通天境。

    “其实东域六州之中,我们青州是最弱的一州,所以宗门最少,其他的七十二宗门,都遍布在另外五大州,数量远比我们青州要多。”月怜溪解释道。

    “你知道七大超级宗门吗?”宁江问。

    “那怎么会不知道,这是东域六州的七大主宰,统御着整片东域六州,即便是七十二宗门,每年的都要向七大超级宗门进贡。”

    提起七大超级宗门的时候,月怜溪出现了一些敬畏:“以七大超级宗门的强大,随便走出来一位长老,都能灭掉我们掩月宗,你应该知道,七大超级宗门之所以高高在上,是因为有王者坐镇吧?”

    天武境王者,寿达万载,以三千年为春,三千年为秋,悠悠万载,只称一春秋。

    这种强者,弹指间就能毁灭一城,杀死千百万人。

    正是有他们坐镇,才能使得宗门成为超级宗门。

    “我当然知道,甚至我还和他们有一些恩怨。”宁江冷冷一笑。

    天剑宗的凌天虚,还有月神宫对他的轻视,这些他怎么会忘记?

    他说将来会踏上月神宫的大门,在月神宫的看来,这只是他的狂言,不屑一顾。

    但他知道,他一定会做到!

    “什么,你和超级宗门有恩怨?”

    月怜溪被吓了一跳,浑身汗毛都竖起,这可是超级宗门啊,统御着六州之地,至高无上,言出法随,宁江怎么会招惹到他们的?

    “你若是怕受到牵连的话,现在把我踢出掩月宗,还来得及。”宁江似笑非笑道。

    “哼,少看不起我,我既然把你拉来,就不会轻易的让你走了。”

    月怜溪嗔了眼宁江,旋即慎重道:“你和七大超级宗门有恩怨的话,一定要小心,以他们的实力,我掩月宗也帮不了你什么。”

    嗯?

    宁江诧异,倒是从月怜溪的话中,听出了她真心实意的关心。

    这个女人,心肠不坏。

    “你放心,没有实力之前,我不会去送死。”宁江悠然道。

    接下来,船只一直航行。

    五日之后,大船出了正式离开了青云国,从青江的支流进入到主流之中。

    支流也就三百丈左右宽,但是这条主流,宽达千丈,壮阔之极。

    “整个青州,都遍布着这青江流域,如果这是一门阵法的话……”

    宁江的心中突然生出一个猜测,如果这是一个阵法,那么将会非常惊人。

    前世的时候,他就见识过一些顶级阵法师,在大地之上开辟河流,以河流布阵,一举涵盖数州之地,堪称大手笔。

    那种阵法,发动起来,连至尊都要头疼。

    当然,他只是随便一想而已,哪里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在船上的时间,他偶尔跟月怜溪说说话,除此之外,就是一直在潜心修炼。

    他在吸收丹王谷得到的那颗灵核,滋养肉身,现在的他,距离金身圆满,也仅有一线之隔。

    因为不止是在船上,在青云国的时候,他除了白天陪宁雨安,每天夜里,一有空闲,就会修炼肉身。

    “再有个几天,肉身就能彻底突破,一旦踏入圆满,可杀灵境!”

    ……

    “再过五天,就能到达掩月宗了。”

    在船上呆了那么久,月怜溪也感到了一些疲惫,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凸显出傲人无比的身材曲线。

    让她暗暗不忿的是,自己这样千娇百媚的诱.人姿态,宁江连看都不看,令她怀疑,宁江这种人究竟是什么做的,木头脑袋不成?

    “你们掩月宗的长老,有过我这么年轻的先例吗?”宁江随口一问。

    “没有。”月怜溪掩嘴一笑,“宗门的长老,都是灵境强者才能担任,最年轻的,也在五十岁以上了。”

    “这么说的话,我做长老,会有很多人不服吧?”

    “咯咯,我相信你能解决的。”

    月怜溪一笑,她声音娇媚动人,带着一丝淡淡的慵懒,仿佛小猫扰心,让人心中痒痒。

    “对了,怜溪有一曲琴音,想请公子欣赏。”

    “嗡……”

    琴声一响,宁江听了一会后,面露古怪:“催情曲?”

    “咯咯,反正公子没有情.欲,就算听一下也没关系吧。”

    月怜溪轻挑了下眉,媚眼如丝,眼波流转,神态娇媚,浑身都散发着一股妩媚娇柔的气质。

    她这样的尤物,加之此刻用上了催情曲,即便是意志坚定如铁的男人,都要把持不住,然而,宁江稳稳当当的坐在那里,至始至终都安安静静。

    “你真是块石头。”

    琴声结束之后,月怜溪气的咬牙,小脚直跺。

    宁江居然动都不动。

    “好了,不要玩这种把戏了,你诱.惑不了我。”宁江淡淡道。

    “是吗?”

    月怜溪不服,银牙一咬,娇躯直接贴上了宁江,双手大胆的勾着宁江的脖子,胸部区域上方一块区域,白皙而晶莹,能看到深深的沟壑。

    然后,她就以惊心动魄的高.耸****,贴在宁江的胸膛之上。

    同时,吐气如兰,在宁江的耳边轻轻吹着,用娇媚无比的语气道:“宁公子,今夜让怜溪陪你好不好啊?”

    尾音勾起,语气娇媚,勾魂夺魄。

    “好。”

    “啊?”

    月怜溪一愣,旋即就感到自己的下巴被宁江捏住,眼瞳之中,宁江的脸庞贴近,嘴唇朝着她印了过来。

    她心头一乱,娇躯往后一退。

    “你……”

    等到她看清宁江的眼神之中,才知道自己上当了。

    宁江的眼神依然是那么清澈,毫无杂质,哪里是受她勾.引的样子?

    刚才分明是故意吓她!

    “怎么,你不是要勾.引我吗?怎么关键时刻跑了?”宁江似笑非笑道。

    “算你狠。”

    月怜溪承认刚才棋败一招,她虽然看上去千娇百媚,实际上那还是她的初吻,所以宁江真的亲过来的时候,才会心慌意乱的退步。

    “刚才是我输了,但现在让你亲,你敢亲吗?”

    似乎为了挽回刚才输掉的面子,月怜溪娇笑着,又贴上了宁江,脸颊微微扬起,目光楚楚,一副任君采摘的样子。

    “好了,别闹了,有人来了。”

    宁江目光眺望,远方,几道身影快速的朝着此船飞来。

    当他们接近此船,看清他们身上所穿的服侍之后,月怜溪原先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凝重。

    “麻烦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