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107章 死又何惧?帮我拖延十个呼吸!
    什么是灵境武者?

    灵境,寿达五百载,服气辟谷,御空飞行。

    这个境界的强者吸收的不是元气,而是灵气,一种更加高级的能量,他们可以不吃不喝,只要有灵气,就能活下去。

    青云国之所以没有灵境强者,很大一个原因就在于这片天地没有什么灵气存在,就连灵脉也找不到。

    凌天虚不过二十岁左右的年龄,就是灵境强者,相比而言,什么九大公子,剑王楚白,全部远远不如他。

    若是凌天虚的存在传出去,立刻就会震动青云国。

    青云国已经多少年没有出现灵境了?而且还是如此年轻的一个灵境。

    但是宁江不觉得意外,凌天虚身为超级宗门弟子,天生剑王体,算得上是东域六州的顶级天才,他的起点比起九大公子等人是天地之差。

    像他这样的人,从小就能享受最好的资源,天材地宝根本不会少。

    他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别人却是从山脚下开始爬起,以他年龄能踏入灵境,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你现在能意识到我们的差距吗?”

    凌天虚背负着双手,身上散发出一股强烈威压。

    方圆几十丈的湖面直接下沉了一尺,湖面下的一些鱼儿当场粉身碎骨,化作血雾,宁江也感觉到全身筋骨颤.抖,体内血液似乎要凝固。

    “区区灵境。”宁江的口气没有任何波动。

    “嗯?”

    凌天虚一挑眉,眼睛凌厉的像是两柄剑,他食指中指合并,似剑一般,轻轻一划。

    嗤拉!

    刹那间,一道几十丈长的火焰剑芒迸射而出,灼热滚烫,光芒刺目。

    踏入灵境之后,还有一个最大的不同。

    灵境之前的境界,纵然是先天极限,攻击的手段也只是罡气而已。

    可是一旦踏入灵境,便能掌握属性力量。

    有火属性、雷属性、风属性、水属性等等……

    凌天虚修炼的功法和火焰有关,攻击便是火属性,他这样随意一击,先天极限强者都要被立刻斩杀。

    这一击不是朝着宁江去的,而是月牙岛!

    火焰剑芒扫过虚空,风驰电掣,刹那间就落在了月牙岛上。

    “轰隆!”

    伴随着一道巨大的轰鸣声,月牙岛的地面瞬间裂开,半个小岛都被斩出了一道巨大裂缝。

    裂纹附近的石头在火焰高温下化作了滚烫的岩浆,滋滋作响。

    “发生什么事情了?”

    月牙湖的四周,有不少武者存在,当他们望见月牙岛被斩开了一半,纷纷见鬼一般,面露骇然。

    “是谁?”

    “这样一击,只怕能够和剑王楚白一剑断江媲美了吧?”

    无数人倒吸一口冷气。

    “咻咻咻咻。”

    月牙岛上,众多惊怒的身影出现,是文翰城、柳元龙、昆仑的众人,以及当时前来贺喜的各大家族和众多强者。

    年会结束之后的几天,众人没有离开。

    他们都是送礼而来,若是直接让他们走,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宁江便在月牙岛招待众人,索性办了个交流会,交流剑法,武学,各种和武者有关的东西。

    可是他们没有想到,今日会出现如此惊变。

    “我知道你的一切,白头剑宗,名家榜榜首是不是?还有昆仑之主?你是不是很引以为豪,可惜这一切在我眼中,脆弱的不堪一击。”

    他目光冰冷的看着宁江:“当我把你拥有的一切,尽数碾碎之后,我看你还怎么保持脸上的平静。”

    说话间,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之中,他的身形缓缓升空,直达百丈,由上而下,俯瞰所有人。

    “灵境强者!”

    四周,所有人都面露骇然。

    踏空而立,这是灵境强者的标志。

    像先天极限只能在低空飞行,根本做不到凌天虚的百丈之高。

    “我在做梦吗?我们青云国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年轻的灵境强者?”

    “发生什么事情了,此人好像和白头剑宗有恩怨。”

    无数人不能平静。

    一位灵境强者出世,这种事情太过惊人,足以在青云国引起轩然大波。

    相比而言,什么名家榜榜首,都要变得不值一提。

    “我今天要杀了此子,谁想和他一起死?!”

    凌天虚的声音浩大起来,如雷一般滚过虚空,众多先天境强者听到这股声音,都被震的气血翻腾不止。

    “该死,白头剑宗从哪里招惹的一位灵境强者?”

    众人神色剧变,首先是各大家族的人,纷纷远离这里,不敢靠近。

    他们虽然想要结交宁江,可是眼下有一位灵境强者当前,宁江能不能活下去还是个问题,谁还敢和他站在一起?

    “嗯?你们不走,想死吗!”

    凌天虚背负着双手,瞳孔冷漠的看着剩下的人。

    剩下的是昆仑的人,还有柳元龙,文翰城等人。

    “不知阁下是什么意思?”

    柳元龙脸色难看,如临大敌,今天恐怕是他有生以来最凶险的一次。

    “什么意思?既然你们刚才没走,那么我现在只给你们一个机会,杀了他,或者你们死!”

    凌天虚一指宁江,冰冷的话语让所有人神色铁青。

    这一刻的他,强势毕露,像是高高在上的神王,掌握人们的生死,言出法随,不可违背。

    “抱歉,恕我不能接受。”

    柳元龙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宁小友治好我双臂,对我有大恩,我岂是忘恩负义之人?”

    他的话,让周围众人面露惊容,这可是灵境强者啊!

    胆敢拒绝,简直是死路一条。

    “剑修,宁折不弯!”

    文翰城随之开口,他拔出剑来,满空都是剑气。

    态度明确!

    “死又何惧?我已入昆仑,宁死也不会背叛。”杜万青紧接着说道。

    “难怪他们能够达到这样的成就……”有人面露惭愧。

    柳元龙打拼下一流豪门,文翰城乃是一代剑宗,杜万青是落阳第一炼丹大师,在他们地位尊贵的同时,他们也是傲骨铮铮之人。

    哪怕是在强者面前,也不接受威胁。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死又何惧?

    若贪生怕死,他们也达不到今天这样的成就。

    “呼……我费延卿虽然不是什么高风亮节之人,却也不怕死,当叛徒活下去的话,也是苟且偷生,还不如轰轰烈烈一死。”

    费延卿,这位曾经与宁江有过恩怨,之后被宁江折服的落阳第二炼丹大师,大声说道。

    “费兄,说得好,我陪你,大不了死后,黄泉下作伴!”高原深吸口气,上前一步。

    “我虽然有老有小,不过柳兄打拼下一流豪门,亲人更多,连柳兄都不怕,我怕什么?”

    吕栋其貌不扬,却声音坚定,“就算死,我也是堂堂正正而死,比起苟活下去,我宁愿一死,我的亲人也一定会以我为荣!”

    “我已一把年纪,唯一的遗憾,也只是未能踏入剑宗之境,但那又如何?谁的一生中没有点遗憾?”

    谢百川大笑起来,他最大的渴望就是要踏入剑宗境界,所以才会追随宁江,但是此刻,他毫不在意:“未能踏入剑宗,最多是些小小遗憾,可若是临阵脱逃,那我还配做剑修吗?还对得起自己的剑吗?剑修,大可一死,绝不可贪生怕死!”

    “我也是剑修!”

    柳献玉站在柳元龙的身旁,只是说出五个字,她拔出剑,心意坚定。

    “好,好,好,不愧是我的孙女,哈哈哈哈!”柳元龙放声长笑,满是自豪。

    “爹、娘,还有爷爷,奶奶,魏家所有人,也许我不能给你们报仇了,就让嫣然任性一次吧。”

    冰山美人魏嫣然站在杜万青的身后,美眸之中,是一股视死如归的决意。

    昆仑的所有人,加上柳元龙、文翰城等人,在这一刻都一退不退,哪怕是灵境当前,他们也选择和宁江一起面对。

    纵然前面是死亡,他们也要迎难而上。

    宁江看着他们所有人,将一张张脸记在心里,最后,看着早就站在他身边的柔弱女子。

    “小弟,你是知道我的,无论何时,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走的。”

    宁雨安轻轻笑了起来,温柔如水,清丽动人。

    宁江能够感受到她的坚定,她的执着,她的勇敢,所以他什么话也没有说,也不需要说。

    “诸位,帮我拖延十个呼吸的时间!”宁江道。

    “好!”

    柳元龙点头,他不知道宁江有什么样的底牌,但是十个呼吸,就算是拼死,也要拦下凌天虚。

    “谢谢你们。”

    宁江声音缓缓,这是一位至尊的感谢,是一位至尊对他们的认可。

    从这一刻起,这些人和他之间,不再是以前的利益关系,而是……值得信赖的朋友!

    “说够了吗?”

    凌天虚双眸冰冷,一步踏出,庞大的威压铺天盖地的降临下来:“一群蝼蚁,以为聚集起来,就能和我抗衡吗?既然你们想要找死,我成全你们!”

    伴随着如雷的声音,他凌空一指点出,射出一道火红剑芒。

    “拼了!”

    众人发出惊天大吼。

    与此同时,宁江退到了岛上,盘膝而坐,手捏印决,刹那间,火焰从他全身的每一寸血肉之中钻出!

    “万星飞仙界!我的世界,给我……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