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131章 登李家大门!
    在程寒山被一拳打死的时候,整个金鼎荷园,已经化作了一片寂静。

    本来今晚这场宴会,邀请了整个金鼎城的名流,凡是有头有脸的人,全部都到了这里。

    换言之,能够在这里的,全部是金鼎城的大人物。

    此刻,他们的心中只有深深的惊骇,眼神中充满了惊恐。

    就在他们的眼前,李家和皇甫家的人,被大杀一通。

    这简直是做梦一样的事情,李家和皇甫家在金鼎城高高在上多少年?他们就是金鼎城的王,呼风唤雨,掌握生杀大权,跺一跺脚,都能让金鼎城震上几震,平日里谁敢招惹他们?

    可是现在除了一个李时雨,全部都被杀了。

    甚至连飘雪公子程寒山,都被一拳打死。

    那可是飘雪公子啊!

    九大公子排名第五,先天榜位列二十五,整个青云国年轻一辈的领军人物,他是人中之龙,前途无量,不知多少年轻一辈仰慕着他。

    这样的顶级强者,居然说杀就杀了?

    而且飘雪公子有那么弱吗?杀他居然只需一拳!

    众人只觉得手足冰凉,心中直坠深渊。

    “今天这件事情,一旦传出去,整个青云都要惊骇吧!”

    “此人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怪物?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便是腾龙公子的实力,也不过如此吧?”

    巨大的惊骇淹没了每一个人的内心。

    所有看着宁江的目光,都充满了敬畏与恐惧。

    宁江走出亭子,来到皇甫骁面前。

    皇甫骁之前被打了个半死,但终究还是有一口气。

    “你若放过我,那么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我可以让皇甫家不与你为敌!”

    此时此刻的皇甫骁,已经没有半点意气风华,有的只是深深的恐惧。

    他身体颤抖,脸色煞白一片,宁江这个人简直天不怕地不怕,连飘雪公子都敢杀,还有什么是他不敢做的?

    “挽回的余地?不用了,等我杀了你之后,我会让皇甫家给出交代。”

    宁江双瞳淡漠,无喜无悲:“你敢逼我姐姐嫁给你,就算你上天入地,我都要杀你!”

    伸出手掌,宁江一把抓住皇甫骁的脖子。

    “咔嚓。”

    伴随着一道骨裂声音,皇甫骁脖子断裂而死。

    四周,更是寂静。

    空气压抑的似乎要令人窒息。

    皇甫骁被杀,同样是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皇甫骁固然不如飘雪公子,可这金鼎城,终究是皇甫家的地盘。

    所有人都可以料想到,等皇甫家的人知道此事之后,会是何等的暴怒。

    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势必要发生。

    李同光跪在那里,嘴唇颤抖,他的心中已是无穷悔恨,宁江的实力,只怕可以和腾龙公子媲美吧?

    如果当初,他对宁雨安好点,如果当初,他没有和李清韵决裂。

    那么宁江,也会和李家结下牢固的良好关系吧?

    “他的实力,只怕不比腾龙公子弱,而他要比腾龙公子更加年轻,更具潜力。”

    李时雨的美眸之内异彩涟涟,她是个心高气傲之人,就算是飘雪公子追求她,她也看不上。

    她自问,若是宁江追求她,恐怕她就不会抗拒。

    但是一想到之前,宁江对待她的那种冷漠态度,她的美眸又是一黯,刚才若非宁雨安求情,她现在就已经是死人一个。

    自己的绝世美貌,在宁江的面前居然一点用处都没有。

    想到这里,她又看向宁雨安,美眸中不由得露出了一些羡慕,甚至是嫉妒。

    没错,就是嫉妒!

    她身为李家的天骄之女,名家榜第三,金鼎城第一美人,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女子嫉妒过,也没有哪个女子值得她去嫉妒。

    但是宁雨安不一样!

    “我出身比她好,从小就备受家族看重,而她母亲被逐出李家,是李家弃女,父亲也不过是一个小小宁家之人,毫无背景可言。可是,她却有一个这么在乎她的弟弟,为了她杀上荷园,大开杀戒,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她受了委屈。”

    李时雨的心中满是羡慕。

    有谁能为了她,这样大开杀戒,不惜得罪李家、皇甫家和程家三大势力吗?

    她哪里看不出来,宁雨安在宁江的心中,有无比重要的地位。

    而她不输于宁雨安的绝世美貌,却让宁江多看一眼都做不到。

    在家世上,她或许远远胜过了宁雨安,可是在此刻,她一败涂地。

    一时之间,李时雨心中滋味难明。

    “安姐姐,皇甫家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不过现在,我们先去李家接义父义母,李家关了义父义母那么久,也欠我一个交代!”

    宁江走过来,轻轻拉住宁雨安的手。

    “嗯。”

    宁雨安的眼神柔情似水,眼中满满的都是幸福,她一直相信,自己的小弟一定会来找她,宁江也真的来了。

    这个从小到大,一直不离不弃的小弟,终于彻底的成长起来,能够替姐姐遮风挡雨,保护姐姐了。

    “带我去李家。”

    宁江冷冷的看向李时雨。

    “是。”

    李时雨叹息一声,又哪里敢不听这个杀神的话。

    “金鼎城要翻天了!”

    “有谁知道他究竟是谁吗?”

    等宁江离开之后,荷园之内那种令人窒息的氛围,终于是得到了缓解,原先不敢出声的众人,此刻爆发出了山呼海啸一样的声浪。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恐怕他就是上一届的名家榜榜首,白头剑宗宁江!”

    “还叫什么白头剑宗,他这样的实力,已经有资格得到公子封号!”

    “皇甫骁死了,恐怕皇甫家要发疯了吧。”

    ……

    李家,作为金鼎城的顶级一流豪门,整个家族富贵奢华,其内遍布了亭台殿宇。

    一间院落中。

    有一对夫妻眉关紧锁,愁眉不展。

    “哎,不知道今晚这场联姻,雨安那丫头又会怎么应对。”

    宁长峰五官刚毅,身材健硕,穿着一身青袍。

    在他旁边,还有一位女子,四十岁上下,但皮肤光滑,风韵犹存,跟二十多岁的女子一比几乎看不出什么差别。

    她的气质是一种柔美,五官和宁雨安很像。

    这是宁长峰的妻子,李清韵。

    “如果父亲真的逼雨安嫁给皇甫骁,以那丫头的性子,只怕宁死也不会屈从。”

    李清韵对于宁雨安非常了解,别看她的闺女平时温柔如水,性子温婉,可是一旦刚烈起来,死也不怕。

    想到这里,李清韵手掌不由得握起,她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李同光,眼中既有愤怒,也有悲伤。

    在当年,她也是李家有名的美女,被李家视作一颗明珠,而当初她的父亲就想操控她的婚姻,让她去嫁给门当户对的大家族之人。

    但是她没有听从李同光的安排,而是听从内心,和宁长峰在一起。

    经过一番剧烈抗争,她如愿以偿,可也因此,李同光和她决裂。

    令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时隔将近二十年,这样的宿命,又要落在宁雨安的头上。

    “也不知道江儿那孩子现在怎么样了?”

    宁长峰又担心起了宁江,他和李清韵来到李家,本身就是为了宁江的黑玉火毒咒。

    谁想到居然被李家关了起来,不得离开。

    万幸的是,宁雨安来了之后,告诉他们宁家的黑玉火毒咒已经化解,而且还是名家榜榜首,只是受了一些伤势,需要时间来恢复。

    对于这件事情,宁长峰夫妻两人又是骄傲,又是担心。

    骄傲宁江的成就,担心他的伤势。

    宁江虽说不是他们亲生,可是十几年相处下来,他们对于宁江是视如己出。

    “江儿吉人自有天相,我相信他一定不会有事的。”李清韵叹息道:“只是雨安那孩子,又该怎么办?你也不是不知道,那孩子对江儿的心意。”

    他们两个做父母的,又哪里察觉不到宁雨安对宁江的心意,不过对于这件事情,他们一直是默默祝福,也不说破。

    “可恨,只怪我实力不足!”

    宁长峰狠狠一拳打在了墙上,从其拳上,鲜血直接流了下来。

    按照道理,武者不该如此脆弱。

    但是他和李清韵的修为,全部都被封锁住,现在就跟凡人没有什么区别。

    “你现在自责也没有用,等父亲回来,我再去求求父亲吧,大不了我以死相逼。”

    李清韵心疼的捧起宁长峰的手掌,帮他擦去鲜血,包扎起来。

    “清韵,对不起,都是我没用,跟着我,让你受苦了。”

    宁长峰的心中很不是滋味,他是个铁汉子,一向坚强之极,可是眼下,却双眼酸楚,忍不住想要流泪。

    李清韵身为李家明珠,当初若非是因为跟着他,也不会遭受这么多的委屈。

    而他若是能够争气一些,实力够强,也能压服一切。

    “呵呵,宁长峰啊,你还算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没用。”

    一个刻薄的声音传来:“当初李清韵嫁给你,就是一个错误的选择,不但让李家丢脸,也害了她自己的前途。”

    一群人走了进来,领头的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说话的则是其身旁一个中年女子,和李清韵年龄相仿。

    “我嫁给长峰,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从来没有后悔过,这也不是什么错误的选择!”

    李清韵脸色难看,一字一字坚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