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122章 大清算,宋家危机
    大雨下的更猛烈了,天上电闪雷鸣。

    星月湖四周,无数的武者皆是敬畏无比的看着宁江,看着那个宛如太阳神子一般的少年。

    他浑身上下没有沾染半点雨水,在那样激烈的战斗之中,身上连片衣角都没有受损,柳元龙说他杀先天极限是杀鸡,没有任何夸张的成分。

    谁才是落阳城的王?

    这个答案,在王降世化作一团血雾的时候,已然揭晓。

    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从今天开始,宁江将会君临落阳,成为落阳城当之无愧的“王”。

    并且,不只是落阳城,以他实力,足以和青云国最顶尖的人争锋。

    “王降世死了,哪怕是腾龙公子的名头,都没能保住他。”

    “都说腾龙公子霸道无比,唯我独尊,是一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性格。今日宁江杀了王降世,还打伤腾龙卫的副统领,将来他和腾龙公子之间,势必会有一战!”

    周围的武者议论着,不免有些兴奋起来。

    腾龙公子现在是青云国年轻一辈第一人。

    宁江则是后起之秀,以他展现出来的实力,至少能排入先天榜前十。

    他们两个人,是针锋对麦芒。

    强强对碰,到时候谁能更强一筹?

    “听那个腾龙卫的副统领说,腾龙公子似乎是在闭关之中,估计是在为即将到来的天才盛会做准备,这一届天才盛会,恐怕腾龙公子第一的位置,将要受到挑战了。”

    “以宁江现在的实力,九大公子也只有前三的人,才能和他一战,而在九大公子之中,他是最年轻的一个!”

    四周无数人感到心悸,最年轻,就意味着最有潜力。

    所有的九大公子,都已经超过了二十岁,宁江却只有十六岁,何等的恐怖?

    “昆仑和柳家,他们当初在白头剑宗的身上压宝,真是赌对了啊。”

    无数武者发出感叹。

    昆仑和柳家遭受灭顶之灾的时候,当时还有很多人幸灾乐祸,觉得他们是跟错了人,选择错误。

    但今天,宁江肉身破音障,以王降世的命,向整个落阳城宣告着,他回来了,以无敌的姿态王者归来!

    从今往后,还有谁敢对宁江不敬?

    这一刻,众多的目光都变了,露出深深的敬畏。

    过去的宁江,虽是昆仑之主、白头剑宗,可实力终究只有后天巅峰,很多人对他还是抱有不屑。

    然而如今,他已经拥有了足以在整个青云国叱咤风云的惊世实力。

    任何一位强者,只有自身强大,才能压服一切,使人心服口服。

    “拜见白头剑宗。”

    这一刻,声浪惊天动地,将天上的雷鸣之声都压了下去。

    全场的武者,皆是抱拳一拜,向宁江这位顶级强者示以敬意。

    “哈哈哈哈,看来阁主把他从名家榜除名,也不是什么尴尬的事情,以他的实力,的确不该待在名家榜,而是该排在先天榜。”

    罗海松发出震天大笑:“只怕曹护法也想不到,他会成长的如此之快吧?不知道这一次,阁主会把他排在先天榜第几,而且,他会得到怎样的公子封号?”

    四周无数的年轻人,听到罗海松的话之后,皆是满脸羡慕。

    公子封号,这是青云国年轻一辈至高的荣耀。

    “以后,或许他真能帮我……”

    月怜溪喃喃,她玉腿修长,酥.胸饱.满,美眸失神的看着宁江。

    在宁江的身上,她看到了希望。

    “厉害,太厉害了,我本来以为,李家的李时雨,皇甫家的皇甫骁,是顶级的天才,可是和他一比,差的太多了。”

    从金鼎城小家族康家而来的康楚,此时的心中只有深深的敬畏。

    什么李时雨,什么皇甫骁,都被她抛在了脑后。

    “以后在落阳城,还有谁能和我们抗衡?”

    昆仑和柳家的人,一片大喜之色,半年之前,他们被逼的狼狈的离开了落阳城,几乎是丧家之犬。

    可是如今,那个少年以无敌般的姿态,带领他们夺回了一切。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相比昆仑这边的欢喜,王家的众多先天境强者则是面如死灰,满脸绝望。

    “这一定是场梦。”

    有人狠狠掐着自己的肉,希望从梦中醒来。

    “王家完了。”

    四周的众多武者这个时候纷纷远离了王家,他们知道一场大清算将要到来,称霸了落阳城半年之久的王家,即将成为过去。

    “这里的事情,交给你们,我要回一趟白泉镇,有点账我要清算!”

    宁江向昆仑的人说了一声,接下来的大清算,并不需要他出手。

    “唰。”

    他的身形一下冲天飞起,御空而行,在所有人的目送之下,迅速离开。

    就在他走后,昆仑和柳家的人,包围住了王家众人。

    一场杀戮,在大雨中就此展开。

    ……

    唰。

    宁江速度极快,如箭直射,划过长天。

    武者修为一旦到了先天极限之后,就能御空而行,当然,比起灵境还是有所不如。

    灵境飞在高空之中,能够触碰到云端,一飞行起来,几天几夜都不会有问题。

    先天极限强者便只能在低空飞行,一位先天极限,正常情况下飞行几个时辰就会坚持不住。

    一般来说,先天极限强者很少会选择长时间的飞行,这是种剧烈的消耗,把体内罡元消耗殆尽之后,又要花大量时间补充。

    可是宁江不同,他在御空飞行的同时,还能一边吸收元气。

    一边消耗,一边补充。

    对于其他武者来说,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像呼吸一样,吸气的时候,不可能又同时呼气。

    但是吞天魔功赋予了宁江三个元府!

    他一个元府消耗着罡气,另外两个元府,就可以用来吸收元气。

    此刻,在他迅速飞行的同时,他手里也握着元石,一边飞行,一边吸取元石能量,转化罡气。

    “宁家,不知道安姐姐的事情中,你又是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宁江目光寒冷,他这一次回去白泉镇,是因为宁雨安。

    根据柳献玉所说,在月牙湖他陷入昏迷之后,当时是被偷偷藏在了宋家,进行养伤。

    他受伤之后,宁雨安一直是不分日夜的陪着他,几乎寸步不离。

    而当时知道宁雨安和他藏在宋家的人,也只有昆仑的少数人而已,李家根本不知道宁雨安的踪迹,又怎么可能抓走宁雨安?

    可是后来,宁雨安突然听到宁家放出来的风声,说是宁长峰和李清韵回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宁雨安自然是连忙赶回宁家,想要见见自己的父母。

    可是谁想到,她回到宁家之后,根本没有见到自己的父母,在那里等她的,是李家的人!

    李家的人不由分说,直接抓走了宁雨安。

    这笔账,宁江必须要算!

    “刚好去金鼎城的路上,也要经过白泉镇。”

    白泉镇位于落阳城和金鼎城的中间,解决完白泉镇的事情之后,宁江便会前往金鼎城。

    ……

    白泉镇。

    半年之前,在月牙湖发生的一战,现世的灵境强者,在一段时间之内,使得白泉镇成为了青云国的风暴中心。

    当时不知道有多少强者赶来白泉镇,希望见到那位神秘的灵境强者。

    当然,抱着这般目的而来的武者,都是扑了个空。

    如今半年过去,白泉镇的热度倒是降低了许多,但是当初赶来这里的众多武者,仍旧留下了一部分。

    宋家大院。

    众多宋家先天境强者握紧了拳头,脸色愤怒。

    “咳咳……”

    宋子文脸色苍白,虚弱的咳血。

    在其胸口之上,是一道掌印,将他打成了重伤。

    在宋子文的身旁,宋慕儿搀扶着他,满脸愤怒的看着对面的几个人。

    在他们的对面,是几道趾高气扬的年轻身影。

    这几人,意气风华,赫然是宁丰、宁定他们几个人。

    当然,这几个年轻人并不是一行人的主角,身为主角的,是站在他们身前,一个相貌丑陋的老者。

    老者名为陈世通。

    在其身上,是先天极限的气息!

    “不用这样看着我,我所做的一切,也全是你们宋家当年咎由自取。”

    陈世通冷笑连连,他只有一个耳朵,左脸上还有一道疤痕,说话之时,疤痕蠕动,更显恐怖。

    这些伤势,是在十几年前,拜宋天正所赐。

    “可恨啊。”

    宋家的众多先天境强者暗暗咬牙,这个陈世通在当年是一号恶人,横行霸道,行事肆无忌惮,不知犯下了多少罪孽。

    当年曾有一例,是他喝醉酒之后,无缘无故在一个小家族之中大杀一通,把那个小家族的满门上百人口给杀了个干净。

    也是因此,引来了宋天正的追杀。

    宋天正追杀他,是替天行道,行侠仗义。

    可惜在当年,被陈世通逃了出去,就是因此,埋下了祸根。

    十几年后,陈世通回来报仇,修为竟然达到了先天极限,分明是有什么机缘造化。

    而在陈世通身旁的宁丰宁定几人,则是靠着奴颜婢色、阿谀逢迎,讨得了陈世通的欢心,投在了他的麾下。

    “陈前辈,刚才宁丰和我哥公平交手,你见宁丰处于下风,突然对我哥出手,不觉得有辱身份吗?”

    宋慕儿的俏脸之上如带寒霜,如果不是陈世通突然出手,宁丰根本不是宋子文的对手。

    这段时间以来,陈世通天天来找麻烦。

    以前是陈世通自己动手,这次则是让宁丰他们动手。

    “嗯?你算什么东西,敢质疑我?”

    陈世通冷哼一声,目光盯向宋慕儿。

    宋慕儿闷哼一声,脸色苍白。

    “宋慕儿,给你个机会,做我女人,这样我还能向陈前辈求情,让陈前辈放过你们。”这时,宁丰冷笑开口,意气风华。

    对于宋慕儿,他爱慕已久,可惜这个白泉镇有名的美人,对他一直是不假辞色,特别是半年之前,宁江的那件事情,更是让他记恨已久。

    “休想。”宋慕儿直接拒绝。

    “你是不是还在想着那个宁江?”宁丰冷漠道。

    “是又如何?”宋慕儿的美眸中流露出厌恶之情,讥讽道:“跟宁江相比,你实在差了太多,连宁江十分之一都比不上。”

    “宁江,他已经死了。”

    再次听到这个名字,宁丰恨得咬牙切齿:“你不肯也没关系,那就一个个的杀了宋家之人,看你答不答应!就先从这个宋子文开始!”

    闻言,宋慕儿的俏脸化作雪白。

    “谁说我死了?”

    一个幽幽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