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133章 压下李家,滚出来受死
    “放肆,哪里来的野小子,敢在李家这么说话,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就算你义父义母,在这里都要恭恭敬敬。”

    男子没有说话,中年女子倒是一步站出,伸出手指指着宁江,盛气凌人,几乎要把手指都戳到宁江的脸上。

    “这就是你们两个想要求我们李家出手救的义子?连一点礼数都不懂吗?这种小混蛋还是死了好。”

    李清韵的母亲说道,冷漠无情,她在李家有不少子嗣,地位非凡,平时哪个小辈见了她,不是恭恭敬敬的向她行礼?

    宁江区区一个小辈,而且是从小地方来的,居然这么猖狂。

    而站在那里的李时雨,心头狂跳,拼命的给其他人打眼色。

    他们不知道,但刚才在荷园见证了一切的李时雨,哪里不知道宁江的恐怖。

    对于这样一个敢同时杀李家、皇甫家和飘雪公子的狠人来说,便是李家再强,又哪里会被他放在眼里?

    一旦惹怒他,有什么人是他不敢杀的?

    但是看着宁江那冰冷到毫无感情的眼神,李时雨嘴唇抖了抖,终是一个字不敢说,只能在心里叹息一声。

    “自求多福吧。”

    李时雨心中默默的说道。

    “小兔崽子,你是在质问我吗?没大没小。”

    中年男子眉头一竖,威严毕露,背负着双手道:“不错,那些话是我说的,宁长峰就是个懦夫,别说配不上李清韵,就算李家的一个下人,都不是他能高攀,有什么问题吗!”

    这已经是毫不留情,赤.裸裸的羞辱。

    宁长峰气的牙齿紧咬,李清韵也忍不住,想要反驳。

    “娘,交给小弟吧,他会付出代价的。”宁雨安摇摇头道。

    李清韵一愣,看着宁雨安坚定的眼神,还是点点头,相信宁江。

    “好,好,当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你已经是个死人。”宁江的声音寒气四溅。

    “找死,宁长峰,看看你教出来的是个什么东西,一点教养都没有,我看还是我来替你管教一下吧,小子,我也不杀你,就废你手脚,让你明白有些话不能乱说。”

    中年男子摇头叹息,他先天巅峰修为,哪里会把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放在眼中。

    他身体一动,整个人如同一柄出鞘长剑般,先天罡气在其双手之间汇聚,朝着宁江打去。

    “吓傻了吗?”

    看到宁江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李家众人的脸上浮现出不屑。

    想来宁江一个小辈人物,也绝无可能是先天巅峰的对手。

    只有李时雨一把扶住了洁白的额头,心中无奈叹息此人自寻死路。

    “跪下。”

    就在中年男子靠近宁江周身三丈范围的时候,随着宁江一声爆喝,轰然之间,重如山岳般的压力落在了中年男子的身上。

    “噗咚。”

    在这股力量之下,中年男子双膝一弯,当场跪了下来。

    “咔嚓。”

    由于力量巨大,脚下的青石地砖都碎裂开来,而他的双膝直接化作粉碎,发出凄厉惨叫。

    “怎么可能?”

    众人的脸色顿时变作骇然。

    中年男子更是惊恐无比,双目之中全是深深的恐惧,震骇道:“你是先天极限!”

    “辱我义父者,当杀!”

    宁江手指一弹,一道先天罡气如剑般撕裂空气,划过他的脖子。

    他眼睛睁大,脖子上浮现一道血线,血线越来越大,直到血液喷起,人头滚落。

    “啊!”

    眼看着自己的丈夫人头落地,此前那位中年女子发出尖叫,脸色煞白一片。

    其他人更是心惊胆战,瞠目结舌。

    这可是一位先天巅峰强者啊,居然就被弹指杀了?

    如果出手的人,是先天榜的老辈强者,那还情有可原,可眼前的只是一个少年啊!

    “先天极限?”

    宁长峰夫妻两人眼瞳一缩,嘴中念叨着这四个字,难以置信的看着宁江。

    “爹、娘,是真的,现在的小弟已经今非昔比,他已是天上雄鹰,展翅高飞!”宁雨安骄傲的说道。

    “你敢在李家之内杀人。”

    老妇气的眼睛都睁圆了,虽然她吃惊宁江的实力,但是更多的,是对宁江的愤怒。

    这里可是李家,是顶级豪门。

    她活这么大以来,还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的事情。

    “我有何不敢。”

    宁江平淡的站在那里,天塌下来都不惧。

    “你死定了,李家一定不会放过你!”

    那位中年女子怨恨的看着宁江:“你敢杀我丈夫,不止是你,就算你义父义母,也要一起陪葬!”

    “嗯?”

    宁江的眼神再度冷了下去,敢拿他珍视的人威胁他?

    “时雨,你快去通知你父亲,还有让老家主他们过来,将他擒下!”

    中年女子连忙对着李时雨,但是她发现李时雨摇了摇头,脸上露出苦笑,心头不由得咯噔一沉:“时雨,你是怎么了?”

    “大姨觉得我们李家,比起皇甫家如何?”李时雨问。

    “现在怎么问这个?皇甫家是名门,我李家确实不如,但跟现在有什么关系。”

    中年女子眉头猛地皱起,包括李清韵的母亲,都不解的看着李时雨。

    “你们有所不知。”

    李时雨看了眼宁江,美眸中浮现一些敬畏:“就在不久前,宁江宁先生在荷园大开杀戒,我李家和皇甫家的人,因为触怒了他,都死在了他手里,就连皇甫骁,也被击杀。”

    “你说什么?”

    众人勃然变色。

    李时雨深吸口气,继续道:“不止如此,就连九大公子排名第五,先天榜位列二十五的飘雪公子,都被宁先生一拳打死。”

    如果说之前的话,大家还只是惊骇的话,那么现在这句话,简直就是石破天惊了。

    飘雪公子,被一拳打死?

    那可是先天榜二十五,可以和他们老家主平起平坐的人啊!

    他们李家能成为顶级的一流豪门,地位尊贵,就是因为老家主的存在,但是老家主在先天榜上,排名也不过是二十罢了。

    这样的排名虽然稍稍高于飘雪公子,可谁都知道,以飘雪公子的潜力,未来必定要超过老家主。

    “时…时雨,你…你不是在和我们开玩笑吧?”

    那个中年女子身体巨震,不敢相信。

    但是李时雨眼神中对宁江的敬畏,又清楚的告诉他们,一切都是真的!

    “宁先生不是你们所能得罪,你们不要自误。”李时雨摇头道。

    中年女子脸色死灰,脖子僵硬的看向宁江,嘴唇颤抖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刚才说要让义父义母陪葬?”

    话音落下,宁江弹出一指。

    噗嗤。

    她的眉心出现一个血洞,身体倒了下去。

    看着宁江一言不合,就连杀两人,为首的老妇人又惊又怒,把矛头指向李清韵:“清韵,看看你养出了什么孽障,他杀的人可是你的姐妹,你就无动于衷吗,你还有没有人性?”

    “闭嘴!”

    宁江爆喝一声:“当年你将义母逐出李家,与她恩断义绝之时,你有没有人性?就连安姐姐都被你们李家抓走,当成联姻工具,你可曾想过她是你外孙女?”

    “无情无义的人,是你们李家,就凭你的嘴,也配谈人性?”

    “好,好。”老妇气的脸色发白:“你仗着修为高强,就胡乱杀人,我相信李家的两位先天极限,一定不会坐视不理。”

    “是吗?”

    宁江眉头一挑,声音响亮起来:“你们两个看了那么久,还不出来,是要我动手把你们揪出来吗?”

    “小友神通广大,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小友。”

    两声苦笑响起,这时候,两道身影走了出来。

    “老家主,爷爷。”

    李时雨叫了一声,来的两个老者,一个是他爷爷李同胜,还有一个就是李家的老家主李湖清。

    她爷爷也是先天极限,但是未曾排入先天榜。

    “老家主,此子在李家大开杀戒,还请老家主做主。”老妇连忙说道。

    “哼。”

    李湖清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没有理会她的话,而是走到宁江身前。

    这位在先天榜上排名二十、威震青云、金鼎城无人不知的顶级人物,向着宁江一拱手:

    “李湖清见过宁先生,还请宁先生息怒,这件事情,我李家一定会给宁先生一个交代!”

    先生,这是一种对强者的尊称。

    李湖清已经知道在荷园发生的事情,宁江和李时雨他们来李家的时候,是不急不缓的走过来。

    早在他们到来之前,就有人马不停蹄的把荷园发生的一切传了过来。

    面对着这位一拳打死飘雪公子的恐怖少年,他这位老家主,也不得不低下尊贵的头颅。

    他可不希望自己的李家,因为李同光这一脉人犯下的错误,而遭受牵连。

    “老家主,你…你…”

    看到李家最强者向宁江低头,老妇已是瞠目结舌,只觉得自己一切的认知都崩塌了。

    李时雨的眼神中则是越发敬畏。

    这个少年,以恐怖的实力,压得李家低头,堂堂金鼎李家,这么鼎盛的家族,面对宁江之时,却也只能低头服软,乞求原谅。

    见到宁江不说话,一边的李同光连忙跟着道:“请宁先生恕罪,这是李同光一脉做出的事情,与我们李家大多数人无关,请宁先生明鉴。”

    “无关?李同光一脉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你们会不知道?”

    宁江声音冰冷:“你们明明知道这些事情,却什么也不做,那就是在默许他们。至于现在会出来道歉,也不过是因为顾忌我的实力,恕罪?哪有那么容易!”

    闻言,李湖清和李同光脸色一变,正要再说。

    “你们李家的事情,我稍后再跟你们算账,在此之前,我要先杀一些人。”

    宁江目光抬起,看向远方。

    半空中,四道身影气势汹汹的朝着此地冲来,伴随着一道惊天动地的吼声:

    “宁江,滚出来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