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108章 悲壮,生死赛跑
    “嗤拉!”

    凌天虚单手背负在后,随意的一指点出,火焰剑芒划过虚空,由上而下,犀利绝伦。

    灵境武者,哪怕只是随意的一击,都要超过先天极限。

    以灵境武者的实力,十个先天极限都不是对手。

    况且凌天虚出自天剑宗这样的超级宗门,所学的功法都是顶级,再加上他是剑王体。

    拥有这种体质的人,战力超凡,近乎同阶无敌,越阶战斗,吃饭喝水一般简单。

    凌天虚这样的人,就算把先天榜上所有人都搬来,都不可能是他对手。

    “杀!”

    所有人都拼尽全力,打出最强一击,磅礴的先天罡气爆涌而出,凝聚在一起。

    轰隆。

    他们都是全力而为,可凌天虚的强横哪怕是他们联手也无法对抗,纵然只是一指之威,也所向睥睨,轻易的击碎他们的防御。

    “噗。”

    柳献玉、魏嫣然、宁雨安他们这些修为弱的,当场就喷出一口鲜血。

    昆仑的几位炼丹大师,嘴角溢血,连退几步。

    柳元龙和文翰城两大先天极限强者,也都不好受,神色发白。

    他们站在最前面,承受的压力自然也最大。

    “这就是灵境强者啊,一旦踏入灵境,身体化作灵躯,根本不是先天境能够抗衡!”

    “十个呼吸,这怎么可能做到?”

    周围众多家族的武者面露骇然,文翰城等人联手,都抵挡不住凌天虚的一指之威,十个呼吸又如何能够坚持?

    这才第一个呼吸而已!

    “以卵击石,不自量力。”

    凌天虚双瞳冷漠,再次一指点出。

    “噗。”

    这一刻,连柳元龙和文翰城都嘴角溢血。

    宁雨安三人更是如遭雷击,一张俏脸化作雪白,甚至倒飞出去几丈之远。

    第二个呼吸过去。

    “哈哈哈哈,再来!”

    柳元龙吐出一口血沫,全身先天罡元沸腾,他修炼的是掌法,手掌狠狠拍出,先天罡气凝聚成一只巨大手掌,数丈大小,一出现就打爆了空气,发出剧烈爆鸣。

    文翰城一剑斩出,先天罡元疯狂爆发,从其剑尖之上,一道剑芒迸射而出,似流星砸落,剑气浩荡,威猛无穷。

    整片空间仿佛被剑切割,变得凌厉之极。

    其他人也各自施展手段,打出最强的武技。

    “雕虫小技,蝼蚁终究是蝼蚁。”

    凌天虚冷哼一声,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手指修长如玉,燃起火焰,再度一指点出。

    空气变得滚烫,呼吸一口,都能感受到咽喉间的灼热。

    噗!

    所有人齐齐喷血,其中魏嫣然的修为还未踏入先天境,只有后天巅峰,受伤最重,单薄的身子都摇摇欲坠。

    宁雨安本身修为也不高,可她后来修炼紫气造化诀,加上服用吞天魔莲的莲子之后,修为也达到了后天巅峰,情况倒是比魏嫣然好上一些。

    这才第三个呼吸!

    “不可能的,十个呼吸根本不可能坚持住!”

    有人颤.抖着声音说道。

    “他只是在玩,根本没有用全力。”

    众多的目光都看着凌天虚,凌天虚高高在上,从头到尾,他只是用一根手指而已,他的一指,是几成实力?

    五成?六成?还是更少?

    更令许多人感到心寒的是,凌天虚背后戴剑,分明是个剑修。

    一位剑修,只有在出剑的时候,才是最可怕的实力。

    “他是灵境武者,只怕武器也是灵器,若是他出剑的话,一剑下来,别说文翰城他们,哪怕加上我们所有人,都不可能抵挡的住。”

    有人拳头紧握,满是苦笑。

    “轰。”

    第四次碰撞发生了,这一刻,宁雨安、魏嫣然、柳献玉七窍都在流出血来。

    几位炼丹大师也个个面如死灰,只觉得体内五脏六腑都快要破碎。

    文翰城和柳元龙两大先天极限,连吐几口鲜血。

    第四个呼吸!

    “蝼蚁再多也只是蝼蚁。”

    凌天虚神色冷漠,眼中毫无波动,在他眼中,又岂会在乎蝼蚁的性命?

    他第五指点出。

    “糟糕了,这一击下来,只怕魏嫣然她们会死。”有人发出惊呼,魏嫣然她们明显已经身受重伤,到了极限。

    就像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文前辈,且看我这一剑!”

    便在这危险万分的时刻,一声长啸响彻而起,如鹤啸九天。

    是谢百川。

    他化作一道长虹,身剑合一,爆射而出,似白虹贯日,飞鸟投林,鹰击长空。

    如孤军奋战,突围一击,破釜沉舟。

    他的眼神视死如归,勇往直前。

    他的气势舍生忘死,断绝后路。

    这一剑,他孤注一掷,不成功便成仁。

    抛下了生死,抛下了所有。

    死有何惧?

    “杀!”

    在这一往无前,坚定无比的信念之下,谢百川只觉得自己的心灵仿佛和剑合一,不分彼此,他似乎能够听到剑在呼吸。

    “原来……这就是以心驭剑。”

    他的心中是得道的欢喜,是满足,是愉悦。

    朝闻道,夕死可矣。

    “好剑!”

    文翰城大笑,他知道谢百川在这生死刺激之下,终于一举突破,踏入了以心驭剑的关头。

    从此之后,天下又多一位剑宗。

    “飞蛾扑火,找死。”

    凌天虚的一指剑芒和谢百川的剑碰撞在一起,也许是瞬间,也许是很久。

    咔嚓咔嚓。

    谢百川手里的剑寸寸崩断,哪怕他在最终关头突破,也依旧抵挡不住凌天虚的一指。

    噗嗤。

    他倒飞出去几百丈,全身喷出血雾,摔入湖中,生死不知。

    第五个呼吸!

    “我来!”

    杜万青一步踏出,脸色悲壮而决然,他服下一颗血红丹药,刹那间,全身罡气沸腾,节节攀升,最后居然不比柳元龙两人弱。

    “燃血丹。”

    魏嫣然的美眸中露出浓浓悲伤,这是一颗燃烧全身血液的丹药,足以在断时间内换取强大力量,可事后就会有生命危险。

    在所有人的目送之下,杜万青一步踏出,他像是慷慨赴死的义士,冲向凌天虚。

    “砰。”

    一声巨响,杜万青全身毛孔喷出血雾,化作一个血人,摔入湖中。

    他争取到了第六个呼吸的时间!

    “哈哈哈,杜万青,炼丹虽然我们不如你,但我们也将拼到最后,哪怕献出生命!”

    费延卿等几位炼丹大师大笑,他们也都拿出一颗燃血丹,燃烧全身血液,皮肤化作通红。

    七人相识大笑,不顾一切,一起向着凌天虚冲去。

    轰隆!

    一声巨响,吕栋一条手臂粉碎,高原腹部被贯穿,费延卿的半边身体被火焰之力烧伤,七位炼丹大师,全部身负重伤,噗咚几声落入湖中。

    这是第七个呼吸!

    “文兄,如果我不死,事后一定要请你喝一杯。”

    柳元龙的脸上露出惨笑,他催动最强掌法,爆发出身体的极限。

    于此同时,一股强盛气息自他身上冲天而起。

    “他燃烧了先天罡元,这是自毁根基,就算活下来,修为也会彻底跌落!”

    有武者声音颤.抖。

    燃烧先天罡元,这是一种极端无比的做法,代价就是境界跌落。

    但是柳元龙别无选择。

    “崩山掌!”

    柳元龙愤怒的爆吼一声,先天罡元化作一只巨大手掌,手掌纤毫毕现,勇不可挡,排山倒海的拍了过去,几丈方圆刹那间变成了真空地带。

    “不堪一击。”

    凌天虚依旧只是一指。

    噗嗤。

    巨大的手掌仅仅坚持了片刻,便被击溃,柳元龙身体像断线风筝一样倒飞出去。

    第八个呼吸!

    “可惜啊,我恐怕是没有机会见证他成长起来了。”

    文翰城看了眼另一边的宁江一眼,眼神中满是遗憾,他很想知道,宁江究竟会达到怎样的成就?

    “可敢接我一剑。”

    文翰城手握宝剑,锋芒毕露,瞬间燃烧先天罡元。

    “碧血丹青剑!”

    他一剑刺出,身上气势悲壮,似乎一个国之忠臣看到山河破碎,外敌入侵,大局再也难以挽回,于是便愤然出击,血祭苍穹,绝望之意难以形容。

    哪怕挽回不了大局,也要将自己的碧血洒在国土之上。

    “在我面前用剑,班门弄斧。”

    凌天虚脸上闪过不屑,他是剑王体,天生就是剑道奇才,哪里能够看得上文翰城的一剑。

    一指点出,火焰剑芒摧枯拉朽。

    文翰城如遭雷击,手中的极品宝剑都发出颤栗声音,差点断裂,其整个人倒飞数百丈,胸口被一道剑痕撕裂,深可见骨。

    这是第九个呼吸!

    剩下的人,就只有宁雨安、柳献玉、魏嫣然三个女流之辈。

    “只剩下最后一个呼吸了,还是要功亏一篑吗?”

    周围众多武者根本不对三人抱有希望。

    强如柳元龙和文翰城他们都抵挡不住凌天虚,三个弱质女流,又能做到什么?

    “凌薇,你要做什么?”

    远处,周凌薇的父亲面色一变,惊愕的看着走出去的周凌薇。

    “爹,我已经错过一次了,我不想再让自己后悔了。”

    “你会死的啊!”

    “我知道啊,可是……”周凌薇笑了起来,“我至少不会后悔!”

    “该死,老夫拼了,若是成功,他一定不会忘了我们宋家的恩情。”宋家老家主宋天正也走了出去。

    “族长,你要做什么?”白家那边。

    “剑修,勇往直前,不惧生死,没有视死如归的心,我也不会走上剑修的路,如果我死了,让白风代替我的位置。不怕你们笑,我可能真的喜欢上这个白头剑宗了……”白月茹一步步走出。

    “爹,在妖雾山脉的时候,他带我走出迷阵,还教了我阵法,他对我有恩,我也要去。”严霜影走出去。

    “我还没有听过他的琴声。”柳诗意紧随其后。

    而更多的人,选择冷眼旁观,暗暗摇头。

    “全部给我死吧。”

    看到一个个走出来的人,凌天虚的眼神越来越冷。

    这一刻,他一掌拍出,一只火焰巨掌撕碎一切,惊天动地!

    这一击,远比此前更强,足以震杀所有人。

    但几乎就在同时,虚空之中,有最为刺目的神芒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