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132章 谁给你的胆子
    中年女子和李清韵年龄相仿,衣着富贵,她冷眼看过来,眼中全是对宁长峰的不屑和讥讽。

    “哼。”

    听到李清韵的话,为首的老妇冷哼一声:“这么多年了,你还是那么倔强,死不认错。”

    “长峰对我一直很好,他是我喜欢的人,我追求自己的内心,有什么错?”

    李清韵目光复杂的看着老妇,这是她的娘亲,是李同光的妻子。

    和李同光一样,她这个娘亲对于她当年嫁给宁长峰,抱有巨大的成见。

    老妇打心底里,看不起宁长峰,看不起这个从小小白泉镇过来的人。

    在她心里,李清韵最少也要嫁给一流豪门,宁长峰不过是癞蛤蟆吃天鹅肉。

    当年为了此事,她甚至是说过和李清韵恩断义绝,斩断母女关系这样的狠话。

    “李清韵,你怎么和娘亲说话的?当年你不肯听娘亲的话,知道娘亲有多么伤心吗?”

    之前那个中年女子说话了,她也是老妇的一个女儿,但是年龄要比李清韵大上三岁,按照辈分,李清韵还得叫她一声姐姐。

    此时此刻,这个李清韵的姐姐仿佛一头好斗的大公鸡,对着宁长峰毫不掩饰的释放着敌意:“你看看你跟的这个男人,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有什么出息吗?还不是蜗居在小小宁家之中,毫无建树,这么没用的一个人,你当初跟着他,真是瞎了眼。”

    闻言,宁长峰的手掌不由得紧握起来。

    他反驳不了对方的话。

    他修炼天赋平凡,一点也不出众,直到如今,修为也只有先天中期而已。

    这样的修为在白泉镇那个地方,能够受到重视,走到哪里,都不会有人轻易折辱。

    可是跟李家这样的顶级豪门比起来,他这点修为太弱了,在李家面前不堪一击。

    “你说我可以,但不要说长峰。”

    李清韵眼神一冷,极力维护着宁长峰,他们夫妻多年,哪里是几句话就能挑拨的?

    而她性子一向独立果断,当年在李家所有人都反对的情况之下,她照样选了宁长峰,现在又岂会后悔?

    “呵呵,不如让我来说几句吧。”

    这时,一个中年男子走出:“宁长峰,我们都是武者,不如我和你切磋几下?当然,你若是不敢的话,那我也没话说,但是请你离开李家,我想李家不欢迎懦夫。”

    “不行。”

    李清韵神色一变,立刻拒绝。

    这种中年男子倒不是李家之人,此人乃是李清韵姐姐的丈夫,当年因为天赋好,实力高强,得以入赘了李家。

    当然,这也是因为李清韵姐姐并不出众的缘故,如果是李清韵这样的明珠,当年被李家视若珍宝,是打算拿出去和大家族联姻的。

    “算了,你也不要欺负他了,我料想他也不敢。”李清韵的姐姐嘲讽道。

    当年李清韵被捧为家族明珠,备受家族上下看重,光彩夺目,相比而言,她就受到了不少的冷落,不被重视。

    正是这样的落差,让她对李清韵一直抱有成见。

    谁想到当初的明珠李清韵,居然会做出明珠投暗的事情来,因此惹怒了整个李家。

    “李清韵,看看你嫁的是什么人,再看看我夫君,完全是一个天一个地,你还要说当年你的选择没有错吗?”

    中年女子骄傲道。

    她夫君的实力达到了先天巅峰,放在二流家族之中,都能当上族长。

    事实上,她夫君如今备受李家的重视,在李家得到重用,掌握了不小的权力。

    “我没错!”李清韵的声音坚定无比。

    老妇等人的脸色,皆是不悦起来。

    “宁长峰,你是懦夫吗?只会躲在女人背后?”

    这个时候,中年男子冷声道:“不如我给你个机会,你只要承认自己是攀了高枝,配不上李清韵,我就不为难你,如何?”

    宁长峰目光一黯,心中惨然,他已经看出来,今天这些人就是要侮辱他,想办法逼他离开。

    他如果接受切磋,对方势必会下狠手,到时候他就算不死,也得重伤。

    如果不接受,他就是懦夫。

    他现在进是死,退也是死,根本没有其他的路可选。

    “我义父义母是情投意合,两情相悦,谁说我义父配不上义母?”

    便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谁啊?”

    所有的目光望去,就见到三个人走了进来。

    “雨安,江儿。”

    宁长峰和李清韵的身体顿时一震,目光吃惊的看着两个人。

    不久之前他们还在担心宁江的安危,谁想到现在宁江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义父义母,我来晚了,让你们在李家受苦了。”

    宁江走到夫妻两人身边,眼中闪过一抹柔和。

    当年若非两人将他从江边捡来,抚养成人,他早就已经死去,最关键的是,他一个养子而已,两人却对他视如己出,从来不曾亏待过他。

    有的时候,两人对自己的好,甚至还要超过宁雨安。

    虽然不是亲生父母,却胜似亲生。

    而且若非是因为他中了黑玉火毒咒,也不至于逼的两人前来李家,结果被李家之人扣下,甚至连修为都被封锁。

    “好,好,你没事就好。”

    宁长峰夫妻两人的神态都有些激动。

    “义父义母,你们在李家内受到的一切不公,安姐姐都已经告诉我了。事情起因都是因为我,这件事情,我会让李家给出一个交代!”

    宁江语气冰冷。

    他从宁雨安那里得知,夫妻两人在这李家,就像是被关在了笼子里一样,没有自由可言,李家之人对待他们,也经常冷嘲热讽,言语不屑,让他们受尽了侮辱。

    可以说,在这李家的每一天,夫妻两人都在忍受着精神上的折磨。

    “嗯?宁雨安,你怎么在这里,今天晚上不是和皇甫家的联姻吗?你怎么提前回来了?”

    那中年女子眉头一皱,又看着李时雨,道:“时雨,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对待李时雨,她的态度就好上许多。

    李时雨是李家有史以来最出众的天才,又是如今家族族长的亲生嫡女,身份贵重,倒不是她能得罪的。

    李时雨正要说话,但宁江的声音先她响了起来:

    “你刚才说什么?说我义父是懦夫,配不上我义母?谁给你的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