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95章 该杀,快意恩仇
    “嗤。”

    宁江的剑划过虚空,发出轻微的鸣叫。

    “噗嗤。”

    “啊!”

    伴随着钱岚尖锐的惨叫,她的一条手臂断裂,血如泉涌,巨大的痛苦使得她本来精致好看的脸庞都狰狞起来。

    “方正,吴宇,你们曾被人欺辱,最后是我出手,帮你们讨回公道,结果你们见利忘义,背信弃义,这一剑,是你们欠我的义!”

    说话的同时,宁江一连两剑。

    在他出手的时候,方正和吴宇已经向后暴退。

    但是白头剑宗出手,谁能跑得了?

    哪怕是先天境强者也不行,何况他们几个小小的后天境。

    “啊!”

    “啊!”

    两人同时发出凄厉惨叫,各自斩断一条手臂。

    “最后是你,姚通!”

    宁江的目光淡漠,毫无感情,声音仿佛是从冰山来的,寒气四溅:“你我交情最深,相识八年,兄弟相称,你曾说过,我若出事,你必拼命相救。我曾为了帮你对付仇家,与人战斗,最后身中三刀,才帮你化解仇怨。”

    “可是在我危难之际,你却无情无义,恩将仇报,对我落井下石,这两剑,你是欠我的恩与义!”

    宁江的身影如鬼魅,连续两剑,剑如鬼影,从虚空划过。

    在姚通的惨叫声中,他的两条手臂抛飞出去。

    “不止如此,你为了讨好秦烈,与秦烈狼狈为奸,三番四次对安姐姐说出刻薄之话,侮辱她不知好歹,冷嘲热讽,连讽带刺。”

    “这一剑,是我替安姐姐给的!”

    哧。

    寒光一闪,宁江的剑毫无偏差的刺入姚通的嘴中,然后轻轻一转,血液喷射,整个舌.头被他的剑直接割下。

    既然姚通出言不逊,那么他就割了姚通的舌.头,让姚通说不了话。

    这是以牙还牙。

    “你!”

    秦烈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这一切说来缓慢,实际上不过是一个呼吸间的事情。

    短短一个呼吸之内,所有人全部被宁江一剑断臂。

    这是什么样的实力?

    当宁江的目光落在他身上的时候,顿时,他的身体一抖,仿佛被丢入了冰水,通体发寒。

    这是一种怎样的目光啊?

    里面不带任何感情色彩,比冰还要冷,比鲜血还要刺目,充满着淡漠。

    秦烈明白这眼神的意思,就像一个孩子看着树下的蝼蚁。

    那是一种格外纯净的眼神,没有怒意,没有厌恶,只有冷漠,不需要原因,也不需要道理。

    孩子可以看树下的蝼蚁看半个时辰,然后用鞋底把它们尽数踩死。

    这就是强者对蝼蚁的态度。

    直到此刻,他方才明白,自己一开始轻视宁江是有多么愚蠢。

    这个少年,短短两个月不见,已经今非昔比,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他随意就能拿捏的软柿子。

    这个少年,让他感到了从内心深处迸发而出的恐惧。

    “这些可都是你的朋友,你不觉得下手狠毒吗?”

    秦烈声音颤.抖,与此同时,后天巅峰的修为疯狂的催动,体内的后天罡气猛烈震荡。

    他在蓄势,寻找机会,爆发至强一击。

    “朋友,他们也配?”

    宁江目光十分平淡,既无杀气,也无其它情绪:“他们都是欠我东西的人,有欠就有还,这是天经地义。”

    这些人都亏欠宁江,所以宁江把他们欠的一切,连本带利,全部要回来。

    十万年前的传奇至尊,没有人能够欠他的东西!

    “秦烈!”

    “你!与我结交,称兄道弟,却心怀不轨,包藏祸心,该杀!”

    “你!卑鄙无耻,为一己私欲,逼人强嫁,欺人太甚,该杀!”

    “你!骂我野种,辱我无父无母,打伤于我,让安姐姐伤心落泪,该杀!”

    三个该杀,从宁江的口中吐出,气势陡然攀升到了极点。

    记忆之中,那个宁江的不平与愤怒,在这一刻尽数爆发宣泄。

    “锵!看

    宝剑发出清啸。

    一剑在手,荡尽天下不平事。

    不平之事,不但是天下间的不平,也有自己心中的不平!

    剑修,快意恩仇。

    宁江脚步一踏,全身衣衫猎猎作响,刹那间,他的剑已经到了秦烈的面前。

    秦烈原本还在蓄势,想要寻找机会,爆发攻击,击杀宁江。

    可是他仍旧没有想到,宁江的速度如此之快。

    步法一动,仿佛地狱之门打开,无常鬼来索命。

    他终于明白,宁江的实力已经突飞猛进,在宁江的面前,他不堪一击!

    “不,你不能杀我,我是秦家之人!”

    生死时刻,秦烈发出长啸,震动四方。

    但宁江要杀人,又岂会在乎对方是谁?

    “噗嗤。”

    剑尖轻易的贯穿秦烈的咽喉,穿透而过,鲜血飞花碎玉般的飞溅,惊心动魄。

    秦烈的眼睛瞬间睁大,至死都不明白宁江为何敢杀他。

    “你、你……你这个疯子!”

    侯正和钱岚几人身体颤.抖,神色苍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

    秦烈是秦家之人,杀了他势必会受到秦家的疯狂报复。

    “你完蛋了。”

    钱岚目光怨恨的看着宁江,她被斩断一条手臂,巨大的痛苦令她冷汗直流。

    但是如今的结果又让她感到快意,在她看来,宁江个人的实力再强,又怎么能抵挡一个二流家族的怒火?

    就算是宁家,恐怕也会把宁江交出去,根本不敢冒着得罪秦家的危险而包庇宁江。

    “完蛋?”宁雨安冷哼一声,目光不屑,“以小弟的身份,杀了就杀了,区区秦家,算得了什么?不过是蝼蚁一般。”

    “危言耸听。”

    几人都不相信宁雨安所说的话,短短两个月不见,宁江的身份又能大到哪里去?

    宁雨安知道几人心中所想,冷冷道:“等小弟名震白泉镇的时候,希望你们不会后悔。”

    唰唰唰!

    这个时候,四周有一道道人影出现。

    他们是来参加聚会的年轻俊才,被刚才的声音惊动,吸引而来,当他们看到倒在地上成为尸体的秦烈之后,众人的神色顿时露出了骇然。

    “秦烈死了。”

    “秦烈是秦家之内的天才,被秦家重视,杀了他,这下秦家只怕要发疯!”有人震惊。

    是谁这么胆大包天?

    “宋公子,就是他杀了秦烈,秦烈今天是受宋公子的邀请而来,还请宋公子做主,出手严惩凶徒。”

    侯正、钱岚几人连忙把手指向宁江。

    其他人也把目光看来,秦烈可是宋子文请来的人,于情于理,宋子文若是不动手惩治凶徒,到时候对秦家也不好交代。

    然而,宋子文站在那里,完全没有出手的意思。

    “杀得好。”

    他冷冷的吐出三字。

    刹那间。

    众人神色剧变,宋子文这是什么意思?

    “宋公子,你在说什么?”

    侯正几人全部呆住,不敢置信的看着宋子文。

    “哼,得罪白……宁公子,是他自己找死。”宋子文冷漠道。

    要让他为秦烈出头?

    那也得看看对面是什么人,这可是白头剑宗,昆仑之主,给他一百个胆子他都不敢。

    “宁公子,这里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不打扰你的雅兴。”宋子文拱手道。

    “你很不错。”宁江淡淡道。

    “多谢宁公子。”宋子文脸色狂喜。

    “安姐姐,我们走吧。”

    宁江没有被人围观的习惯,衣不染血,和宁雨安离开。

    “此子究竟是何方神圣?”

    在场的人都不是蠢货,看宋子文对宁江一脸尊敬的态度,足以说明宁江来历不凡。

    “宋公子,他不过是一个小小宁家的人,你是不是搞错什么了?”钱岚不可思议道。

    不止是她,所有人都不明白宁江为什么值得宋子文如此尊敬。

    “我搞错什么?”

    宋子文瞥了眼钱岚几人,冷漠道:“我告诉你们,以他的身份,别说杀个秦烈,把整个秦家给灭了,都轻而易举。”

    “什么!”

    钱岚几人心头巨震。

    在场的所有人,更是眼瞳紧缩,心中翻天覆地。

    “难道宁雨安说的是真的?”钱岚几人的目光呆滞。

    “我看你们几人,全部被断臂,看来也是得罪了宁公子,现在给我滚出去,不然我杀了你们。”宋子文冷冷道。

    钱岚几人怒不敢言,连忙离开。

    “好事,真是一件天大的好事,我还正愁找不到结交他的办法,这个秦烈真是死的太妙了。”

    宋子文满脸兴奋,对妹妹宋慕儿道:“秦家不知道白头剑宗的身份,必定会去报复他,这段时间,我们宋家就替白头剑宗全部拦下来,我们在背后勤勤恳恳的做事,一定能和他结下善缘。”

    “哥哥,这样秦家恐怕会和我们发生大战。”宋慕儿道。

    “呵呵,战就战吧,何惧之有?想要结交白头剑宗,不付出点代价,又怎么能显示出诚意!”

    “各位,今晚的聚会到此为止。”

    宋子文打算即刻回去,调动家中力量,阻拦秦家的报复。

    就算和秦家发生大战,宋子文也在所不惜。

    一个时辰后。

    天色已晚,姐弟两人离开月牙湖,回到宁家。

    此时宁守敬一脉的屋子中,灯火通明,几位长辈和年轻一辈都在。

    “宁江,你还知道回来,你知不知道你害我们受到了奇耻大辱!”

    一见到宁江进来,早已积攒了满腔怒火的宁丰当即发出咆哮。

    宁定、宁奇和宁珊几人,个个目光愤怒。

    其余几位长辈,皆是面色不善。

    老爷子宁守敬坐在首位,同样神色阴沉。