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124章 赶到金鼎城
    三具尸体倒在地上,宁江连眼皮都不眨一下。

    上一次年度聚会的时候,念在旧情之上,他没有为难三人,已经饶过他们一次。

    可是他们本性不改,一错再错,更是和陈世通混在一起,助纣为虐,如此一来,宁江也只有杀了他们。

    宋家的众多先天境强者,此时都敬畏无比的看着宁江。

    谁能想到,他们宋家的危机,居然就这样被轻描淡写的化解。

    “带我去看看宋天正吧。”宁江淡淡道。

    宋天正被陈世通打成重伤,下不了地。

    而当时陈世通打得主意,是要让宋天正眼睁睁看着,宋家被他一点点的毁灭,以此让宋天正尝受到心灵上的折磨。

    正是因为这样的心思,使得宋天正保住了一命。

    当在后院屋内见到宋天正,宋天正在听说了陈世通被宁江一拳杀死之后,同样是震的目瞪口呆。

    “剑宗神威。”

    宋天正躺在床上,脸色激动,甚至要不顾伤势,给宁江行礼,不过被宁江阻止。

    其他人看着宋天正的样子,都清楚他的心思。

    这一次宋家赌对了,他们半年之前,在宁江的身上押宝,以宁江当今的威势,他们宋家往后将会受益无穷。

    之后,宁江细细查看了一下宋天正的伤势。

    他发现对方五脏六腑都受到了重伤,内伤严重,好在是没有生命危险,以先天巅峰武者的生命力,只要服用一些丹药,一两个月便能痊愈。

    刚好,宁江的身上就有一些疗伤用的丹药,给了宋天正几颗。

    这些丹药倒不是他炼制,而是他从昆仑的药库中随手拿来。

    昆仑最大的资本是什么?就是八位炼丹大师,最不缺的就是丹药。

    这些丹药是精品品质,虽然远远比不上他自己炼制,但身上常备一些,有时也能解决不时之需。

    “你好好养伤,再有事情的话可以去落阳城,那里是我大本营。”

    宁江没有忘记当下还有最紧急的两件事情。

    一个是处理宁长翰。

    还有便是去金鼎城李家!

    “恭送剑宗。”

    唰。

    在宋家众人的恭送之下,宁江冲天而起,几个眨眼就消失无踪。

    “哥,你怎么了?”

    宋慕儿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发现宋子文目光复杂的看着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宋子文轻叹一声,道:“慕儿,你可能喜欢上了一个不该喜欢的人。”

    闻言,宋慕儿美眸一黯。

    她何尝不明白,现在的宁江太耀眼了,就像天上日月,让她遥不可及,而她更明白,宁江的潜力远不止于此,他还会不断的提升。

    这样的人,她这辈子恐怕都难以追上。

    “我不后悔。”

    宋慕儿抬头看天,美眸坚定。

    宁家。

    宁守敬一脉的人聚在一起,其乐融融。

    “大哥,恭喜,你今天受到老家主夸赞,而且老家主开始把一些核心权力交给你,看来是要培养大哥做接班人了,我敬大哥一杯。”

    老二宁长明一脸羡慕的说道,举起一杯酒,一口饮下。

    “哈哈,二弟客气了。”

    宁长翰喝了不少酒,脸色红润,意气风华。

    他本身就是颇有手段之人,人脉极广,而且他的儿子宁丰现在投在了一位先天极限强者的麾下,受到看重。

    如此一来,他在宁家的地位也水涨船高,因此受到了宁老家主的看重。

    就在今天,宁老家主找他谈了一谈,还把一些核心权力交给了他。

    “大哥真是生了一个好儿子,我看宁丰那孩子必定会出人头地,成为白泉镇年轻一辈第一人,连宋子文也要被他超越。”老三宁长高也恭维道。

    “宁珊啊,你怎么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这时,宁长翰问道。

    酒桌之上,唯一的一个小辈就只有宁珊。

    宁珊看了看几人,犹豫一下,还是道:“大伯,那个陈世通臭名昭著,当年无缘无故屠杀了一个家族,宁丰大哥他们三人和陈世通搅在一起,就怕受其影响,也成为陈世通那样的人。”

    宁珊心中良知未泯,存有底线,她知道那个陈世通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没有和宁丰他们搅在一起。

    而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再纯洁的白莲花,碰到了墨水,也要被染黑。

    “胡说八道。”

    宁长翰一拍桌子,冷哼一声,怒道:“宁丰是我孩子,我对他最清楚不过,他绝不可能变坏,今天的话,绝对不可以拿到外面去说,否则被陈前辈听到,只怕他会大发雷霆,知道了吗?”

    “大哥,宁珊她还是孩子,你不要和她计较。”

    宁长明连忙赔笑道,同时瞪了眼宁珊:“臭丫头,还不快向大哥认错。”

    宁珊心中委屈,她突然想起了宁江,如果是那个人的话,以其傲骨,无论是谁,都不可能让他低头吧?

    可她就远远做不到,当下在几个长辈的目光逼压之下,她哪怕再不情愿,也只能认错。

    张了张嘴,宁珊正要认错,突然一道声音传进来:

    “有意思,想不到能够看透陈世通,不屑与其为伍的,反而是个女子。你们这几个长辈,只想着和陈世通勾结,却不明白,我辈武者,有所为有所不为,有的时候,宁可渺小平凡,也绝不与恶徒为伍,这是任何人都该有的底线!”

    一道身影走了进来,满头白发,不是宁江又是何人?

    他诧异的看了眼宁珊,倒是有些刮目相看,想不到这个女子能有这样的觉悟,敢于点破陈世通的大恶。

    仅仅从这一点来看,宁珊比其他人都要更强。

    “你居然没死,今天你来这里是要做什么?你不是已经和我们宁家决裂了吗?”

    宁长翰目光冰冷的看着宁江,对于这个和他们没有半点血缘关系的人,他没有任何好感。

    “我已经从宁丰他们那里知道,当初安姐姐被抓走,就是你出的主意,对不对?”宁江道。

    “嗯?你见过丰儿他们了?那他们人呢?”宁长翰眉头一皱,突然有些不好预感。

    “宁丰、宁定、宁奇,全部被我杀了,还有陈世通,也死在了我手里。”

    宁江懒得多言,直接了当:“宁长翰,我今日过来,是来杀你,安姐姐是你侄女,你却不念亲情,算计于她,罪该万死!”

    连让宁长翰说话的机会都不给,话音一落,宁江一指已是弹出。

    “哧。”

    和宁丰三人一样的死法,他眉心被前后贯穿,死不瞑目。

    “嘶!”

    其他几个长辈眼瞳紧缩,倒吸冷气,就在刚才,还意气风华的宁长翰,一眨眼就化作了尸体,这一幕也让他们的身体剧烈颤抖起来。

    “跪下。”

    宁江一声爆喝,全身气势压迫,除了宁珊以及首位之上的宁守敬之外,剩下的几个长辈根本抵挡不住,“噗咚”一声跪了下来。

    “这次念在你们没有参与的份上,我不杀你们,记住,你们将来若是和宁长翰一样,敢算计安姐姐,我决不轻饶。”

    “是,是。”

    感受到整片空间中的冰冷杀意,几个人全部脸色苍白,连连答应。

    他们毫不怀疑,若是敢违抗一句,这个少年就会让他们血溅当场。

    冷哼一声,宁江转身就要离开。

    宁珊咬了咬嘴唇,上前一步,道:“宁江,对不起。”

    “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一切都过去了。”

    往事如烟,风.流云散。

    宁江猛地冲天而起,从宁家离开。

    当他走远之后,宁珊再也忍不住,肩头一颤,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她知道,自己永远错过了宁江,错过了这个曾经喜欢过她的少年……

    “哎。”

    老爷子宁守敬长叹一声,站起身来,泪流满面,仿佛老了十岁:“错的都是我,都是我啊!如果在过去,我能对他好一点,长翰做出那些事情的时候,我也能加以阻止的话,那他就是我宁家的人啊!”

    “我们亲手赶走了一条龙!”

    听到老爷子充满了悔恨的话语之后,宁长明、宁长高几个人,这时也都是满脸悔恨。

    可惜,大错已经铸成。

    在宁江冲天而起的那一刻,他和宁家就再也没有了瓜葛。

    ……

    呼啦。

    宁江一路飞出白泉镇,以最快的速度朝着金鼎城而去。

    这一次宁雨安被抓走,和他分别了将近半年时间,姐弟两人从小就一直在一起,互不离弃,还从未分开过这么久。

    “半年不见,只怕安姐姐担心坏了。”

    宁江轻语,以他对宁雨安的了解,那个善良的温柔女子,心中估计是一直在牵挂着他的伤势问题。

    “李家,你最好对安姐姐好点,若是你让安姐姐受到半点伤害的话,别怪我大开杀戒,血洗李家!”

    一股可怕杀意在宁江的心中翻涌,随时都会爆发而出。

    宁雨安是他心中的逆鳞,不可触碰。

    李家抓走宁雨安,已经是触碰到了他的底线,他的杀意还从来没有这么强烈过。

    白泉镇距离金鼎城,让普通的先天境武者赶路的话,少说要三天左右的时间。

    不过宁江飞行起来,速度快了十倍都不止。

    半天之后,当他翻越一片山脉之后,金鼎城终于出现在了视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