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146章 晚辈见过先生
    “哼。”

    看着向自己伸来想要占自己便宜的咸猪手,李时雨俏脸一冷。

    她是李家天骄,名家榜第三,心高气傲,岂会让这种人的手脏了自己?

    砰——

    聂涛的手掌还未接近李时雨,就感受到这个绝艳美女的身上爆发出一股气势,轰击在他身上,直接让他连退三步,最后控制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是个高手!”

    旁边的守卫一惊,聂涛在年轻一辈中虽说不是顶尖,可也有先天中期的修为,结果连李时雨的衣角都没有摸到,便被震退。

    如此实力,至少也是先天巅峰。

    “该死。”

    聂涛勃然大怒,一下子从地上跳起:“你居然敢在这丹王殿攻击本少!”

    身为丹王殿殿主之子,从小到大,他一直高高在上惯了,况且这里和丹王谷有关,他的父亲受到丹王重用,以他的身份,就算是名门出身的人,他也能平起平坐。

    “你是什么人?从哪家来的。”

    聂涛倒是没有被气昏,他看出李时雨的实力,应该会有背景。

    知己知彼,他才能选择接下来该做什么样的对策。

    “李家,李时雨。”

    “李时雨?那个名家榜第三的人?原来如此。”

    聂涛的眼中闪过一抹利光,强硬道:“就算你是一流豪门的人,敢在这丹王殿攻击本公子,也要给出交代。”

    如果李时雨是名门背景,他倒是有些忌惮。

    可是一流豪门的话,还不至于让他退步。

    刚才那样出丑,他若是不把这个面子找回来,岂能甘心?

    “哦?你想要什么交代?”

    “很简单,向我敬茶道歉!”

    闻言,李时雨冷冷一笑:“没有杀你,我已经是饶你一命,想要让我道歉?也不看看你是什么德行。”

    她对宁江尊敬有加,是因为宁江的实力足以横压青云,可是区区一个聂涛,连名家榜都没有排上,不过是个好.色之徒,她何须客气?

    当下一出口,这般毒舌的话语把聂涛的脸都给气成了猪肝色。

    “你说什么!”聂涛的眼睛一下就瞪圆了,怒极反笑起来,“好,好,你不但攻击本少,还敢侮辱我,我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

    “来人。”

    聂涛爆喝一声,向着四周传去,随着他这一道声音,短短几个呼吸之间,周围就出现了十几位高手。

    四位先天巅峰,其他全部都是先天后期。

    丹王殿身为丹王谷的势力,自然是高手如云。

    看到这么多高手赶到,聂涛意气风华起来:“李时雨,你以为自己是一流豪门,就能在丹王殿放肆吗?强龙不压地头蛇,我告诉你,丹王殿我才是主人!现在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向我敬茶道歉!”

    “看来早该听宁先生的,直接打进来,何须先礼后兵。”

    这个时候,李时雨叹息一声。

    一开始她选择用一万元石,打通守卫,这就是错误的一步棋。

    “什么打进来,难道你们是来丹王殿闹事的?”

    聂涛好笑的看着两人,丹王殿建立至今,还从未有人敢来闹事,区区两个年轻一辈,敢来这里闹事?

    “够了。”

    这时,宁江一步跨出,已经没有了耐心:“让梁夕月出来见我。”

    “放肆!你又是什么东西?梁小姐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

    聂涛皱起眉头,呵斥道,他把宁江当成了不懂事的少年,并未放在眼中。

    “嗯?”

    宁江眼睛一眯,目光如剑般射去。

    聂涛闷哼一声,身体如遭雷击,当场喷出一口鲜血来。

    “公子。”

    周围的众多丹王殿高手见状,神色一变,纷纷出手,朝着宁江打去。

    “蝼蚁一般。”

    宁江站在原地,大袖一挥,恐怖的先天罡气以其为中心,仿佛一场雪崩般的洪流,朝着四面八方横扫过去。

    嘭嘭嘭——

    所有的丹王殿高手,身体全部倒飞出去,口吐鲜血。

    ……

    与此同时,一处大堂之中,有三人呆在此处。

    “谭宗师,你说这个世上,有一个年轻一辈,在炼丹天赋上,还有比我师兄更出众的人,甚至能够和我师傅比,这是在和夕月开玩笑吧?”

    一位容颜清秀的女子说道,她二十五岁的样子,虽然不是那种绝美容颜,可是气质如诗如画,充满禅意。

    这是梁夕月,丹王的亲传弟子,身份尊贵。

    此刻,她美眸中充满了怀疑,不敢相信的看着对面的那个老者。

    就在不久前,她从谭景林这里听说,青云国有一个年轻一辈,不但远远超越她的师兄,更能和一代丹王陆长生相提并论。

    这样的消息,她如何不惊讶?

    若非对面的老者乃是一位炼丹宗师的话,她绝对要把对方当成是江湖骗子,不屑理会。

    丹王陆长生是什么人?

    名震青云,乃是无数炼丹师心目中的信仰,这样的绝顶人物,能有年轻一辈能够和他相比?

    “我知道你不相信,以后若有机缘,你见到他之后,就会知道了。”

    谭景林也不想多解释,他能明白梁夕月的心情,如果换成他,若非亲眼所见,也绝对不敢相信的。

    “咦?外面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这时,陪伴在两人旁边的一个中年大汉眉头一皱,他是这丹王殿殿主,聂州。

    此时,他听到外面传来打斗的声音,眉宇间当即沉了下来,有人敢来丹王殿闹事?

    “谭宗师,不好意思,还请你在这里稍等,我和聂叔出去看看。”梁夕月道。

    “无妨,老夫就先在这里喝几杯茶。”

    谭景林点点头,并不在意。

    等两人走后,谭景林突然叹息一声,惋惜道:“可惜了,如果子陵没有死的话,不会比这个梁夕月差,不过子陵得罪了丹王,也只能怪他咎由自取啊,哎。”

    前院。

    “你是先天极限!你究竟是什么人?”

    聂涛头发都几乎要炸开,这么多先天境高手被宁江一袖子击退,如此实力,也只有先天极限才能办到。

    这么年轻的先天极限,这太骇人了!

    “怎么回事?”

    就在聂涛惊魂未定的时候,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当梁夕月和聂州来到这里,看到倒在地上的满地丹王殿高手之后,神色一下就阴沉了起来。

    “爹,是这两个人来丹王殿闹事!”聂涛连忙说道。

    看到自己的父亲来了之后,他也松了口气,他这位父亲虽然未曾排上先天榜,但也相当接近,实力之强,远非一般的先天极限所能抗衡。

    纵然宁江实力强横,他相信自己这位父亲,应该还是能够镇住场子。

    “你应该就是梁夕月吧?”

    宁江的目光一下就凝聚在那个气质如诗画的女子身上,猜到了她的身份。

    “是我没错,你是什么人?为何来丹王殿闹事?”梁夕月好看的秀眉皱起。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什么人,只要明白,我是来找丹王谷的麻烦!现在带我去丹王谷!”

    此时此刻的宁江,强势无比,语气中透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味道。

    丹王谷的卫天辰抓走魏嫣然,这件事情,必须要给他一个交代。

    “找丹王谷的麻烦,你好大的胆子。”

    聂州眼神一冷,刀子一般:“夕月,不用跟他多说废话,我看还是把他擒下之后,再好好拷问吧。”

    “那就麻烦聂叔了。”

    梁夕月点点头,也对宁江感到了不悦。

    丹王谷是青云国顶级的势力,纵然是名门世家在丹王谷面前都不够看,区区一个年轻小辈,居然敢说找丹王谷的麻烦。

    这是把他们丹王谷当成了什么?软柿子吗,想捏就捏?

    丹王谷的威严,不容挑衅!

    身为丹王谷的人,梁夕月对丹王谷感情深厚,自是不能容忍宁江所说的话。

    “小兔崽子,给我跪下。”

    聂州身体一动,仿佛一条孽龙般,朝着宁江冲去,大手一抓,一只罡气形成的手掌就从宁江的头顶当头拍下。

    梁夕月暗暗点头,以这一击的威力,宁江只有重伤的下场。

    “滚!”

    宁江眸光一冷,拳头一击打出。

    就在梁夕月难以置信的眼神之中,聂州来得快,去的也快,身体迅速倒飞出去,连续撞塌了好几堵墙,最后方才停下。

    “怎么可能?”

    看着倒在地上,连动弹一根手指头都困难的聂州,梁夕月猛地捂住了嘴.巴,目瞪口呆。

    这位坐镇丹王殿,在丹城赫赫有名的高手,居然连宁江一拳都接不住?

    “你究竟是什么人?我们丹王谷什么时候招惹了你!”梁夕月的眼神中满是震撼。

    “丹王谷有没有招惹我,等到了丹王谷,你自会知道。”

    宁江的声音毫无感情:“不想死的话,现在带我去丹王谷。”

    “我不知道你和我丹王谷有什么恩怨,但是我劝你不要太嚣张,别以为有点实力,就能逼迫我,我不吃这一套。”

    梁夕月冷哼一声,硬气道:“你确实很厉害,刚才那一击的实力,只怕能排入先天榜前二十。不过我们丹王谷的实力,不是你所能挑衅,我劝你认清这一点,不要自误。”

    就在梁夕月信心满满,以为宁江听了她的话之后会知难而退的时候,突然,一道惊喜的声音响了起来。

    “宁先生!”

    下一刻,在梁夕月瞪得滚圆的眼神之中,只见一代宗师谭景林,快速走到宁江面前,朝着宁江恭敬一拜:“晚辈见过先生。”

    PS:还有一更一点后,大家早点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