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118章 从这里开始,从这里结束
    星月湖。

    一艘小木船在湖面上缓缓前行。

    漫天大雨“噼里啪啦”的打在湖面之上,让整片大湖不停的溅起水花,别有一番美景。

    “自从昆仑和柳家被毁之后,王家就成了落阳城当之无愧的王,就连这片星月湖,现在都成了王家的地盘,王家也搬到了星月湖附近的山上。”

    说的是个站在小木船船尾,披着蓑衣的老伯。

    他修为不高,是个练气境武者,乃是这里的船夫,平时靠给人划船赚取一些元石。

    星月湖是被一片半圆形的山脉包裹,财大气粗的王家直接在山脉之上建造了楼台殿宇,在那里住了下来。

    对于王家霸占星月湖的山脉,落阳城很多人自然是感到不满,但只能是敢怒不敢言。

    此刻,在船头之上,白月茹撑着伞,站在宁江身旁,帮他挡雨。

    至于周凌薇和周楚楚姐妹两人,则是躲在船上的乌篷之中,姐妹两人修为不够,不想被大雨打湿,便只能躲在里面。

    划船的老伯一边划动小船,一边念念叨叨:“这星月湖可是一处胜地啊,每到晚上,湖水倒映诸天星辰,以此闻名,现在是雨天,就看不到这样的美景了。不过最有名的,还是半年之前,在这里举办的年度聚会。”

    “啧啧,那可真是一场巨大盛会,年轻人,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白头剑宗这个名字?那一战之上,老头子可是亲眼看到白头剑宗是有何等的妖孽,一剑败十杰,所向睥睨,真是恐怖。”

    白月茹听的面色古怪,看了身旁的少年一眼。

    白头剑宗,就在你眼前啊!

    不过宁江从上船开始,就一直是背对着划船的老伯,没有让他看到脸,加上现在大雨影响了视线,如此一来,这老伯自然是认不出宁江来。

    “嘿嘿,不是老头子吹牛,那白头剑宗以前还来做过老头子的船,和老头子聊过不少。”

    划船老伯说道,眼中闪过一些疑惑,他看着宁江的背影,倒是觉得有些熟悉,怎么好像跟白头剑宗很像?

    不过这念头一闪即逝。

    白头剑宗死了,天才殒落,这是连他也知道的消息。

    他也一次次的惋惜过。

    船头之上,宁江摇头一笑,这老头子倒是会吹牛,他什么时候和这老头子聊过?

    不过天下之大,什么人都有,有些人喜欢胡吹几句,也没有什么恶意,他也不需要去戳破。

    “噗咚。”

    湖面溅起水花,一条鱼被宁江钓了上来。

    他手里不是真正的鱼竿。

    是一股先天罡气,延伸出去,化作鱼竿,然后先天罡气又化作一条丝线,垂入湖中。

    他是在用先天罡气钓鱼。

    凝聚出一丝先天罡气不难,白月茹也能做到,可是像宁江这样,让先天罡气一直维持着不消散,不断裂,坚韧如同钢丝,难度上升十倍都不止。

    “你之前说到控制先天罡气的手段,很多先天极限都不如我,其实控制先天罡气,可以通过一些方法来提升。”

    宁江淡淡说道,白月茹聚精会神的听着:

    “以后你可以像我这样,用先天罡气钓鱼,等熟练之后,就可以试着用先天罡气编织成丝网,撒网捕鱼。”

    宁江的手掌一抓,一道道先天罡气落入湖中。

    片刻之后,仿佛一张无形的大网,从湖水之中捞起数百条鱼儿,悬浮空中。

    只要他心意一动,所有先天罡气形成的丝线,就能将这些鱼儿切割成粉碎。

    但他从不滥杀。

    哪怕只是一条小鱼,也是生命。

    手掌一松,先天罡气化作的大网消散,数百条鱼儿落入水中。

    “这……”

    划船的老者这个时候已经彻底的惊呆,这种手段,他听都没有听过,这个少年,究竟是何方神圣?

    他这船上到底是来了一个怎样的人啊?

    “咦?怎么那么多人。”

    就在这时,老者发现星月湖四面八方,涌来无数的人,黑压压的一片,人山人海。

    这种壮观的景象,他只在年度聚会的时候见过,而且这一次,比年度聚会更要夸张。

    无数的人来到了湖岸边,在那里停了下来,不再接近。

    老者发现,所有人的眼神,都看向自己这里,而在这些眼神之中,有敬畏、有嫉妒、有羡慕……

    老者听到周围的人在叽叽喳喳谈论着什么,尽管隔得很远,听的并不清楚,但是,当越来越多的声音进入耳中的时候。

    终于,他听清了众人在说些什么!

    “白头剑宗!”

    老者嘴中念着这听到的四个字,连浆都忘了划。

    他的目光瞬间看向宁江:“白头发,白衣服,万众瞩目……”

    当这些因素结合在一起的时候,一个名字,从他的心中升腾而起。

    宁江!

    “噗咚。”

    他的手掌一松,握在手里的船桨一下掉入了湖中。

    ……

    “昆仑和柳家的人都来了!”

    突然,四周密密麻麻的人群之中,爆发出一阵轰动。

    黑压压的人群分开一条道,走出了一群人,正是柳元龙率领的柳家众人,以及杜万青他们。

    “看来从今以后,我们不需要再藏头露尾了。”

    柳元龙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这几个月来,他们被逼的不敢踏入落阳城,一直躲在外面,这口气也是憋了很久。

    “落阳城本该就是我们的地盘,现在我们要拿回原先属于我们一切。”杜万青紧接着说道。

    他们的伤势倒是还没有复原,宁江打算解决落阳城的事情之后,就帮他们炼丹。

    “天涯阁罗海松也来了。”

    “天涯阁前不久发布的新一届名家榜,将白头剑宗除名,这下倒是尴尬了。”

    在众人的视线之中,罗海松脸上的确显露出一些无奈。

    “总阁主估计也没料到,白头剑宗还活着吧?不知道他现在的实力,究竟达到了什么地步?”听着周围的议论,罗海松苦笑道。

    “这家伙,从见到他的第一天起,就处处给人惊喜啊。”月怜溪声线娇媚,酥入骨髓。

    她也到了,妩媚妖娆的性感娇躯频频引来周围的视线,不知多少男子目光灼热的盯着她,暗暗咽着口水。

    “这些臭男人。”

    婢女秋月撑着伞,暗暗骂了一声,旋即看向宁江,不禁吃惊于自家小姐的眼光。

    谁能想到,当时在珍草堂断臂受辱的小小少年,会成长的如此之快?

    她想到一句话。

    **************,一遇风云便化龙!

    “王家的人应该要来了。”

    宁江站在船头,淡然自若,他没有亲自踏上王家,因为不需要这么做。

    现在落阳城已经震动,无数人都得到消息,赶来了这里,住在星月湖附近的王家,又哪里会不知道这里的情况?

    “一切的因,是从这里开始,一切的果,便从这里结束,这就是因果啊!”宁江的口气飘渺,仿佛是从九天而来。

    当初,他就是在这里杀了十杰,与各大家族结下了仇恨。

    如今,他又回到这里,要在这里结束一切。

    因缘和合,因果轮回。

    “来了!”

    人群爆发一阵冲天的声浪,无数的目光望去。

    大雨中,一群人面色沉重的走了出来。

    一共三十多位先天境强者,这就是落阳城最强的势力,一流豪门王家!

    为首的老者六七十岁,他看着瘦小,可是腰背笔直,如同直插长天的雄峰,锋芒毕露,威压四方。

    现今落阳城的第一强者,王降世!

    “哼。”

    王降世冷哼一声,方圆十丈的雨水都齐齐一震,他身体冲天而起,从所有人的头顶凌空飞过,落在了湖面之上。

    “老伯,我们退下吧。”白月茹道。

    战斗马上就要爆发,以先天极限强者的战力,他们若是留在湖面之上,难免会被余波波及,那可不是好受的。

    “好,好,想不到我的船,有一天能载到白头剑宗,真是死而无憾了。”

    老者看了看宁江的身影,满脸笑意,这也可以成为他往后向其他人吹嘘的一个资本。

    白月茹、周凌薇、周楚楚和老者四人连忙离开了这里。

    偌大的湖面之上,只剩下了一老一少。

    “如果我说,我们没必要生死相对,你会怎么想?”

    王降世看了宁江很久,突然道:“只要你愿意做我王家之人,我王家的女子随便你挑,我可以把一切都给你。”

    面对这个少年的时候,他的心中突然有了一丝动摇。

    在宁江的身上,他感到不到任何的锋芒和霸气,只有一种俯视众生的淡漠。

    “没用,已经迟了,当你对昆仑和柳家下手的那一刻,就意味着我们已经是不可化解的仇敌,况且王家的一切,你觉得我会看得上?”宁江淡淡道。

    “动手吧。”

    他的声音传入雨中,丝毫没有被大雨影响,显露出高深的修为。

    王降世收敛所有的杂念,不再有任何的迟疑。

    既然不可挽回,那么他就杀了宁江,只要宁江一死,一切都将结束!

    唰。

    寒光一闪,他取出了一杆长.枪。

    此枪通体漆黑,闪烁着光芒。

    这是一宗极品宝器。

    “出剑吧。”王降世长.枪直指宁江,战意强盛,一往无前。

    “对付你,何须出剑?”宁江无动于衷。

    “找死。”

    王降世长.枪一挺,枪尖似白虹贯日,刺破苍穹。

    所有人的心脏被揪住。

    此战,谁能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