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98章 愿做剑宗手中之剑,扫平四方!
    白头剑宗!

    这四个字,宛如平地惊雷,将所有人炸的目瞪口呆。

    剑宗?

    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所有人都清清楚楚。

    整个青云国,剑宗不超过十位,两个巴掌就能数的过来,个个都威震青云。

    对于他们而言,任何一位剑宗,都是天上神龙一样的人物,可望不可即。

    宋家居然是来拜见一位剑宗!

    可是,这位白头剑宗是谁?

    他们宁家哪里有这样一位剑宗?

    “白头?”

    宁珊、宁丰、宁定和宁奇四人一愣,下意识的把目光移到宁江的身上。

    宁江不就是一头白发吗?

    这一刻,他们突然想起了宁雨安说过的那些话,那些被他们视作笑话的话!

    “等到明天,你们就会明白,今晚所做的一切是有多么愚蠢。”

    “你们错过了小弟。”

    “错过了此生最大的造化!”

    “有小弟在,就算整个白泉镇的势力都来了,也抵不上小弟一个人的份量。”

    几人越往深处想,心中的那团不安就越加巨大。

    “不可能,他虽然是剑修,但连以身驭剑都没有踏入,怎么会是一代剑宗呢,一定是我多想了。”

    宁珊连连摇头,短短两个月不见,宁江就摇身一变成为剑宗?

    就算做梦都不会这么离奇!

    这种事情,绝无可能!

    这个时候,宁家老家主等人已经坐不住了,连忙前去相迎。

    宋家十几位先天境强者全部到场,这样的阵容,他们宁家必须恭恭敬敬的接待。

    “欢迎宋家主。”宁家老家主拱手道。

    “宋家主能来我宁家,真是让我宁家蓬荜生辉。”宁长翰谄媚道。

    “未能远迎宋家主,请宋家主不要怪罪。”宁长明紧接着道。

    也不怪他们如此尊敬,宋家在白泉镇的势力可谓根深蒂固,实力雄厚,就算是同样身为二流家族的秦家,对上宋家也要稍弱一筹。

    这样一尊在白泉镇屹立多年不倒的巨头,在场无论是谁,都要心怀敬畏。

    何况今天是宋家老家主亲自到场,这位宋家老家主,在当年可是一位凶人,他在建立宋家的最初,手中的剑不知杀过多少人!

    可以说,宋家今天的地位,全是宋天正一手杀出来的。

    面对宋家的到来,宁家将姿态摆到了最低,做足了礼数,但是宋天正的眼里,又哪里会放得下他们?

    这位一手创建了宋家,在白泉镇凶威赫赫的先天巅峰强者,看都不看宁家众人,直接越过他们。

    然后,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走向宁江。

    “不可能的,一定不会的!”宁珊喃喃,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

    只见在一群人的拥簇下,宋天正大步向前,他穿着简单,满头白发,但精神抖擞,面色红润。

    一行人一直走到宁江的面前,停了下来。

    接着。

    在每一个人惊骇的眼神之中,这位一出场、就压得在场一些小辈连大气都不敢喘的白泉镇大佬人物,双手抱拳,朝着宁江恭敬一拜:

    “宋家宋天正,拜见白头剑宗!”

    “我等拜见白头剑宗!”

    他的身后,宋子文,宋慕儿,宋家来的所有先天境强者,尽皆拜下。

    全场在刹那间化作了死寂。

    一些人甚至掐起自己的肉来,觉得自己在做梦。

    白头剑宗,竟是一位看起来只有十六岁的少年?

    宋天正是疯了吗?

    “你有心了。”宁江点点头。

    他知道宋家想结交自己,而对方现在出动所有先天境强者,一起登门来拜访他,表现出了足够诚意,他若是拒之不理,就显得不近人情。

    “宋家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搞错什么了?这小子怎么可能是剑宗呢?”

    宁长翰不敢置信的看着宋天正,他觉得宋天正是不是越老越糊涂?

    宁江会是一位剑宗?

    那么剑宗满大街都是了。

    “嗯?”

    对宁江恭恭敬敬的宋天正,在对待宁长翰的时候,目光直接一冷,威严毕露:“你是个什么东西?没看到我在和剑宗说话吗?轮得到你来插嘴?滚!”

    说话间,他大袖一挥,磅礴的先天罡气爆涌而出,狠狠拍击在宁长翰的身上。

    “噗。”

    宁长翰一口鲜血吐出,整个人似稻草人一样倒飞出去,受到了重伤。

    “爹。”宁丰神色大变。

    在场所有人尽皆骇然,没有想到宋天正说翻脸就翻脸。

    “这才是那位凶人宋天正啊!”

    有人倒吸一口冷气,宋天正依旧是宋天正,只是他刚才对待宁江的恭敬态度,让很多人下意识的忘了这是一位手段狠辣的凶人!

    打飞宁长翰后,宋天正不屑的收回目光。

    他已经从宋子文那里知道,宁家其他人都和宁江不和,如此一来,他又哪里会在乎这些人?

    “宋兄,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宁丰目光愤怒,看着宋子文。

    “谁跟你是宋兄?你也配?”宋子文满脸不屑,道,“不知死活的东西,在月牙庄园的时候我问你们认不认识剑宗,结果你们居然敢侮辱剑宗,最后被我赶出去,难道忘了吗?”

    “什么?”

    刹那间,宁丰、宁珊、宁奇、宁定几人豁然动容。

    包括昨天晚上,宁长翰、宁长明等一干长辈,以及老爷子宁守敬,都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宋子文所说的话,仿佛一场雷霆霹雳,在他们脑海中狠狠炸响。

    昨天晚上,他们被宋子文赶走,以为都是因为宁江的罪责,于是联合起来,把宁江和宁雨安贬成宁家罪人,冷嘲热讽,百般羞辱,最后还要宁江交出所有元石。

    可是现在,宋子文说出的话,仿佛是无情的巴掌,在他们脸上狠狠打了一耳光!

    “我们的确是因为宁江被赶出来的,只不过,不是因为宁江得罪了宋慕儿,而是因为我们得罪了宁江。”

    宁珊喃喃,一张美丽的俏脸已然化作了苍白。

    宁丰拳头紧握,难以接受这样的现实。

    宁定狠狠掐着自己的肉,希望现在是一场梦。

    宁奇张着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宁长翰似乎忘了自己的伤势,当场愣在那里。

    昨天晚上,所有嘲笑过宁江的人,包括老爷子宁守敬,在此时都像是石化了一般,呆立不动。

    “我等已经知道,昨天晚上秦家贼子秦烈得罪剑宗,被剑宗当场斩杀。”

    宋天正朝着宁江一拱手,道:“只要剑宗下令,我宋家愿做剑宗手中之剑,为剑宗扫平四方,剿灭秦家!”

    这句话之中,充满了凌厉杀意。

    为了结交宁江,宋家可谓下了血本。

    做宁江手中的剑,剿灭秦家,这是何等霸气的宣言?

    两大家族一旦拼杀起来,势必会两败俱伤,就算宋家胜了,也要伤亡惨重。

    宋天正这样一句话,透露出的魄力让所有人震惊!

    仿佛是为了回应宋天正的话,刹那间,一阵兵器声音响起,宋家众人齐齐拿出武器,刀枪剑戟,杀意冰冷,朝着秦家压了过去。

    他们有备而来。

    全场骇然!

    “宋天正,你真要和我们秦家开战?你确定吗?”紫袍中年人神色沉重。

    “白头剑宗?他就是昆仑之主?”

    突然,秦家的人群之中,侯正和钱岚几人发出尖叫。

    “你们知道什么?赶快说!”紫袍中年人眉头一皱。

    众人也都疑惑不解,一会儿白头剑宗,一会儿昆仑之主,宁江究竟是什么人?

    “是。”钱岚连忙道,“昨天晚上,我们跟随秦烈公子,去月牙庄园参加宋子文的聚会,当时宋子文就在聚会上说了白头剑宗的事情,说落阳城出现了一尊妖孽……”

    当钱岚把一切说完之后,周围众多的目光,已是如同见鬼般的看着宁江。

    年度聚会,踏鹰而来。

    一剑败十杰,登临落阳年轻一辈第一人。

    天涯阁阁主,称他有资格排入名家榜榜首。

    联合八位炼丹大师,成立昆仑,那一日,落阳城冠盖云集,周子文连进门的资格都没有。

    这些传奇一般的事迹,是真的吗?

    紫袍中年呼吸沉重,如果这一切是真的,那就太可怕了。

    “不可能!”

    片刻之后,紫袍中年坚定道:“一定是你宋家夸大这个小子,联手做局,虚张声势,想要吓住我们,让我们失去战意,然后再对我们秦家发难,好毒辣的计策。”

    他这话一说出,周围众多武者也生出怀疑之心。

    毕竟这一切只是宋子文所说,除了宋子文之外,根本没有其他人见证落阳城的事情。

    没有亲眼所见,谁敢相信这么离奇的事情?

    “十六岁的剑宗,比当年的剑王楚白还强,这怎么可能?各位千万不要被骗了!”

    宁丰这时大声说道,他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

    “不错不错,一定是假的,他是我们宁家的人,我们对他最了解,他过去连以身驭剑都没有踏入,怎么可能是剑宗?”宁定紧跟着说道。

    “他如果是剑宗,那我们这里所有人都是宗师。”宁长翰不信道。

    这几道质疑声音,很快就引起了周围的响应,九成以上的人,都无法相信。

    宁珊没有说话,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强烈。

    就在整个宁家的质疑声音越来越大的时候,突然,宁家外面再度传来声音:

    “落阳城万家。”

    “落阳城陈家。”

    “落阳城周家。”

    “落阳城钱家。”

    “落阳城……”

    当这些声音接连不断的响起之时,宁家再度发生了地震。

    “落阳城的人来做什么?我们白泉镇和落阳城八竿子打不着边,他们怎么会来?”

    “难道……真得是为了他?”

    一道道的目光看着宁江,所有人心中的不安,越来越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