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182章 十年磨一剑,剑势和剑意
    “呼啦。”

    大势滚滚,气流涌动,当楚白一剑落下的时候,一股茫茫大势仿佛大山一般,朝着宁江压了过来。

    这是天地大势。

    一剑将整个大势都牵引而来。

    “好强,我看这一剑,已经直逼灵境真人的攻击了吧?”

    “不错,领悟以势驭剑之后,楚白的战力,几乎可以和灵境真人相当。”

    “无双公子除非用那柄灵器来对抗,否则想要接下这一剑,成功率不足一成。”

    “以灵器对抗的话,赢了也不公平,无双公子不会那么做吧?”

    青江两岸,无数的武者议论纷纷,激烈的讨论着。

    “这一剑很强,于之对敌,仿佛在对抗整个天地大势,茫茫没有穷尽。”

    段无涯神色凝重无比,李流水听到后,吃惊道:“师傅,你觉得无双公子能够破掉这一剑吗?”

    “很难,若是这一剑那么好破的话,我和孟不败也不会败的那么快了,现在这一剑比起当时击败我们两人的一剑,更要强大。”

    段无涯回忆,当时那一剑,只能算是一点小小大势,很难察觉出来。

    可是现在,大势滚滚,整片空间都气流涌动,狂啸不绝。

    这样的一剑,甚至让他生出不敢对抗的心思。

    “这么厉害,那么说无双公子的不败神话,可能要在这里结束了。”李流水道。

    在场的其他剑修,很多也都是不看好宁江。

    此时。

    气流激烈,宁江一袭白衣,衣摆在狂风下猎猎作响,宛如惊涛骇浪中的一叶扁舟。

    他的红莲剑挡在身前,正面硬抗。

    “轰!”

    伴随着巨大的声音,宁江的身体倒退了百丈。

    这是他第一次后退。

    “无双公子退了!”

    “唉,这样下去的话,果然是要输了。”

    许多人摇头,认为宁江已经处在下风,败局已定。

    “不错的威力。”宁江点点头,神色平静。

    “再接我一剑。”

    楚白目中战意强烈,配合以势驭剑后的攻击,现在的青云国,也只有宁江才能接得下。

    对手难求,宁江是个好对手。

    嗤拉!

    一剑劈下,化天地大势为己用,狂猛的气流以可怕的气势朝着周围席卷而去,吹得不少武者站不稳脚步,心中骇然。

    “断!”

    这次,宁江一剑刺出。

    剑光在虚空中一闪而过。

    瞬间,大势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被一下切断!

    “怎么可能?”

    楚白大吃一惊,这种虚无大势,居然能够被切断?

    “斩断大势,这是怎么办到的?”

    段无涯等人也都眼瞳紧缩,疑惑不解。

    “借用天地大势,看似厉害,实际上只要切断你和大势的连接,就能破除,除非你能领悟剑意,和大势融为一体。”

    宁江淡淡道。

    以势驭剑这个境界在他看来,并不高明,所谓的借用天地大势,都是借来的,终究还是外力。

    如果领悟剑意,那么就是自己的力量。

    切断大势这种事情,其实就是找到对方和大势之间的牵连点,以点破面,一下切断。

    当然,能够做到这种地步的人,青云国也只有宁江。

    “剑意?”

    楚白目光一凝,他的确知道剑意这个境界。

    一个剑修,能不能算顶级,其实最好的一个评判标准,就是剑意。

    其他的什么以身驭剑,以心驭剑,以势驭剑,都只是最初的小道而已。

    但是领悟剑意,何等艰难,他从来没有听说青云国有人能够领悟剑意。

    除非是东域六州,外面的天地,或许会有这种剑修。

    “此子真是神人,连虚无大势都能斩断。”孟不败感叹。

    楚白的神色变得无比凝重,对方是他领悟大势以来,第一个给他无穷压力的人,所谓的大势在其面前,居然如此不堪一击,看来只有硬攻了。

    “你能斩断一剑,我就不信你每一剑都能斩断!”

    楚白长啸一身,人随剑走,天地大势尽皆融入到青鸣剑中,一剑接着一剑的攻向宁江,根本不给宁江任何喘息的机会。

    在这样凌厉的攻击之下,只要稍有停顿,就是分出胜负的一刻。

    “轰隆。”

    整片空间气流涌动,每一剑都将大势压来。

    四周的武者面色剧变,一退再退。

    这种战斗,他们只觉得天地仿佛变作了一片海洋,宁江和楚白就像是两条大鱼,在里面争斗,每次碰撞都激起惊涛骇浪。

    宁江身处其中,表情古井无波,手中却不迟疑,红莲剑连劈,瞬息之间出了数十剑。

    每一剑都切断大势,直指要害。

    楚白神色越发凝重,越打越惊,他这样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居然全部都被宁江接下,完全奈何不了宁江。

    宁江就像是海底礁石一样,任你波涛汹涌,他都岿然不动。

    砰——

    一声巨响,剑王楚白的身体向后退去。

    “领悟了以势驭剑,这样都奈何不了此子吗?”

    人们震惊。

    他们本以为楚白参悟以势驭剑之后,宁江除非是用灵器对抗,否则绝对不是对手,但是结果大大出乎他们的意料。

    “好,好,你是我生平碰见的最可怕的敌人!”

    楚白并不沮丧,相反,在宁江的压力之下,他的战意越发凝练,心灵坚定。

    “我还有最后一剑!”

    “哦?”

    “这一剑,是我在青江隐姓埋名,做了十年船夫,方才参悟出来!”楚白一字一句。

    但他这话,落在李老头等人耳中的时候,顿时让他们大吃一惊。

    “他果然是楚凡!”

    李老头目瞪口呆,剑王楚白,居然给他做了十年副手。

    “楚凡大哥,现在的他,还会认我们吗?”

    李老头旁边的女子面露苦笑,不抱希望,剑王楚白,如龙一样的人物,还会与他们这样的小人物相认吗?

    就在她暗自悲伤的时候,楚白的一道目光看了过来,朝着他们点了点头。

    “楚凡大哥。”

    女子愣住了,眼中有泪水留下,喜极而泣。

    楚白没有忘记他们,刚才那双目光,她清晰的感受到了曾经楚凡的样子。

    “十年磨一剑,你是个可敬的剑修,来吧。”

    宁江目光刺目,他也想要看看,剑王楚白参悟十年的一剑,会是何等的风采。

    周围,无数的人更是提起了心脏,目光一眨不眨,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此剑,只怕要惊天动地!

    “这一剑,名为大江东去!”

    青江,由西向东而流,将整个青云国分作了南北。

    十年间,楚白在青江隐姓埋名,整整十年都不曾出剑,就是为了参悟此剑。

    可以说,这一剑,他养了整整十年!

    一道剑芒冲天而起。

    天空的云朵瞬间崩碎。

    整整三百丈!

    令观战之人叹为观止,剑王楚白参悟了整整十年的巅峰一剑。

    望着那三百丈长,将天上的云层都崩碎的青色剑芒,众多的武者屏住了呼吸,目瞪口呆。

    段无涯和孟不败苦笑连连,这一剑,能让他们两人灰飞烟灭。

    当这一剑出世的时候,他们知道,自己再也追不上剑王楚白。

    “养剑十年,今日终能出剑,宁江,我以十年参悟,一会你惊世剑道!”

    青色剑芒缓缓落下,给人的感觉,仿佛是一条大江汹涌,由西往东,崩腾不息。

    这一剑,就像是一条大江冲撞而来,拥有不可匹敌之威。

    锵锵锵锵——

    四周响起一连串宝剑震动的声音,周围一些剑修的宝剑竟然在猛烈抖动,仿佛要融入到楚白的剑势之中。

    “很强。”

    宁江的目光一凝,这一剑的威力比起之前强了十倍都不止,那股大势更加的凝练,即便是他,都难以切断。

    “只怕是大日剑法第三式极光,都不一定能够接下。”

    在宁江做出判断的同时,那股可怕大势如山般率先压来,他的身体居然抵抗不住,从空中节节下降。

    这一剑的剑势,几乎已经触摸到了剑意的边缘。

    “看来不能留手了。”

    千钧一发之极,宁江不在留手,红莲剑似缓实快的往上挥出,在剑尖到达顶点的那一刻,顿时,一股剑意喷涌而出!

    什么是剑意?

    剑意就是将天地大势凝练成一股,和自身的剑融合,不再是借用,而是成为了自己的东西。

    就像是一滴水,融入海中,不分彼此,而以势驭剑,和融合还有差距。

    领悟剑意难不难?

    很难!

    放眼整个东域六州,能在宁江这个年纪领悟剑意的人,不会超过十个。

    但宁江前世是至尊,参悟世界本源,对于他来说,领悟剑意只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哐当!”

    这一刻,无数剑修背后的宝剑,居然不受控制的齐齐出鞘。

    这就是剑意!

    剑意一出,百剑奇鸣。

    “大日剑法第三式,极光。”

    这第三式,宁江从来没有用过,如今第一次。

    嗤拉!

    一剑刺出,一道金色的光芒射出,无声无息,连声音都被消除了。

    而这一剑之上,还配合了剑意,有剑意的增幅之后,使得此剑更加凌厉。

    楚白十年磨一剑,不但逼出了宁江的极光,更逼出了他的剑意,足以自傲。

    嘭——

    青色剑芒和金色剑芒撞击在一起,三百丈长的青色剑芒顿时一颤,寸寸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